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5)

*法师GE后设定

*自设菲

*这次的希阿贝挺明显,但同时自我感觉ooc严重x

——————————————

  “为什么帕里斯会在这里?”
  “本大爷让他来帮忙不行吗?”
  “帕里斯叔叔,秋娜姐姐呢?”
  “她在神殿那帮忙,应该没问题……不是,菲,我说了很多次了,不要叫我叔叔啊!”

  相声一般的开场,在暴雨的来临里过渡。希冯透过被雨滴斑驳的窗子往外看去,整个霍尔姆小镇都笼罩在雨幕里,淅淅沥沥,噼里啪啦。屋檐上的雨滑了下来,点在门前像是天然的结界,远方阴云密布伴有雷声,屋内温暖平静,只听得见菲和阿贝里昂切菜的声音。这一切都有点太不真实,和平仿佛短暂的假象。
  “既然修好了灶台,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也就不逼你淋着雨回去了~”
  无视这个人写着“快感谢我的大恩大德”的脸,希冯回头看了看客厅,疑惑地皱了皱眉。
  “……帕里斯呢?”
  “他回去了,不放心秋娜。”
  “这个死妹控还是完全没变啊……”

  看着阿贝里昂和菲做饭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希冯这下才总算有了自己是不请而来的客人的自觉,在只剩下自己的客厅里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以前每天都为了冒险奔波的时候哪里考虑过这么世俗的问题,跟着阿贝里昂回到屋子要么倒头就睡,要么还爬起来偷偷找过魔法书。客气和礼仪是和自己完全绝缘的词汇,到现在突兀地在意起来,让希冯觉得自己都不再是自己。
  他只好重新观察起这栋房子来。
  和记忆中老法师的房子略有不同,比起那有些昏暗的氛围,新的房屋多了许许多多的灵气。尽管空气中还是弥漫着独有的药草的清香,可就连那存放药草的柜子也比原来崭新了许多。或许是因为格局改变了,也或许是因为多了小女孩的存在,就像窗口边摆着的小小的花瓶里还放着洁白的花朵一样。在微不足道的地方里,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
  而且比之前宽敞了许多。希冯还记得当年的屋子是一厅的,所有的生活起居都在一个狭小空间里。现在可能是考虑到菲这个小女孩,房间也都变成了两个。至少不用一起挤在炕上了——希冯对当年的遭遇还挺执念,三个大男人加一个老头挤在一个炕上简直就是酷刑,于是他干脆利落地打了地铺,到最后阿贝里昂和帕里斯也纷纷陪着他一起睡在了地上,倒是很有去朋友家寄宿的感觉。
  那时候的早上就是缩在被窝里看阿贝里昂准备路上的伙食。阿贝里昂的动作并不轻,毫不在乎吵醒他们一样的忙碌着。帕里斯这家伙倒是睡的很沉,贫民窟长大可能就是有这种先天优势。希冯不满地抱紧了怀里的枕头,却连句抱怨都不敢讲——他可不想直接被阿贝里昂塞一嘴焦石或者疯狂浓汤。在这个时候民以食为天是硬道理,乖乖闭嘴看阿贝里昂做饭才是明智的选择。
  到后来他也习惯了。包括对方切的蔬菜的大小,包括对方放的调料的多少,包括对方煮的浓汤的温度。习惯久了就会不知不觉产生依赖,希冯并不想承认回家之后有想念对方那实际上差的许多的料理,也不会承认每天在床上醒来的时候希望听到那锅碗瓢盆的声音,看到那张不说话就很漂亮的脸一本正经地做着饭菜。
  这样的形容就像结婚了的夫妇,他就仿佛一个出远差的丈夫。每次都会被自己这个形容给恶心到,但也无法掩盖耳尖上升的温度。希冯讨厌这个状态,是比讨厌任何其他的东西都还要讨厌自己现在的这个心理。

  “开饭啦——快去洗手。”
  “呵,你什么时候这么讲究了。”
  “以前是在冒险要珍惜水源,现在还是请做一个爱干净的乖宝宝吧,希冯~”
  “啧。”

  希冯并不是邋遢的家伙,只是下意识地想要嘲讽阿贝里昂而已,却几乎每次都会败下阵来。他只好顶着菲的注视把手洗了干净再上了桌,看着比以前丰盛又正式的菜肴有些发愣。
  “怎么,看不上我们这的乡下菜了?”
  “我该庆幸你没做奇味奇吗?”

  把饭菜送进嘴里绽放的是熟悉的味道,却也有些新奇的改变。也许这家伙也有在研究料理吧——尽管希冯完全不觉得对方会有那种好心情。看着菲笑盈盈地问阿贝里昂这道菜做的怎么样,希冯默不作声地也尝了尝那道菜,果然是和方才差不多的味道。该说毕竟是两个人一起做的吗?连这胡萝卜都切的比以前细碎了许多,像是出自菲的手笔。
  希冯没再出声,安静地吃下饭,看着菲开心地和阿贝里昂说着各种各样的细碎的事。换作平时,希冯早就会觉得对方斤斤计较,罗里吧嗦。可现在他只是盯着阿贝里昂的侧脸,那种几乎从来没有对自己露出来过的柔和表情,红瞳里都泛滥着温柔的光。

  “我吃饱了,多谢款待,非常美味。”

  菲似乎对他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听到这话后都难得地愿意对他笑了。希冯看着小女孩收拾了桌子进了厨房,阿贝里昂就像无视他一般地进了自己的房间。而等到希冯跟了进去后,看见阿贝里昂拿出酒对着他挑了挑眉,一脸笃定对方会跟进来的表情。
  “希冯,你成年了吧~”
  “亏你还记得我的年龄。”
  明明上次在云雀亭的时候他就故意避免了喝酒,这次却不想再看着阿贝里昂一个人耍帅。希冯拉过旁边的凳子,阿贝里昂也不知从哪拿出了两个杯子倒满了酒。两个人就像是希冯曾经十分厌恶的大人们开始喝了起来。
  “说起来,你这家伙现在是贵族少爷了吧~”
  “哼,那是艾尔森那家伙为了让我帮他给我搞的头衔,本大爷还不稀罕呢。”
  “艾尔森也很努力了呀~现在王国的事都平定的差不多了,他说不定挺擅长这个的。”
  “如果你愿意去帮他说不定更快,嘛,不过有我希冯大爷在,也就没你阿贝里昂什么事了~”
  “是是是~那希冯老爷,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呢?”

  话锋转换的和这酒味一样的干涩难受,希冯皱着眉头舔了舔杯口,辛辣的味道则一直在喉咙打转,也不知用甘甜的泉水能否冲散。他可能永远不会喜欢这股味道,就如同不喜欢阿贝里昂的话里藏话一样。
  “为了你。”
  他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嗝,有点醉醺醺地盯着他说着。

TBC.

停电大概是我的最大创作力x

评论 ( 19 )
热度 ( 18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