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少女歌剧】孤独的幸福者

*蕉那

*私设剧情注意

*是旧文修订补充后重发


  呐,真矢,你知道一个孤独的人会为了守护幸福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吗?

  啊啊,看你那漂亮的脸蛋,何时露出过孤独呢?想必连绝望都未曾体会过吧。一直是高岭之花的你,时时刻刻都被克洛咬的死死的,从不敢松懈下来……这样的你,自然是享受这份追逐,从而忘记高塔之上究竟有多么寒冷。

  所以最后的女神也从高塔之上坠下。遗忘是最恶的病,抢走你生存的向往,夺下你死亡的理由。你不会输,也不会赢。星星不会平等对待每一份愿望,只有鼓起勇气向塔顶前进的少女才拥有最耀眼的光芒。

  可是少女们不曾得知,这条路没有终点。

  摘下星星的懈怠会吞噬掉一切。黑暗隐藏在光芒之后,绝望蛰伏在幸福身旁。塔不会消失,只要有人期望,它就永远存在,不知疲倦地上演争夺的好戏。


  
  再演,便拉开帷幕。


  
  感受到被子从脚的那端卷上来时我就醒了。我翻了个身,任由对方整理有些混乱的床铺,直到她的手将被子敛进我的脖颈,便假装惺忪地睁开眼睛,对上近在咫尺的脸微笑着道出早安。

  我看见她绿色眸子微微一滞,倒映出我没睡醒的毫无防备的脸。接着她回过神,拍拍我的肩膀,站起身:“醒了的话就赶紧起来吧,奈奈。”

  房间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一点灰尘。她就如同春游前的小孩兴致勃勃,发现我偷懒后就推着我去卫生间,监督着我刷牙、洗脸……我抬眼看着镜子里背后的她。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她的脸上,眼镜反着光,看起来像个阴险的头目。应该是有些刺眼,所以她往我这踏近一步。

  “奈奈……昨晚你去了哪里?”

  “练习。纯那不也回来得很晚吗?”

  话茬截断后的纯那耸起肩膀,一脸欲言又止,再逐渐转而平静,抿嘴退回阳光里。不能将这一幕录下来真是可惜,如果ps上一对猫耳朵肯定很合适。我用清水拍上脸蛋,准备好一天的精神,开朗地扭过头去:“今天早饭想吃什么?”

  当然,答案早已经在我的脑子里,无数次轮回的结果如同一本游戏攻略。从冰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食材,舀好的盐削去一层,看手表之前就先将鸡蛋翻了个面。纯那在我身后,对自己插不上手帮忙这件事有点小怨念,张望些许后便跑去泡了茶水。等我们一同把准备好的食物端上桌,早饭便已开始。

  “今天……是周末。奈奈有什么打算?”

  “唔~没什么特别的打算哦。看书、练习,只有这些了吧。”

  “那——”

  纯那将筷子放在碗上,蹙眉,眼睛直直盯着我,仿佛一个蓄势待发的士兵,只要我的嘴里吐出一个“不”字,她就会举剑划来。被这样对待的我只好缴械投降,露出无辜的眼神暗示她继续。于是她放下假想的剑,温柔地笑了。

  “今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轮回不等于重复。人类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两次,舞台少女也不可能再登上同样的舞台。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的问题,那只总是念叨着“我明白”的长颈鹿说不定也不知晓答案。我三番屡次为了保护我最钟爱的第一次舞台而踏上战场,只是想能够更加接近那份耀眼的光芒,一点,再一点。

  倘若生活中的这些小改变都是道路上新生出的障碍,那么接受它们跨越它们的我是否更接近星星了呢?

  “好啊。”

  战争没有假期——就算如此警醒世人,也会听说士兵为节日而停歇争夺的轶闻。回到房间的我点开手机上的日历,找不出今天是任何一个特别的一天。纯那收拾好碗筷,在我身后敲门示意,她的语调因为好心情而上扬,连催着我赶紧收拾行李。

  于是我抓上相机,与她一同离开宿舍。

  说是出去玩,我心里却丝毫没有这样的心情。太阳刚爬上枝头,阳光温暖和煦地抚摸着我们,初醒的鸟儿叽叽喳喳,也不知争论些什么,倒是让人升起不少干劲。纯那在我身边拿出地图,塞到我手里让我展开,再掏出不知何时准备好的攻略,点上第一个目标。我凑过去看,为她的选择感到些许意外。

  “我们绕一个圈子回来,这里是起点。”

  “真是纯那的作风~好啊。”

  按下相机的开关,我把焦距对准纯那,心里酝酿一阵后说出陌生的台词:“今天是我和纯那的约会哦。”随即被羞红脸的纯那扑上来想要按下,仗着个子高的我举高相机,笑看纯那猫咪一般跳起也没能够到。害羞染红她的脸颊和耳尖,祖母绿的眼眸透过无瑕的镜片传达着少女的心思。有些想要亲吻那让人怜爱的脸,但一定会吓到她,我便扭过去哈哈大笑。纯那放弃了无劳的争夺,孩子气地嘟着嘴,像个气球一样想要戳破。不过很快,她便自己给气球泄了气,插着腰指挥。

  “奈奈真是的……算了,可不能给别人看啊!”

