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1)

*GE设定
*流水账文风,ooc注意
*cp应该是希阿贝,但是太不明显就不打tag了
*有菲出现
*或许有后续x

————

  他从镇子上经过的时候,听到了城门那边传来了喧闹的声响。这对于这样一个小镇算是久违了陌生的事情,不过他没有放在心上,抱着包裹回到了自己的小屋。门口有个小女孩在等着他,看见他回来便站起身,小巧玲珑的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不满。

  “师父,你又去买酒了。”
  “恩。今天过的怎么样?”

  他一边应和着一边开了门,小女孩跟着他进了屋子,鼓着腮帮子地说。

  “今天去帮了秋娜姐姐的忙,在云雀亭刷了盘子。老板娘给我了三明治做报酬,我放在厨房了。”
  “恩,菲很听话呢。”

  他把包裹放在厨房,空出来的手去摸了摸女孩的头,对方的脸色因此缓和了些,却又因为看见包裹里露出的酒瓶再次皱了眉头,血红的眼睛像快要发怒的兔子。阿贝里昂有些想笑,还记得他也是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偷偷藏起师父的酒,后来被追着在镇里到处乱跑。
  谁能想到立场就这么转换过来了。

  “啊,对了……今天有人来镇子里了。我在厨房里听到了,帕里斯叔叔好像认识他,很激动地大吼大叫。”
  “这样啊。”
  “恩……”
  “怎么了?”
  “没什么,就……帕里斯叔叔认识的人,师父你应该也认识吧?”

  他开了酒塞,昂头喝了一口,有点辛辣的味道之后是极致的美味。想着自己调的药酒怎么就没这个味道的同时,阿贝里昂放下酒瓶子,对着窗口应该是云雀亭的方向,轻轻一笑。
 
  “也许吧。如果是熟人,自会来找我。”
  “哦……”
  “倒是菲,你背下多少草药种类了?”
  “已经背完一遍了!只是最开始背的又有些忘了……我会全部记住的!”

  提到学习便变得激动起来的小女孩样子倒像是一只高傲的小猫,想想当初那个不怎么爱学习的自己,阿贝里昂耸了耸肩膀——那也是帕里斯总是带他去游山玩水的错。菲没有同龄的玩伴倒也是件可惜的事情,想到如此,阿贝里昂便有些心软了。他蹲下身对着菲轻声道,“那下次,我带你去采药草,可不能搞错了哦?”
  女孩先是微微一愣,喜悦慢慢浮现在脸上,红瞳里溢满了光彩。她咧开了嘴重重地点头。
  “恩!!”

  看着对方一蹦一跳地离开的样子,阿贝里昂也忍俊不禁。只是很快他便再次喝起了酒,就像很多年前他看见的师父的那样,对着窗子一瓶又一瓶,不知停歇。有时候他觉得能够理解当时师父的心情,有时候又会去思考那个时候的师父到底在想些什么。到最后脑袋都变得昏昏沉沉,也就爬上床睡了了事。
  按理说通常他都是睡到晌午才起来的,以前菲试图叫醒他吃早饭,却怎么都没成功。而今天早上的他则是被“嗙嗙嗙”的敲门声给惊醒的,说是敲门声都不怎么对,阿贝里昂怀疑对方简直想把这里给砸了。懒懒散散地爬起床,宿醉的头痛因为这声音更是加剧,眼睛扫了扫房间,昨晚喝的酒瓶子已经被全部收走。
  菲应该出门了,这倒也好。阿贝里昂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拿起了放在桌子边的法杖,开了门。

  果不其然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个棍状物体砸下来,阿贝里昂下意识地拿起法杖就是一个格挡,然后对上一双恶狠狠的红色眼睛。

  “一大早真有精神啊,希冯。”
  “你这邋遢颓废大叔变态萝莉控!!”

  就算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口无遮拦,阿贝里昂也猛地一挑眉毛,一脸严肃地反驳对方对自己的诽谤。

  “首先,我还没到大叔的年龄。其次,我也不邋遢。最后,我不是变态,更不是萝莉控。”
  “你这每日酗酒的样儿还不是邋遢大叔?!还有那个和你完全一样的女孩怎么回事??难不成想说是你女儿吗!”
  “严格来说,应该算是我的妹妹或者侄女什么的。你知道我家的情况,算不清楚的。”
  “滚你大爷的!我更清楚你家乱伦成性!!”
 
