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舞娘

*贼线小故事

  帕里斯突然想起来,他从来没见过艾丽跳舞。
  摸上黑色的舞裙,触感与平时的麻布衣裳自然是不同的,多上的这么一丝细腻的光滑宛如女孩子的肌肤——和他不小心碰到的艾丽的手臂一样。一直以来,都是这件衣物紧贴着那副正在成长的躯体,包裹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将保守与色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暧昧不清,又若隐若现。
  如果不是碰巧在家里翻找起替换的衣物,他将又会多久才意识到这件事呢。
  他们家的日常本身就不太对。帕里斯自己干苦活,偶尔偷盗就算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变成了稍年长的妹妹去给那些有余裕的家伙讨欢心,在舞台上展现出自己作为女人的风情万种,在看客的心里种下一个个梦中情人的种子。
  天!帕里斯竟然头一次意识到会有人对艾丽意淫那种事情,哪怕这根本不是什么意外的发展。上次在云雀亭里谈论迷宫的难题时,有个不知哪里来的混蛋凑过来,用下流的神色打量着艾丽,开口。
  “你就是这镇上最出名的舞娘?长得还挺俊,不错。今晚要不要来我房间工作个?钱不会少的。”
  虽然这个人很快就被他和妮露揍得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但是这个遭遇在他心里造成的影响竟是如此的深远。帕里斯仍然能想起来当时艾丽的表情,微微低下的眼睫毛里,暗红色的瞳里并不惊讶,仿佛早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无理的请求。抿起来的樱桃一般的嘴唇,在重新抬眼对上他的时候放松,轻轻地上扬了弧度,笑得陌生又成熟。
  “哥哥,你可别把人打死了呀。”
  如果可以,帕里斯倒是挺想把这货直接送进坟墓,绑起来扔进遗迹大概都不够他泄愤的。他人生里第一次觉得自己失职,既是作为哥哥,也是作为男人。帕里斯一直以为艾丽比自己还要迟钝单纯,对性爱之事一无所知,现在想想也是自己的强加理解。在很久以前他就没有好好地保护自己的妹妹,不管秋娜还是艾丽。
  “哥哥?你怎么待了这么久,找不到换洗衣服了吗?”
  艾丽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吓得帕里斯赶紧粗鲁地把手里的舞裙往柜子里塞——尽管他认为这样对待那条裙子有一点可惜。艾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步子轻盈地走了过来——说是走,帕里斯更偏向于她是点着脚、宛如白天鹅一样迈着舞步转着圈儿落在他的身边的。哪怕帕里斯根本不知道天鹅什么样,他也就见过河上的野鸭子,可他下意识地就认为艾丽适合更高洁美丽的比喻,并且,不争气地为此心跳漏了一拍。
  “哎呀,这不是我的舞裙吗?恩……这个穿起来可不方便冒险呢,我看看。”
  是啊。
  自从开始了这稀里糊涂的冒险,艾丽就没穿过这么轻飘飘的服饰,而是改成了更加便利的短裙,下面不解风情地套着裤子——这点曾经被拉邦惋惜过好多次。帕里斯一边嫌弃这色老头,一边也认为这样并不好看。他们从遗迹里翻出来不少好的衣服,便也换上过,只是大多都不是什么单纯为了美丽才有的服装,更不会去穿着他们跳舞。
  “艾丽,我好像没有见过你跳舞。”
  “诶,是吗?”
  翻找衣物的少女面带惊讶地转过头,他也没防备地撞进了那双暗红瞳里。因为是兄妹才不会每一天都盯着脸看,也就没有注意到少女已经颇有姿色,数数这些年来帕里斯见过的女性,艾丽绝对也是前几名……不,第一名。
  “怎么会呢,小时候我们还拉着手一起跳过舞呢。”
  “额!有这回事?我不记得了……”
  “当然有啊~是来到霍尔姆之前,秋娜还是个小宝宝的时候。妈妈教过我跳舞,还让你做我的舞伴,我还踩了你好多次,忘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都太久了,真亏你记得住。”
  “当然记得住呀~因为很快乐啊。”
  像是为了验证她口中的快乐,艾丽的脸颊两边浮现了些红晕,嘴角和眼睛都变得柔和,以不同的弧度弯曲,组成一个甜蜜的笑容。她拿起黑色的舞裙比在胸前,踮着脚尖在木板上流利地转了一圈,衣物也随之轻轻扬起。扑面的风在帕里斯的眼睛留下错觉,仿佛那是贵族女性的裙摆在空中飘舞。
  艾丽将舞裙放在了秋娜的身上——准确的说,是那块大大的紫色水晶上,笑容收敛了许多,晶体折射的光芒照在她的脸上,甚至看起来有些阴郁。但是她仍然尽力地将那件衣服落在了应有的位置,然后抬起眼对上他的眼睛,里面翻滚后又沉淀下来的感情,应该是爱吗?
  “秋娜醒后再一起跳舞吧,三个人一起。”
  “好。”
  他点点头,看着床上的两位比以前有太多不同的妹妹,没来由地想起来那个人还在的时候,对他们说过的话。

  “你们要互相照顾对方,信赖对方,了解对方。这样才是一家人,也会一直是一家人。”

  那时候只认为是唠叨之类的话语,此刻却无比真实了起来。帕里斯想要记住这句话,也想要一直和秋娜、艾丽是家人。所以他要见证妹妹们的成长,自己也要去变得成熟,去抓紧自己内心那份不合时宜的悸动,在学会处理它之前为了大局而维持现状。
  “走吧,东西都收拾好了。”
  “恩,好。”

  艾丽似乎有些依依不舍,但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微笑着凑到他的身边,说着妖精之森里那块菜地还可以去收获一波之类的话语。帕里斯连忙答应,对方却突兀地转换了话题,像是终于想起来了什么。
  “啊,我想起来了!宫殿的时候,我们不是一起跳舞过吗~被那群骸骨邀请着,跳的停不下来呢!”
  “那根本不能算啊!!!”

  帕里斯,年龄不明,家里长男,有两妹妹,面带刀疤,地痞流氓。
  弱点:怕鬼。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