  “好~”

  得到允许的我自然放开胆子录下她可爱的容颜,她瞪了瞪我,像是希望我收敛。我便报以无辜的微笑,她就又因为自己有言在先而叹气。这样矛盾的她真是少见。不过纯那毕竟还是纯那,在班长工作上一丝不苟的她在做旅游攻略上同样严谨,没过多久我们便到达第一个目的地。

  爬过长长的楼梯,只为了去见少有人拜访的山上神社,空气清新得能嗅清草木的味道,阳光透过斑驳树叶只留下片片光点,风携着动物苏醒的叫声来到我们身边。我未曾想过会来到这种地方,抓着相机接连拍照,“咔擦咔擦”的声音如同我动摇的心跳声。纯那投下硬币,虔诚地双手合十。我仍然为这里的风景着迷,正想着借鉴这样的布置到舞台上或许不错的时候,她便叫我了。

  “奈奈,你不许愿吗?”

  “诶,不用了啦。我没有需要向神明许愿的愿望。纯那才是,许了什么愿呢?”

  她的手温柔地抚摸木箱,莓紫色刘海轻轻掉下,落在镜框之前,显得有些凌乱。镜片在这种紧要关头总是会反光,遮住她的眼,如她的心在拒绝我靠近一般。这样的她与平时不同,是我不曾了解的纯那。自从今天醒来就有什么不对劲,总是待在屋子里学习的她为何会想邀我出来?我们为何要来这种地方?我早就知道她的过去,明白她努力后背负的是怎样的压力,我一次次重新攻破她的心防与她靠近,自诩没人能够比我更了解她了。

  但此刻我却猜不透她。

  “奈奈真成熟啊,不许愿是因为愿望能够靠自己实现吧?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那颗星是要我自己的力量抓住的才有意义。”

  “那你许了什么愿望呢?”

  “一些靠自己不能明白的事情……一些需要‘羁绊’才能解决的问题。”

  “……我听不懂。纯那这是在说谜语吗?”

  “说明白了许愿就不灵啦!”

  她眨了眨眼,从未见过的俏皮可爱让我忘记追问,风吹过我们二人之间,留下层层叠叠从树上摘来的叶子。等到回过神来,我们已经坐上地铁去往下一个目的地。我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去偷瞄身边坐着的人儿,她正拿着地图核对攻略是否有误差,一脸认真模样实在让人不好打扰。有些泄气地靠在座椅上,我盯着手中的相机,无聊地翻看起来。纯那、神社、许愿、羁绊,过多词语搅在脑海里成为一滩泥浆,长颈鹿爱出的命题似的让我不知如何去解。“噔噔”的声音传进耳唤回神游的意识,我看着屏幕逐渐变暗,中央弹出“电量不足”的警告。

  奇怪……虽说暑假不需录多少东西,但我有养好充好电以备不时之需的习惯。拍拍相机也不见好转,开学时买的相机总不至于现在就坏掉了吧。难道是因为我松懈了吗?悻悻然把相机关掉,我再次回归无事可做。纯那被我吸引了注意力,轻声问我怎么了。我无奈地笑着解释原委,她便安慰我今天不用拍也没关系。我感谢着抬眼对上她,有一瞬间她错开了视线。

  今天我打开相机的时候,出现的是什么?

  刹那间,之前所有线索串联在一起织成逻辑清晰的网,我如同名侦探一样推理出不可思议的答案。我看着纯那的脸不由攥紧手中的宝物,心里的巨石愈发沉重,压得我想要叫疼、想要否认。人类的记忆是有限的,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只是我选了个更实用更顺手的方式。这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只要对那个长颈鹿提上一句,我的相机就成为了超越时空的存在。

  为了对比,为了排错,能够保留原来的“存档”可是很重要的。这是我的秘密,我自然不曾对任何人提起过,也不认为会有人认同如此荒谬的事实。一直以来,除了对我虎视眈眈的天堂真矢,最有可能发现的就是与我同寝的星见纯那。只是我向来都是相信纯那的,毕竟我那么了解她,也坚信在她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没想过聪明反被聪明误,真是哭笑不得。

  是我的粗心。时间应该是前天,和天堂真矢对战后的疲惫超出了我的计算——她每次都会有些许成长,让我感到惊喜又不安——我回来后就把相机放在桌上,记不清是否有按下了关机键,只是匆匆去沐浴,一心想着快快扑上床享受幸福的梦乡了。

