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4)

*法师GE线后续

*自设有,菲出没

*希阿贝前提,但是还根本没写到

——

  很久以前,很久到不知道自己是几岁的时候。他跪坐在地板上,将摊开的药草些做着分类。这是个很需要耐心的工作,阿贝里昂现在都依稀能想起那个昏暗小屋里,迟暮的夕阳光打在他旁边的墙上,空气里蔓延着若有若无的草药味。明明像是快要腐朽的味道,本身却又是能延长生命的东西。他仔细地辨认着每株的不同,太过认真,像是刻进了他的脑子里,直到现在都记得。

 

  “阿贝里昂。”

  “我在,师傅。”

  “做的怎么样了?”

  “很顺利,师傅。”

  “干的不错……阿贝里昂,你喜欢这样吗?”

  “分类药草吗?恩,我还挺喜欢的。”

  “恩……那学习法术呢,开心吗?”

  “开心。”

  “阿贝里昂。”

  “怎么了?师傅。”

  “你相信命运吗?”

 

  命运这个词汇,初次接触到就会因为其的神秘莫测而不明所以。想必这个世上也多少人能够彻底说清楚命运究竟是为何物,过于庞大,如同顶在众人头上的浩瀚星空,说不明道不白。

  可一旦有了这个认知,从此人生的每时每刻都会被此框在怀里。就像被装在玻璃杯的苍蝇,不管往哪个方向飞去都会是撞的一头晕,迷迷糊糊地落下来,回到原地,毫无进展。

 

  “师傅?”

  小手掌在他的面前挥挥,把阿贝里昂拉回这个已经轮到他当师傅的现实。他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如果是老师傅的话,肯定会说他不靠谱什么的吧。阿贝里昂看着眼前的菲,她正担忧地盯着自己,和当年的那个小男孩如出一辙。

  “我没事,只是小憩了一会儿。”

  “师傅……你是不是,还在想那个希冯?”

 

  阿贝里昂猛地噎住,他并没料到菲会突然蹦出这个名字。而一直观察着他反应的菲低了低眼睑,将手里的小百花放下,棕色的小皮鞋蹂躏着脚下的小石子。不算明显的动作微妙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这下可算是彻底清醒了些,阿贝里昂苦笑着,轻轻地问。

  “没有。你这么在意希冯吗?”

  “不是……我只是,不怎么喜欢他……”

  “那家伙啊~”阿贝里昂摊开右手,宛如调侃自己不靠谱的兄弟一般的神色,“就是个笨蛋。只是和帕里斯不一样,他执着的是魔法而已。本质坏不到哪里去。”

  “师傅,你这是在变相在说帕里斯叔叔是笨蛋。”

  “不要告诉帕里斯哦。”

  “噗嗤,好的!”

  轻轻刮了下鼻尖,随着动作落下而绽放出的可爱笑容,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小女孩无异的菲,或许在某种时候成为他还存在于此的理由也说不定。阿贝里昂看着她,将手放在对方的头上,轻轻地摸着。对方也乖巧地笑着,感觉就像在撸毛一只开心的小兔子。

 

  “刚才,我是在想我的师傅。”

  “师傅的师傅?那是个怎么样的人?”

  “是个爱喝酒的糟老头呢。”

  “哇,师傅你也喜欢喝酒啊!真是继承了不好的习惯呢。”

  “是呀,所以菲一定不要学哦。”

  “嘴上这么教育徒弟,作为榜样的师傅自己怎么不把酒戒了呀?”

 

  还是一只伶牙俐齿的小兔子。阿贝里昂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还不至于屡次被一个小丫头动摇。他捏了捏菲的鼻子,看见对方因为难受而挥舞起双手。在挣脱后往后退了几步,捂着自己红红的鼻子,念叨着“师傅真小心眼”的话语。

  阿贝里昂倒也不恼,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了看旁边的背篓,不知不觉已经被各类药草装满。空气里有一点湿气,似乎快要下雨。他抬头仰望天空,灰蒙蒙的一片,都分不清是快要降临夜幕,还是大雨即将来临。明明刚才还有些太阳的,不过毕竟到了秋季,日落得也比春夏更早了些。

 

  “师傅,感觉要下暴雨了。”

  “是啊。我们快回去吧,药草背起来重不重?”

  “不重!没关系的,师傅,我背的动。”

 

  他们匆匆地走过郊外的丛林,爬过那仍摆上了奇怪石子的山丘。菲说着本来还想去看看大猩猩的话,阿贝里昂却突然觉得不去更是件好事,但他没有直接说出口,而是看着在他面前活泼起来的小女孩,问。

  “菲,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恩?喜欢呀。”

  “以后,也想当个法师?”

  “恩!是的。”

  

  “菲,你相信命运吗?”

 

  他还是抛出了这个问题,哪怕他并不喜欢。菲停在了他的面前,抓着背篓的绳子,有些疑惑地看向他,血红的眼里一无所知,宛如透明的、还没被任何东西沾染的红宝石。阿贝里昂已经无从可知当年的自己是不是也露出同样的表情。一个在他内心里扎根了很久的问题,现在也在反复翻滚着,煎熬着他的一切。

  而他没法知道那个答案。

  他只能假设出好几个可能性,再有些莽撞地选择其中之一,去没有回头路地求证。

 

  “命运……是什么?”

  “就是,你人生里迟早会发生的一些事,不管你怎么试图逃避和更改,也还是会发生。”

  “师傅呢,你相信命运吗?”

  “我……”

 

  下意识想要回答出的答案,在喉咙处意外地卡住。心里所想和现实生活就像是两个极端,任何一方加大力量,另一方也会赌气一般地将差距扯的更加遥远。也不记得究竟是哪一方开始的,只知道在他这永远留着这么一个恶性循环,直到今天也没能破解开。这一定是从出生之时他体内流淌着那个人的血液开始的,而这一切甚至可能从更早之前,几千年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

  可是阿贝里昂是个反叛者。

  是被命运打压的革命者。

 

  “……你不该从我这里借鉴答案,菲,起码这个问题不能。”

  他哑言了好久,才总算听见空气里有了自己的声音。菲似乎也没料到自己的小机灵得到了这个严肃的回答,受惊地瞪大了眼睛,再很快地皱眉,低下头,认错一般地。

  “……我……抱歉,师傅。”

  “没关系。你不用这么快回答我,菲。”

  他最后还是笑了,走上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现在不该是那么可怕的气氛,毕竟这只是一个,就像老师傅曾经对他做过的小提醒。

  “但是答应我,最后你一定得有个自己的答案。好吗?”

  “好。”

 

  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吧。

  阿贝里昂牵着菲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并不算放心地想着。未来的事不到那一刻都不会清楚,可这不等于就能停止担心和思考。等到他穿过城门,见到自家门口蹲坐着大大咧咧聊天的两个人,一块巨石才算略微降低,触碰到了柔软的部分。要问原因的话一定是很矫情的理由,所以他不再想,而是轻轻笑了起来。

  “我们回来了。”

-----

中秋快乐~

  

评论 ( 9 )
热度 ( 20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