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银河来信

*秘封组

*依旧放飞自我

  她收到了一封邮件。
  玛艾露贝莉·赫恩最近极其无聊,暑假的清闲延续到了开学起的一个月内。大四学生总会透着一股不知何去何从的迷茫感,玛艾露贝莉·赫恩——就叫她梅莉吧!也是如此。现在起开始寻找毕业论文的题目实在过早了些,可其他的学分早已经修完,她待在学校只是混水摸鱼。所以梅莉很合理地为了打发时间从应用商店下载了一个APP,因其美名其曰能够收到来自平行世界的邮件而出名。不管是噱头还是真实,人无聊到一定地步总是什么都做的出的。
  梅莉没有花多少时间便注册好了信息,随便取了个不可爱的名字,编辑好最客套的问候发送进那片银河之中。她点击屏幕的中心,无法否认这个APP做的还挺漂亮,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够抵抗星空的魅力。
  很快她就从星海里捞出了那封信。是一个叫“黑白兔耳”的人写的,密密麻麻写了一长串,看着就让人心烦。倘若不是梅莉真的非常空闲,肯定也会如其他人一样把信扔回虚无世界里——她打赌一定有人这么做过了。
  脚心踩在有些冰凉的地板上,快速逃去温暖的地毯边,如同一只猫蜷缩成一团,看着手心中的终端慢悠悠地读着。说实话,观感实在算不上好,可能是她和写信人的专业八字不合,其中提及的名词是梅莉所不熟悉,提倡的概念是梅莉所排斥。到了最后她完全相信自己是因为对抗心才看完这长篇大论,脑袋里充满驳斥的言论。于是她的双手利索地打起字来,甚至打开笔记本电脑风风火火地敲下一大篇。科学是客观的吗?很多人的主观加在一起就变成客观了吗?梅莉才不会认同这样的理论,如果真如对方所言世上尽是所知之事,那——
  “为何你会写信呢?”
  发出去以后不到半个小时梅莉就感到了后悔。点开APP努力寻找撤回的选项,里里外外翻了个遍都没能找到,压下和客服交流的想法,梅莉去冰箱拿了瓶牛奶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看了遍自己寄出去的信,字数根本不亚于对方,语气还气势汹汹了许多。因为见不到真人所以在网络上肆意妄为还真是人类的恶习。
  不过很快她就借由游戏忘记了这一茬。直到第二天迷迷糊糊醒过来,从枕头下抓出方才震动的终端,本打算扫一眼时间,一行字先透过视网膜传达到了脑海。
  “谢谢你愿意回复我,我还以为自己没人理呢(^ω^)”
  梅莉瞬间清醒。
  “我写信的理由?大概是无聊加寂寞的结果吧。其实我把这个APP当做一个树洞来使用,之前也发过很多信,全都石沉大海啦哈哈。所以能收到你的回复我很开心,一晚上都没能睡着哦!”
  梅莉为一夜安稳睡眠的自己感到了羞耻。
  她慌慌张张地把回信扫过一遍,与她心情相反,对方的语气可以说是相当轻松愉快了。被梅莉针对的地方都有耐心的解释和论证驳回,自己引用的文献还附上了地址。不管怎么看都是熬夜完成的杰作,比梅莉自己写的任何一篇论文都还要出色……她忍不住去洗洗脸,看镜子里这个不知如何是好的金发女孩。
  必须得承认她有点力不从心,真是自作自受。可是梅莉又怎么都狠不下心把回信视而不见,她自己也绝对不会喜欢被故意无视的感受。所以她焚香沐浴,整理好自己的精神坐在书桌上,将对方的信再次阅读了一遍。不得不说“黑白兔耳”的很多想法都很超前,放在大学里一定是个闪耀的物理天才吧。能够认识这样的人实在分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梅莉将对方里介绍的论文看完一遍就已经接近黄昏,匆忙应付肚子的外卖盒在桌子上堆成一沓。她伸了个懒腰,为有几篇文献的地址失效犯愁。
