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6)

*法师GE线后

*希阿贝,有小只菲出没

————

  这也太快了!!

  虽然以前也有察觉希冯讨厌酒,也估摸着对方的酒量不太行,可这一瓶还没完就已经开始脸红彤彤地说胡话的情况确实出乎意料。阿贝里昂赶紧把酒瓶往自己这边挪了挪,再把桌子下的酒瓶往里面推了推——自从到了能喝酒的年龄后,他应对酒鬼的方法也越来越熟练了。

  “你在偷摸摸捣鼓什么呢?啊?”
  “……你喝醉了。”
  “我没有!阿贝里昂你个自大臭屁狂,想说我的酒量也不如你吗!”

  一般会说出这种话的人绝对就是醉了啊……阿贝里昂无奈地看了看窗外,这场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甚至能听见风“哗啦啦”地蹂躏树木的声音,配合着黑漆漆的天空,真是糟糕的末日般的天气。
  看样子把这家伙送回云雀亭不太可能了,尽管不太乐意,也只有让希冯住下来。那么眼下要做的事非常明确,在他发酒疯之前让他睡着(物理)。

  “我可没那么说。”
  “你当然没那么说!你这家伙从来都是话里有话,什么玩意儿都不直说!”

  呜哇……酒鬼真的好麻烦……相比之下自己喝醉了只会睡大觉还真是老实。感叹归感叹,阿贝里昂偷偷地靠近了希冯,趁其不备拿走了放在桌子边的法杖,好好地藏到了对方拿不到的位置——这下暂时不用担心希冯突然来个法术把他的新家拆了。
  他回头看了看瘫在椅子上、脸和脖子都红了个透的希冯,听着对方依然念叨着一些听不清的话语,内心感到一丝丝的愧疚。毕竟一开始提出喝酒的是他,虽然没把握好度,但该负责的还是要的。所以也只有一边应和着对方的话语,一边上前试图将对方扶起来。

  “好啦,都是我的错,乖乖听话。”
  “你这恶心的要死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你又想糊弄我什么?”
  “……我哪有糊弄你,只是到了睡觉的时间,我扶你去睡觉。”
  “……我才不相信你。我自己能走!!”

  然后阿贝里昂就看着希冯摇摇晃晃绕了好几个圈撞到了床头柜滚到了地上。

  虽然很不厚道,但是阿贝里昂还是有点幸灾乐祸地笑了。笑过后赶紧上去把希冯扶起来,看着对方额头上多了个大包,想给揉揉还被躲开。希冯捂着头和脚扭到一边,像只被欺负了的猫,还是平时爱炸毛的那种,现在完全没了那种气势,只是委屈地在地上缩成一团。

  “希冯,是我不好啦,不要耍脾气了。”
  “呜呜……阿贝里昂你个混蛋。”

  其实他自己说不定也有点醉,些许的酒精依然影响了大脑的判断。第二天的阿贝里昂坚定地认为正常的自己不会做出这种举动,可此刻的他还是上扬了嘴角,索性跟着一起倒在地上抱紧了希冯,又像哄小孩又像在撒娇地说。

  “我哪里混蛋了啊,明明每次都是希冯你先骂我的诶。”
  “……就是这种地方很混蛋。”
  “这样啊,那我这个混蛋就不管你了哦。”

  正准备放开手,欲擒故纵一般地自个上床睡觉的阿贝里昂完全没料到对方上钩的依旧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手被抓住,希冯翻过身子压了下来,橘红色的瞳子头一次离得这么近,垂下来的头发带着酒味的风。
  自从希冯回来之后,他还是头一次这么认真地看对方的脸。
  少年的稚气在逐渐褪去,只能在那双总是不服输的眼睛里找到几分。不是自个瞎剪的乱糟糟的头发,而是梳理得比以前好多了的低马尾,凑近了还能闻到并不合适的香——或许是贵族用的香水吧,阿贝里昂记得以前也有在艾尔森的身上闻到过。对方的改变挺大,如果硬要说一个感想,那就只有“成熟”这一个词了。
  希冯从一开始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阿贝里昂没有去过魔法学院,甚至根本就没有去过霍尔姆以外的地方。他的朋友最初只有妮露、帕里斯、秋娜,并没有同学这种关系。他只是一个乡下的老法师所收养的孤儿,和能够去魔法学院的贵族少爷完全扯不上关系。
  哪怕是迪多斯的后裔,也无法改变此前的生活。

  他们的牵绊只有那一场冒险,而就连那个,也已经结束了好几年了。

  眼前这个会被自己逗的团团转的少年,离他更加的远了。倒不是自卑之类的情绪,阿贝里昂从来都不在意这种身份的差距,就算希冯真的成为了他所说的“国王”还是“魔王”甚至“神明”,他们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们之间缺少一个具体的定义,而不管是哪一个词,阿贝里昂想,希冯都不会承认的吧。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希冯好像格外不满他此刻的走神,醉醺醺地用双手拍紧了他的脸,语气有些轻佻,话语又是无比的认真。

  “阿贝里昂,你要去哪儿?”

  被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砸的摸不着头脑的同时,阿贝里昂盯着对方的眼睛,并没有急着回话。有什么……有什么东西已经被对方知晓。明明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这下,似乎无法再逃避了。
  希冯不是那种会一时兴起的人啊。

  “你还瞒着我什么,不仅是我……你谁都没说,你总是这样臭屁……你在计划着什么?是和菲那丫头有关吧?”
  “……希冯,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开始喝酒了吗?”

  意料之中收获了希冯噎住翻白眼并想给一拳的表情,但是并没有真的揍下来,而是成长了的,深呼吸几口后沉下了腔调,充满了不安地询问。

  “……为什么?”
  “因为啊,我睡不着。”

  阿贝里昂撇开头,回避了希冯的眼神。这样面对面地坦诚相待还真是难受,更何况还是这样奇怪的姿势。只有希望菲不要这个时候进来了……他意外地还挺想维持这样久一会儿的。

  “每次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脑海里总会出现一些东西……白发红眸的女神满脸悲戚地看着我……无数条白色的小蛇簇拥在一起……一望无际的昏黄色的海洋……雪白的巨蟒等着吞噬我……人面鸟看着我,它说……

‘你的罪孽还没有偿还,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孩,她也没有,无法逃避,注定继续’

  ——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很俗套的,我用酒精麻醉自己,而且喝醉了后方便入睡多了~也不会梦到奇怪的玩意儿,挺好的。”

  轻松的语气并不是每次都能改善气氛。希冯的沉默比他想的要难受,阿贝里昂开始后悔把这一切都招了,酒精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做出的判断都不如平时冷静……等到希冯俯下身来抱住他的时候,他才觉得好了一点。
 
  “……适当依赖一下本大爷又不会死。”
 

TBC

因为五月开始可能会挺忙,所以想要在四月里把这个坑完结。
以及完结后想爬去JOJO坑_(:з」∠)_
随缘回坑

评论 ( 15 )
热度 ( 1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