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us(7)

*法师GE线后同人

*私设满天飞,看起来已经和小只菲没什么关系了

*是希阿贝,ooc注意

——

  如果在几年前的时候,希冯选择了留下——也许阿贝里昂来挽留他的话,他也不是不能留下来的。艾尔森和王国的事情和他有多大的关系呢?当上贵族能拥有权利,能得到更多的魔法书,可其中哪怕有一本能够帮助此刻的希冯和阿贝里昂吗?
  就算身份改变,就算打扮也遵循了贵族的样子,希冯自己的房间依旧是被一堆又一堆的魔法书包围着,他坐在中间靠着窗,温柔的月光倾泻下来照亮手中的书本。希冯格外喜欢这样的时间,他享受着被书簇拥的日子,享受着沐浴纯天然的月光,享受着这样研究各式各样的魔法。
  既是为了自我的兴趣,又是为了打败阿贝里昂——希冯一直如此自我催眠。他将想念霍尔姆的每个夜晚都解释成想早日回去打败那个命运中的宿敌。所以,只是偶尔,他会去打听那处于边界的小镇的消息,得到的都是无关痛痒的平静。还有碰巧,他练习各类占卜的时候都拿某个家伙做了实验。
  当然只是因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希冯才不可能会去担心阿贝里昂。就算担心,也是担心对方又挖出来老祖宗的什么传家之宝,或者又解读了键之书上面的新的法术。想到这里希冯就愤愤不平,他的资质绝对比阿贝里昂那个木瓜高的多!对方能够打败他都是因为在吃遗产,这个还没独立的啃老族!
  虽然他自己也有从对方家祖宗坟墓里刨出来的《死者之书》,书桌旁边还有对方大手一挥直接送给自己的法杖,衣柜里还有被塞到了最底层的猫耳头套……不这不是一回事!帕里斯不也一样有得到好装备吗,不能因为这点好意就屈服了啊希冯!
  ……反正对方也当自己是个烦人的家伙吧。不然怎么会在他提出要离开的时候,那张清秀的脸微微一愣,随即浮现了笑容只是祝他一路顺风。
  希冯伤心了吗?没有。他才没有。他只是坦诚地向对方下了一辈子的挑战书而已。除此之外他们两个没有其他的关系,也没能有什么关系。
  不知不觉越想越气。希冯将眼前的牌全部打乱散落在桌子上,其中一张正好碰在了他上次花高价钱买的水晶球上。反正也是无聊,他把球放在了窗台上,看着在其中沉浸的月亮,他一边碎碎念一边随手拿起刚才的牌。
  “……阿贝里昂的未来。”
  逆位愚者。
  
  
  “……你要去哪里?”
  “差不多该醒了吧,希冯。”
  脸上被毫不留情地拍了拍,躲开还能听到咋舌,下一秒覆盖在自己全身的温暖就被残忍的剥夺,如果不是因为床的一边靠墙,希冯发誓他一定会被阿贝里昂这个魔鬼踹下床。
  “我后悔了,昨晚应该让你在厨房打地铺的。”
  “你温柔点行不行?!嘶——”
  希冯还没缓过神,宿醉带来的晕痛感让他格外不习惯,连着起床气都被压了下去。阿贝里昂的表情好像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可他也说不出具体的区别。总之接过了对方“发善心施舍”的药物,他一边吞一边回忆昨晚的事情。
  ……所以他讨厌酒。
  希冯此刻简直想要跳窗逃走,最好直接从霍尔姆离开不要回来。丢死人了!!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好像也没干什么,他们最后只是抱着对方在床上睡着了而已……靠!两个大老爷们抱在一起就很不对了吧!还有他自己说的都什么话啊!虽然是实话但听起来有哪里不对……不对!才不是实话!
  下次阿贝里昂再叫他喝酒他就打爆他的头!!!
  不过阿贝里昂似乎并没有介意他昨晚的所作所为,目前为止一句话都没有提起过。这样他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希冯跟着对方上了餐桌,顶着来自菲疑惑又不爽的目光,一边思索阿贝里昂昨晚说的话一边低头刨饭。
  那些诡异又飘渺的描述像他某次翻阅过的书里关于冥界的情景。虽然记不太清,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能够活着把这种地方记录下来,但那些东西……希冯只有糟糕透了的预感。
  死亡,重生,开始新一轮的轮回。
  这就是阿贝里昂所需要背负的迪多斯血脉的命运吗?
  这……会不会太快了一点?明明这个人才结束冒险没有多久啊?就不能让眼前这个欠扁的家伙继续安安稳稳地过这样无聊的生活到正常老死吗?就和他的师傅一样,隐居在这个地方,养育一个徒弟到大……不对,菲也是迪多斯的后裔,她也会踏上这样的道路吗?
  明明他们已经把迪多斯打败了啊!!
  