  比起接受对方的知识,理出要传达给对方的消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梅莉把邋遢的桌子给收拾好,心想或许明天需要去趟图书馆,便又把要带的东西准备好。不能今日就回信实在遗憾,但比起回复半吊子的“我明白了”,还是有逻辑清晰提出自己的主见更能算上交流吧!
  就像是在知识的海洋里探险一样……不管来过多少次图书馆,梅莉都会下意识地升起一股敬仰。她是喜欢书的,每一本都是作者的呕心沥血,参合进众人的见识和经验,无需出门便能跨越距离、穿越时空,真是没有任何方式能比看书更能有限地吸收知识了。她拿下“黑白兔耳”推荐的书,借书卡从夹页里掉下来,梅莉弯腰去捡。
  触碰到借书卡时有一串静电抗拒着她的手指,梅莉轻呼出声,又害羞地捂住嘴,重新把借书卡收回。看样子这本书实在很生僻,借过的人连五个人都不超过,在梅莉之前的人清清楚楚写着“宇佐见堇子”的名字。
  “宇佐见”……念起来就和“兔耳”一个音呢。想着不会这么巧吧的梅莉笑着去搜索其他的书,无一例外都发现了“宇佐见堇子”的踪迹。自己如一个追随者,踩着她的脚印一步步通往物理的世界,只为了朝圣那份不可思议的光芒。她流连忘返,就算这并非她所好,也沉迷于眼下这份投入的热情,觉得物理真实有趣起来了!
  这份心情欢欣雀跃,又让人心生恐惧。梅莉再次意气用事了,在延误一周的回信末尾加上“请问你认识宇佐见堇子吗”的问题便投向星河。每次写完东西就不爱校对真的是个坏习惯,梅莉还以为自己已经被屡次打回的论文调教得足够优秀,在平时还是将毛病暴露得一干二净。
  这次“黑白兔耳”的回信很慢,梅莉不禁有些小得意——那可是她整整一周都泡在图书馆的结晶!可很快又因为充实生活重归空虚而烦恼起来。梅莉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滚到床头,她在想啊,如果自己和“黑白兔耳”、或者说宇佐见堇子成为朋友的话,人生会不会变得有趣多了呢?那样的世界是平行世界,还是属于未来呢?
  她望着APP的星河,那一颗颗由书信组成的璀璨星钻落入她的眼睛,梅莉多么向往那样的世界。如果她再有勇气一点,是否就能拥有朋友了呢?再这样一起探讨知识,甚至踏出小小世界外去探险,用眼见之实来证明一切。最后这般想着想着她就困的睡着了,梦里有一只小兔子,耳朵是白色的,戴着黑色小礼帽,叫唤着“没时间了!没时间了!”从她面前跑过。梅莉便去追,像童话故事里那般莽撞勇敢,最后落进银河之中,她看见红色心脏的大蝎子摇晃着尾巴,她看见尽头伫立着的高大十字架。这里的一切都很美,她应接不暇,便抓住一颗离自己最近的。就算这不是最漂亮的——梅莉如此祈祷着——那么她也是我最爱的。
  “无论在多么痛苦的黑暗世界里,你必会绽放出耀眼的光芒,超越未来的尽头……”歌声唤醒了她。梅莉记不清什么时候用这么热血到吵闹的歌做了闹钟,她慵懒地爬起身关闭闹钟界面。“黑白兔耳”的回信便出现了。
  “你好,星空魔法师。我不是宇佐见堇子,但也不是完全和她没有关系。我很惊讶你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以至于我想不到如何回复我们的讨论。因为我认为,我们想要探求的问题核心正是你引发的这个事件。我是宇佐见莲子,是宇佐见堇子的后代,来自未来。”

——

END or TBC?

觉得停在这里过分合适便停下来了。以后有心情再写后续吧,反正我爽到我自己了。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