  希冯上窜下跳的模样真是和他身上华贵的服饰严重不符,惹急了什么话都说的出来的个性不由让阿贝里昂深深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招惹了别人、被取消了贵族资格才回到这个偏僻边境的小镇的。感觉头疼再次加重的阿贝里昂二话不说,直接扯着对方的衣领就进了屋,再慢悠悠地去厨房找菲留下的醒酒汤。
  “干!你这是承认了吗?死变态!萝莉控!!”
  “希冯——”喝了醒酒汤后感觉好了很多,阿贝里昂拉长了语调,靠在灶台上挑起了嘴角,“你这是吃醋吗?因为我没去找你?”

  下一秒阿贝里昂就有些后悔把对方拉进家门的行动了,这么多年过去希冯还算是长了脑子,激怒后还知道吟唱魔法了。阿贝里昂趴在地上看着被狠狠地劈开的灶台,纠结怎么和回家的菲交代。耳边希冯的吟唱再次响起,阿贝里昂翻身就从怀里掏出东西扔过去,再非常直接地扒窗就跑。
  事实证明师父教给他的流氓战术一如既往的好用。他听到希冯在他身后骂骂咧咧,开始思考跑到哪里比较好。最后还是选择了森林,他喘着粗气想着自己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剧烈运动过了,就听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阿贝里昂,就让你最后看看本大爷这几年学到的魔法,再华丽地去死吧!”

  不得不说,希冯在魔法上确实天赋异禀。要不是这小鬼当年钟爱于各种暗系魔法,成为一个正经的大贤者是完全有可能的。阿贝里昂硬吃下对方的伤害,庆幸着还好在对方追上他之前加好了各种buff。既然如此也没必要手下留情什么,他举起法杖就开始吟唱起来。
  “伟大秘义!”

  最后阿贝里昂拍了拍自己被弄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走到躺在地上的希冯旁边轻轻地踢了踢。
  “喂,死了没。”
  “滚!你这个流氓!有本事别用那个破石头啊!”
  “不要,这可是装备。你当年不也享受过,不用补给MP的感觉很爽吧~”
 
  听着希冯毫无逻辑地骂着自己,阿贝里昂活动了下筋骨,在希冯旁边坐了下来。对方的声音渐渐变小,也不知是没力气了还是没心情了。等到只剩下风穿过森林拂起树叶的声音,天空阴沉沉地像是有云被重重地压低。不管多少年来这里的景色都不曾改变,永远都是那几个模样。阿贝里昂看着那个熟悉的方向,开了口。

  “菲,是我在陵墓里,那堆族人交给我的。”

  希冯没有接话,阿贝里昂也懒得去看对方的神情,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他们说,是在我出生了十多年后,才诞生了这又一个奇迹。只不过当时迪多斯已经决定了先观察我的表现,倘若我不合格,下一个就是菲。
  我们进遗迹的时候,菲才四岁,所以当时我们没有看到她。你走之后,我陪泰蕾莎去陵墓找古董的时候,他们才向我坦白的。
  他们仍然当我是皇子,不管我怎么说都不听。我也对他们下不了手,他们是无辜的……只是听从迪多斯的命令而已。
  他们不愿意从那个地方出来,但是同意我带走菲。我,也不想把她留在那里。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她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当个普通的小女孩就够了。”

  说完这句话后,阿贝里昂便沉默了下来。有些话他不必说,希冯应该也能明白。天空远方升起了炊烟,袅袅的宛如扯不断的情绪。应该是到了正午时分了,阿贝里昂叹口气准备站起身,想着菲恐怕已经回到家里对着灶台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时候他猛地被希冯踹了一脚,差点直接摔到了地上。阿贝里昂拿起法杖准备往后面敲去,就听见对方暧昧不清的咕哝。

  “你果然是个萝莉控加妹控吧。”

——————

突然更新,惊不惊喜,刺不刺激(喂)

一如既往的我脑子有坑。
很多设定还没有详细解释,或许会在下次说清楚(前提是我填坑了x)

感觉如果我要再写废都的同人,就需要回去玩一把游戏了。可是不一定有时间,只有看情况了。

评论 ( 7 )
热度 ( 1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