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日常

废都物语,现代架空,法师线

——

  “为什么呢?”

  现在的感觉并不算好,那几个家伙下的手比他想象地还要严重。希冯看着从小腿上伤口溢出的红色液体,那么快速、鲜明,像是要告诉他他是在多么努力地活着。他想起了前不久看过的灾难片,人类所造的东西再大再强也无法敌过自然。巨轮倒下拍击着海面,此起彼伏的哭叫声仿佛它的最后呻吟,看似缓慢,却在灌进水的那刻毫不犹豫。只是晚了那么一步,就被这曾经的友好载物吞噬,一同沉下绝望又冰冷的大海。

  当时他啃着爆米花,“咔擦咔擦”的声音在影院格外刺耳。他也没在意那些白眼,反正还没找茬到他的头上来。所有人都沉浸在那悲惨的灾难中,脸上或多或少写着震撼,甚至有人还流着泪。这下他更像个异类了,只是不着急,他把桶递给了坐在了他身边的人,轻描淡写地问:“吃吗?”
  “不用,谢谢。”
  毫无变化的清冷语调,在荧幕的暗蓝色光的渲染下,血红的眼睛没有平时那么强烈的气压,更多了些阴冷。她目不转睛,客气道谢时也没有移开视线落在他的脸上。希冯隐隐有些不爽,往嘴里塞了好大一把爆米花,盯着屏幕上抱着浮木的幸存者,他恶趣味地想着血液的味道会吸引鲨鱼。
  真的会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呢?活下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呢?为了什么活下来真的有意义吗?
  他把这几个问题列做了观后感的三个分支,各扯了一大堆形而上学等哲学理论便填满了作文题。期末考试实在无聊,他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树枝上的麻雀,乱七八糟的思绪如雨后春笋在脑袋里发芽。
  现在隔壁班的她考的结果如何呢?这次想要能够赢过她啊,不是在自己擅长的数学,而是对方领域的国文上。那样的话对方会不会露出点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呢?上次她在部室难得放下书本,问自己要不要一同去看电影。那时候的脸也是一样的波澜不惊,风扇摇来的拂起了她的银发,就像他梦里自己常做的那样。白皙的手轻轻地将发别在耳后,蓝色的丝带落在了指尖上,竟是如此的和谐。她总是如此安静,一言不发地将自己与整个世界隔开,轻轻地翻看着书,似乎没人能够将她从这个壳里拉出来。
  希冯不相信,他总是那么不服输的。尽管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安静下来的菲就像一副画。画不会到处走,也就能安心地放进自己的收藏室里。可菲是一副让人读不懂的画,她独来独往,一个人待在她所谓的前辈留下的文学部里,连学生会来赶她走都不为所动。
  总是会有人说她假清高,就如总有人会说希冯猎奇。他的同学都说他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殊才加入文学部的,也就是正好年纪的中二。他们总是在背后叽叽喳喳,就像眼前这只停不下叫唤的麻雀。他随便抓起了橡皮朝它对准了射击,却只是击中了它飞走后剩下的枝丫,然后往下掉去。
  “希冯,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打麻雀。”
  “你卷子做完了吗!还这么幼稚!”
  “做完了。可以交了吗?”

  在这个世界发话总是需要力量。在目前他所身处的环境里,就算他不乐意,老师也忌惮他那个糟糕的家庭。也多亏如此,没人敢找他的麻烦,哪怕看他不顺眼的人能排满整条走廊。
  理由也同样数不过来,比如顶着所有人的视线一脸轻蔑地走出教室就是。老师应该是认为他交了白卷,毕竟他的国文总是倒数。其实希冯并不讨厌国文——他看了看鸦雀无声的走廊,拐去楼梯慢慢走去操场——只是很多时候他写的东西老师都看不懂而已。
  唯一能看懂的人只有一个。

  而她就刚好在自己丢下楼的橡皮旁边看着书。
  “菲?”
  “恩。”
  “你竟然会提前交卷!不过这次我有自信能够考过你,一定会让你惨烈地输掉的哈哈哈!”
  “你已经赢了。”
  “哈哈哈哈……哈?”

  树影斑驳在她的脸上轻轻摇晃,让希冯有一种世界都在振荡的错觉。事件的中心低眼看着书,兔子般的眼睛仍然是晶莹剔透的红宝石,骨节分明的手拿起身边的橡皮,擦了擦自己的书页,小嘴轻轻一吹。然后有点好笑一样地放下了书,语气却仍然不变。
  “我没有考试。”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从她的手中抢过了书,这还是第一次他做出这样粗鲁的行动,可他也顾不上这个。希冯记得这是他们的课本,尽管是从粗黑的马克笔的间隙里的课文里勉强辨认出来的。而扉页的“菲”倒是没有被盖过,取而代之的是旁边写满了各种污言秽语。他急促地翻着,莫名的情绪涌上了脸,烫得他脑袋都变得晕乎乎的,视野带上了朦胧的雾气。他把书“啪”地合上,都还有残缺的书页被他的动作惊地猛地飞出来,飘飘扬扬落了地。

  “你生气了?”

  希冯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再次意识清醒时他就在与那几个家伙搏斗了。这其实是不自量力的行为,希冯人还算敏捷,拳头却并没有那么硬。更何况这是他第一次打架,连点下三滥的招数都没有。希冯以前从来不做这个,因为他知道自己会输。希冯一向不爱做一定会输的事情,因为那样会显得他很蠢。
  可在认识菲之后,他好像变得越来越蠢了。

  一边因为酒精擦拭在伤口上发出龇牙咧嘴的叫声,他一边看着自己无力的拳头。希冯一直都渴望着力量,不是普通的肌肉意义上的,而是更加特殊的……上次他说出口的时候被自己的兄长取笑了好久的中二病,好像世间真的没有存在那样的力量似的。他总相信是有的,哪怕他此刻也在怀疑。希冯不认为自己是为了猎奇,他的真心在告诉他那就是无人知晓的真实。但或许这样的想法本身就已经不是正常的,可正不正常真的很重要吗?

  “希冯,为什么?”

  他抬眼,看着抱着书走进来的少女,仍然像朵不染一尘的莲花,对世俗之情一无所知。希冯撇开了眼,他很清楚这是必定会发生的一环,就和他接下来逃不过请家长记大过写检讨一样。医务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安静得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
  “我……没什么。我只是看不惯他们,又不是因为你。”
  “希冯。”

  清香飘进了自己的鼻腔,女孩的容颜落在了视野正中,红瞳紧紧地盯着自己。就像是在关心自己一样……希冯马上就在心里嘲笑了自己的自作多情。菲从来没有普通人的那种情绪,就连上次那个看似约会的邀请,也只是因为老师布置的作业。他还像个笨蛋一样地激动了好长时间,在回到学校后听到同学都在谈起才醒悟过来。
  毕竟从来没有人真的关心过他。

  所以他才受不了袖手旁观。

  “可是……你打不过他们,不是吗?”

  希冯猛吸了一口气,却很快又像吸氧过多而咳嗽起来。同时感受着痛楚和丢脸的两大酷刑之时,希冯默默想着,这绝对是他从菲的嘴里听到的最讨厌的话了。
  哪怕这是事实,也最讨厌了。

评论 ( 18 )
热度 ( 1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