  回过神的时候,菲已经出门了。阿贝里昂在厨房洗碗,只能听见瓷器撞击的声音,平和得像是日常……希冯难受地晃悠着站起来,步子还有点不稳。一步步地挪去厨房门口,看对方将碗挨个放进柜子里。
  “阿贝里昂……你是多久知道的?”
  投过来的眼神里带有一丝疑惑,但很快就心领神会,脸上重新浮现了希冯最不喜欢的那种轻佻的笑。只是这次,他明显感觉到对方是真的心情很好,而不是以前如同狐狸面具一样的伪装。
  “毕竟做了好几年的梦了,或多或少也有察觉。希冯,我现在这样和你站在这里,只是无数可能性中的一种。”
  “我知道那个理论……我以前的上课老头超喜欢把‘平行世界’挂在嘴边,我听都听烦了。但这终究只是个理论,更像是人类对各种选择后的自我安慰。”
  “现在你知道这不只是一个理论了。迪多斯轮回的诅咒不仅仅是纵向的,也牵涉到横向的。只是我之前都没有想到过。”
  曾几何时希冯有这样和阿贝里昂认真探讨过?不出他所料的是非常讨厌的过程。尽管两个人对待这件事都无比的严肃,阿贝里昂提出来的论证都严谨得难以反驳。希冯并没有迪多斯的血统,不清楚这其中的复杂纠缠,也便不好去反驳对方。可是,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和阿贝里昂的差别极度不满了啊!

  “阿贝里昂你别想丢下本大爷!平行世界又怎样,那也一定有我的存在!说不定还有我成功拿到键之书打败你成为魔王的世界呢!”
  “哇……不过同理,也可能有你不小心死翘翘了的世界哦。”
  “本大爷才没那么容易死!而且现在的我可是什么都知道的,我一定会找到去平行世界的方法的,你要是敢去我就敢追过去把你打败,狠狠地把你踩在脚下哈哈哈!”
  “噗~所以你现在要去找那个方法了?”
  “不,我要监视你。好好看着你是怎么去的,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哪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

  阿贝里昂又开始抛出疑问句了。希冯盯着那张透露出一点点试探的脸,一瞬间还觉得对方像只小兔子。他突然觉得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他被对方说得真的开始有点恐慌了起来,甚至往前迈了几步来确认阿贝里昂确实还站在那里。缠了自己好几年的那种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却比任何一次都还要强烈,想要哭又想要笑,难受无比又欢欣鼓舞。希冯好像终于知道这是什么了。
  “是的,你别想跑。”他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眼睛,才发现自己的表情和对方同样的狼狈,“我一辈子都会跟着你的,总有一天会打败你……!然后……就算打败了,也会跟着你。我……还想和你一起冒险。不是冒险也可以。反正阿贝里昂你这个自大狂别想丢下我!”
  希冯脸红的像在发烧,他觉得自己昨夜的酒还没有醒,也永远不会醒了。
  阿贝里昂盯着他,他也同样盯着阿贝里昂。不管是什么反应,希冯都相信自己能够应对。他已经豁出去了!被取笑也好,被嘲讽也好,被暴打也好——虽然他应该会打回去。希冯内心做好了各种糟糕的准备,但是阿贝里昂只是突然地对他笑了。
  “首先,希冯你不可能打败我的。其次,我不是自大狂,我只是陈述事实。最后,反正我不同意你也会跟上来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以及……我也挺想和你待在一起的。”

END

换了个码字app后感觉自己高产多了x

我也在纠结断在这里合不合适,不过正式内容确实是就这样完结了!我终于写完一个长篇了我好感动!翻滚跳跃!!

我已经放弃看每一章能不能很好的衔接起来这个问题了x

虽然之后应该会掉落一个菲视角的后记,不过随缘了x

其实有夹杂一点关于《希冯的废都之旅》的彩蛋,想要联系在一起或者分开来看都是可以的啦!~

  

评论 ( 14 )
热度 ( 15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