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23:55

东方,秘封组。
ooc肯定有,完全是我流。

——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了莲子。

这很难得,在她那些光怪陆离匪夷所思或喜或悲的梦里出现了所谓现实里的友人,让梅莉在兜兜转转的迷雾竹林里稍微有了一丝慰藉。但在见到那黑色帽子和白色蝴蝶结之后,放松的过后带来的却是难以想象的巨大的不安,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连开口叫出对方名字的气力都被隐藏在空气中的狭间吸噬了干净。

她到底在哪里?

这到底是梦还是真实?

很久以前梅莉还是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担心、也没法去担心这样的问题。分不清梦境与现实这点在冠以未来人身份的同学之间看来,无非就是精神疾病的一种。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科学不能解释的,所有的不合理都能用一些物理公式表达书写,也不管是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只消明白这不是一个未解之谜,它已经有了答案即可。
说着“这样也会很无聊啊”的在她邻座趴下来的女孩,眨着总是被月亮偏爱的一双眼睛,嘻嘻哈哈地问她现在几时?梅莉掏出了终端移了过去,对方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的,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笑的像只狡猾的小兔子。

兔子这样的比喻对于莲子来说还是太温柔了。梅莉几番更改,最后把对方在终端里的来电头像决定成了一只吉娃娃。当然这也是不合适的,只是她喜欢。莲子也完全没有生气,给她看着终端里花花草草的照片,翻到了一张月光下的紫丁香,温文尔雅,落寞孤独。莲子一边摆着手说你这都是什么形容词啦一边将其设成了梅莉的头像。虽然觉得有点报复的意思,可是梅莉也只得因为自己先开始的而噤声。

现在她正拿出了手机,翻看着未接来电,看着千篇一律的甚至让她有了换掉头像想法的吉娃娃。她按下了回播键,话筒里提示着不在服务区。

那么她前方的莲子是谁?

梅莉不喜欢思考这个问题。她很懒惰地将莲子当做了区别梦境和现实的标杆,一直以来不管是怎样糟糕的梦境,只要醒来就能看到对方那张有点蠢的脸。现在这份安心也被这莫名其妙的梦给吞噬掉了,对方正在竹林中央捣鼓着什么,充耳不闻身后的她是怎样慌乱无措。

究竟是梅莉梦见了莲子,还是莲子闯进了梅莉的梦里?

看上去这两个问题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交给学校里那些总爱思考的人的话,一定会扯出一堆哲学方面的理论,就和现在踏进的河流是否还是当年的那条河流一样。从生物层面来说,梅莉也不会一直都是那个梅莉,莲子应该还会一直是那么个笨蛋。不管究竟是哪一方有心,梅莉的梦境确确实实发生了变动,就像是方程式最后的答案里多加上了一个小数点,毫不起眼,却在她的内心炸的惊天动地。

她果然还是不喜欢物理。
梅莉迈出了脚步,一边打量着莲子反复搬起又放下的液体和电路板,一边内心想着这真的不是什么有趣的梦。或许她应该转身随便朝哪个方向前行,而不是向着那个像个疯癫科学家一样碎碎念的莲子。梅莉早就明白梦境和现实不是一回事的道理,却也没想过莲子的性格会相差到这么大的地步,说是人格崩坏都不会觉得过分。她踩碎了一根木枝,对方才猛地停下动作,惊的她也一颤。

“梅莉,是梅莉吗?”
“……是的,是我,莲子。”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来……不,是你就在这里,我果然没有猜错。”
“什么意思?”
“呐,梅莉,梅莉啊……你总是做着梦呢,还能好好分清梦和现实吗?现在我们身处的是梦境还是现实呢?你总和我说想要去往境界的那一边,你真的知道那边会有什么吗?我一直都在这一边等着你,这是一个已被证明的真命题吗?”
“我不知道。”
“是啊,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们没法预知未来,也没办法知晓书里都没有记载的过去。但是我是相信你的,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相信着你……梅莉,梅莉……你的名字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个美妙的诅咒,也是新世界的钥匙。我只需要念着它,就能够来到这里了,神奇吗?这是任何科学都无法解释的东西,远远不止荷尔蒙和肾上腺素这么简单。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我也……我也喜欢你,莲子。这是真的,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没有其他人都比得过你。”
“是吗!太好了。人,在人类之间我胜利了,真是太幸运不过的事情了。我应该在活动记录里写下今天我们互相告白了,是的……23:55分。不是很妙的时间,但是我们接下来就要开始度蜜月了,梅莉,你紧张吗?”
“……有一点。如果你能告诉我你脚下那个在倒计时的东西是什么的话,我想我会自在很多。”
“恩……你还是这么紧张这些东西呢。好啊,我的恋人,梅莉,我告诉你。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吻。”

莲子走过来,挂着和她以往气质完全不符的微笑,看起来比以前危险了很多,梅莉有些怀念那个有些傻气的家伙,却也不讨厌现在这个让她有别的动心的莲子。她读着对方那总是晶莹透亮的眸子,慢慢地放大到只能看出快要疯狂的爱意。紧接着她们接吻了,柔软的嘴唇相碰从温柔进化到躁动,梅莉先轻轻咬了莲子,然后就被报复性地撬开了口,莲子灵巧地抓住她的舌吸着,故意一般地发出暧昧的水声。梅莉掐了掐对方的腰,趁对方吃痛松口把舌伸入对方的口腔,一点点缓慢又沉重地扫着。莲子环住她的腰,回应着她的唇,缠绵在这个仿佛要进行到世界尽头的吻。
但那是不可能的,破坏气氛的倒计时声音越来越响。她们拉开了银丝,看着对方迷离的双瞳和微红的脸颊。梅莉有些想笑,便喘着气,像恋爱中黏人的少女依偎在莲子的身上。

“呐,莲子,那会是我们的死亡倒计时吗?”
“你是想要和我一起殉情吗,梅莉?”
“刚才还是度蜜月,怎么就跳到了殉情这个步骤,你就不觉得有点太快了?”
“是呢,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做……所以不会的,梅莉。那是带我们离开这里的秘密武器,是神的福音哦。”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乱来呢。”
“多谢夸奖~★”
“并没有在夸你,笨蛋莲子。”
“不过这样不会很妙吗?我带来的炸弹将你的梦境给炸了个粉碎,听起来就很罗曼蒂克。尽管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总得试试才对吧?”

“你真的很乱来,不过——”

震耳欲聋,惊天动地,飞沙走石,再符合一个世界的崩塌不过。梅莉完全不觉得这样能够真的有效果,但是至少她现在很有从这里逃走的决心了。所以莲子的存在还是有意义的,尽管只是唯心论的程度而言。梅莉彻底地笑了,笑声彻底地被爆炸声掩盖过去,她便欢乐地叫了起来。

“——我喜欢你——”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