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2)

*ooc、私设注意
*流水账文风
*法师GE后设定
*仍然是不明显的希阿贝(orz)
*小只菲出没

——

  他不喜欢酒,从来都不。在他的印象里酒精的糜烂味道可以追溯到他还是个只会偷偷躲在门后的小男孩,大门处马车过后是酩酊大醉的中年男子,被管家搀扶着走的歪歪扭扭,路过门边的时候猛地停下脚步,惊的他赶紧往后踏出一步,便听见如海浪声一阵作呕声和闻着空气中蔓延开的酸臭味。
  希冯厌恶着,不仅仅是酒精,他更加憎恶那个男人。他的人生里从未对那个男子叫过一声“父亲”,对方也并未亲切地唤过他“儿子”。很多个时候希冯都认为自己不是这个小小的伯爵家庭的一员,他和嗜酒的父亲、势利的兄长们格格不入,他热爱的只有魔法,那份喜欢仿佛是从一开始就埋在他血缘里的。
  伸出手掌轻轻吟唱,掌心里蹿出的箭矢便击中了挥拳而来的男孩。希冯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笑了,人生头一次笑得那般愉快。哪怕之后引来的就是那个男人的暴怒,他也没有后悔。在他展现了自己过高的魔法天赋后,曾经那些爱欺负他的家伙就全都消失不见了。
  希冯从来不知道自己母亲是谁,她在他出生之时便难产而死,连一点点的幸福都没有品尝到就过早消亡。希冯听见过人们是如何嘲讽自己,“吸食母亲灵魂的婴儿”、“红瞳杂种”、“低贱的私生子”等等等等,有的被他无视,有的他用魔法让对方闭了嘴。
  偶尔,真的是偶尔,希冯也会怀念并没有印象的母亲。捏紧手掌,他心里清楚,体内这份魔力便是她留给自己的最大的礼物。他的样貌也一定是遗传的母亲,通红剔透的眼睛,每次都惹得他的兄长恼人又忌惮。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那个男人盯着他的眼睛半晌,再一字一句地问。
  “你,要不要去学校学习魔法?”

  哪怕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初就像是被扔出去的烫手山芋,希冯也无法反驳那个选择改变了他的一生。不论何时魔法总是他唯一的道路,它带他离开了那个家,让他离开了学校,却让他遇见了阿贝里昂。
  想当初,希冯曾经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红瞳便是被魔王选中的象征,所以才会在看见阿贝里昂时下意识地就想要把他给揍下去。先不说现在到底有没有揍下去过,他们两个人最后都没有成为魔王。而银发红瞳,直接就是对方迪多斯一家子的遗传体征。
  这一点,看着在酒馆里打工帮忙的菲就知道了。
  及肩的银色短发,有蓝色的皮带扎着两边的麻花辫——希冯虽然不太懂,但是用大拇指想都知道肯定不是阿贝里昂扎的,应该是妮露帮忙的吧。然后蓝色的小披风,雪莲花一样的裙子,除开那张不知是懂事还是冷漠的酷似阿贝里昂的表情, 看起来着实是个可爱又讨喜的小女孩。

  “你这么在意她?”
 
  听到声音后的希冯转过头来,看见阿贝里昂拿着酒杯对他坏笑,再一饮而尽。蔓延在空气中的酒味虽然不如记忆中那般浓厚,却也足够让他皱着眉头,翘着二郎腿就砸在了桌子上,引得周围一阵瞩目。
 
  “你这么爱喝酒,是不是想早点把自己给喝死。”
  “我的酒量——虽然比不上拉邦,但还是比帕里斯强的。”
  “那老头又死不了!!你是怎样?有了个徒弟还想早点嗝屁哦?!”

  鬼知道他为什么对上阿贝里昂就那么容易生气,明明他的性格比起以前已经能算是圆滑了许多,这个人却总是能随随便便地就能踩中他的雷点,还一脸无辜地装傻。就像现在一样,仿佛希冯刚刚的问题完全不构成逻辑关系一般的满脸疑惑。

  “希冯你这么关心我?我还以为你会想我早点死,然后拿键之书呢。”

  要是说阿贝里昂不是故意的,希冯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莫名其妙、无法掌控眼前这个人的感觉在身体里乱窜,回答的语句在脑内换了一个又一个,他看见阿贝里昂赤瞳微微放大,似乎是没料到他的反应。像是赢了、又仿佛根本无关紧要的心情让他摆摆手。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死了我就能拿到了?拉倒吧,你师傅当年那么谨慎,你只会比他更坑。”
  “……嘿呀,被你发现了。”
  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毫无反省之心的阿贝里昂拿着酒杯抿了几口,视线穿过了他落在了别处。希冯不回头看都知道那是谁,毫不留情地咂嘴,再次念念叨叨“死妹控真是恶心”。

  “菲是我的徒弟,把键之书留给她天经地义。”
  “现在就知道师徒情了?酗酒的时候就忘了?”
 
  阿贝里昂挠了挠头,似乎是没料到希冯会如此步步紧逼,不过他很快就舍弃了窘迫的表情,他也确实不适合。希冯看着他把酒杯放在桌子上,赤瞳盯着自己,溢满了不安好心的笑意。

  “说起来我有一个提案,希冯,你要不要做我的徒弟啊?”
  “………………哈?!!?”
 
  顾不上老板娘在吧台的警告,希冯一个翻身直接跳到了桌子上,阿贝里昂的反应也不慢,快速地往后仰去躲开了法杖的攻击,又往侧边滚了好几圈,再一脸“哎呀哎呀”的懒散模样站起来。
  “希冯,你把酒都给弄倒了诶,多可惜啊哎呀。”
  “阿贝里昂你脑子秀逗了吧?!竟然想要本大爷当你的徒弟??想的美!!”
  “我就说说——”

  “我不同意!!”

  希冯还正根据现有的魔力思考用什么魔法收拾眼前这个家伙,对方虽然吊儿郎当但也暗暗握紧了法杖做好了应战的架势。本来怎么看一场大战又要开始,就连吧台的老板娘都发出一声习惯了的叹息,念着一会儿记得付修理费就进了厨房。这时那个小小的身影冲进了他们中间,和他们如出一辙的赤瞳死死地盯着他,再用少女特有的尖细声音大吼。

   “我不同意!!师傅的徒弟只能有我一个!!”

  仔细一看,少女的眼睛似乎有泪珠,却仍用无法动摇的气势拦在他们中间,幼小的脸上坚定不已,仿佛很多年以前,希冯在阿卡迪亚最高处看见阿贝里昂抬头望向超位者的表情。那样的不可动摇,不知不觉地就吸引着周围的人,是他最喜欢的那个模样。

  所以…………这又是个兄控吧。希冯如是想到。

 

  ————

谜之更新
越写越觉得ooc,私设超多——虽然都是自己考据+脑补的希冯的故事。
我就不提到底有没有后续这个flag了。

并没有旅游完,只是因为痛经待在旅馆里,想着转移注意力就写了……不过感觉没有上次写的顺畅。请见谅。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