  等我回到宿舍时纯那已经坐在位置上,相机已经关机。

  长颈鹿的邀请应时而来。

  暑假只有我们二人,比赛却不会中断,像是要告诉我们:帷幕一旦拉开,到结局之前都不会停下。之前有多少次我是在这个时候打败纯那的呢?她的不甘,她的不幸,她的闪耀,她的执着……我都是在此时知晓。长颈鹿看着剑拔弩张的我们,轻巧地给出此次的命题——执念。

  我将剑抽出剑鞘干脆地指向她,她张开弓笔直地对准我的眼睛,舞台的雾气蔓延开来,如同悬而不决的心思,斩不断抓不住。纯那看起来没有什么客套话要说,可能是擅自期待着什么的我的不对吧。踏开步子绕着圈,我盯紧她的一举一动,不想有任何懈怠——那是对我们彼此的不尊重。纯那跟随着我,一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迟迟不拉下弓。我们都在等待开始的契机。

  谨慎一向是她的优点,但不是我的。我朝她的方向冲去。

  “这孤独的轮回是不会停下的。只要有向往星星之人存在,通向塔顶的楼梯便不会倒塌。”

  打她个措手不及的招数很有效,箭从我头上方飞过,果断地刺进远方的墙。靠近纯那的我举剑劈下,她匆忙拿弓抵挡,因为吃了下风紧锁眉头。我瞧见她的眼睛里有讶异,似乎不相信我会如此鲁莽,在我横脚踢飞她后也是如此。可纯那不是天真的人,就算平日里再怎么要好,到了舞台上都得舍弃掉那份曾经。我看着她站起来,重新摆好架势,盯紧我的气势比起开场更盛。

  “一直是大家支柱的你,今天也是在保护大家吗?可我们不是只会躲在庇护下的雏鸟,我们也能独自飞往天空。”

  “舞台之上只有夺走和被夺走,能够被众星所爱的只有一位。折断翅膀的鸟儿啊,将再不能飞翔,落地的那刻便是死亡的来临。”

  实力的差距是板上钉钉的事。我一次又一次化解她的攻击,横剑去刺那枚纽扣,再瞧着她为护住那份荣耀不断舍弃其他部位的安全。我渴求她放弃,我希望她回归日常,于是我高举起剑,将星之塔连根拔起般的伫立在舞台中央,让众人所望的那颗星发出刺眼的红色光芒。似乎没有人能够拒绝那份诱惑,所有少女都是仰望着星空而忽视脚下,随即落下深渊。

  我冷漠地看着她在泥沼中挣扎,在拼命伸手去触碰那颗遥不可及的星。为什么呢?一直这么仰望着不好吗,这样飞蛾扑火下去只是自取灭亡啊。纯那的脑袋应该是很灵光的,也会被梦想这种东西蒙蔽双眼吗?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瞒着纯那做这种事情的,因为我是多么希望她能够成为我最后的避风港。

  所以很遗憾,这次舞台的恶役便交给我吧。

  “请停留下来,永远地缩在我的翅膀之下吧。我会给予你永恒的安稳与幸福。”

  箭会从哪个方向飞来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场景会怎么变化已经了然于胸。鳞次栉比的建筑升起落下,组成她人生的舞台。乖孩子与舞台,她早就做下了选择,此刻也在朝着那个方向进发。每次这个时候的纯那都和以往不同,她试图突破自我那般绽放出最闪耀的光,她逐步打破过去的自己,她正在蜕变。

  所以在纯那变成我不认识的纯那之前,我必须得切下你的翅膀!


  “奈奈,这样做,你真的会开心吗?不会感到孤独吗?”

  她跪坐在地盯着散落的鲜红披风,看起来像被抛弃的流浪猫。弓箭被我狠狠踩断,变成毫无攻击力的木头。她的一切被我蛮横地否定,却是失算导致的迁怒。我不知道我是否做得有些过分,也不太清楚如何面对明日的她,但这不会干扰我的任何决定。所有烟雾与仇恨皆散去,我的执念重新成为空气里的一部分,回归成starlight的呼吸。将剑刺进舞台中心,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没有安抚她的情绪。

  反正,下一次她就不会记得了。
  

  纯那,你知道获得幸福的人失去这份幸福后,会做出怎样的挣扎吗?即使挣扎也换不回幸福的话,为何不做一个幸福从未离开的梦呢?




之前的文因为发泄是草草写完的,虽然剧情都点到了,但仔细看下来会觉得走马观花,所以更改后重发了。没想到居然多出了1000+的字数。

希望以后的自己能戒掉这么毛躁的坏习惯,给大家看的第一次就是我能写出来的最好的东西。


评论 ( 2 )
热度 ( 75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