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自白

*秘封组

*意识流

  你知道吗?我在怀疑很基本的东西……非常基本的关于自我的问题。
  你好像不太相信,但我可以慢慢说。
  我……其实是个很普通的人。
  再不济,我其实挺废物的。
  虽然我考上了大学,但因为和想象的生活有所出入而一直止步不前。渐渐地丢失了很多宝贵的东西,能力、才华、自信……就在几天前,我连最普通的叙事能力都快要失去了。或许你认为我是在说谎……我在尽力将自己的话听起来不那么奇怪。说来惭愧,本来是理工科的我,不该让自己的逻辑如此混乱的,可能是因为此刻我正处于混沌之中吧。我说不好,梅莉,你能听懂吧?
  尽管,就算你听不懂我也会说下去,我已经没有其他能对话的人了。
  我不想相信这个世界。
  只是我想要和你一起生活下去,所以才欺骗自己会有好事发生。
  有时候人的愿望能改变现实,不是吗?我们拥有了与众不同的能力,去往各种地方探险,体验前所未有的经历。这实在太有趣了,没什么能比上这份美妙。我时不时在想象,真的,我们能够一直这样下去,活在只属于我们的世界——秘封俱乐部里。现实世界在我们的保护壳外,对我们无能为力。我们的防御是我们自己的心和想象力。
  可是最近,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么觉得的。
  我没有想要责怪你的意思……但如果一味瞻前顾后,我们就什么都无法言说。或许这也是踏出虚幻的前兆吧?你展示了很多不属于冒险的东西,那都是属于我们诞生的社会的黑暗。我厌恶那些东西,司空见惯的平凡,向来如此的恶心,一点一点地破坏我的幻想,让我更加不愿意回归。你仍然在说,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脸上的憎恶比我还盛。
  我们是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性格,对待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唯一的慰藉是在我们长时间共处中,我们磨合得足够默契,有时还能说出同样的话,选择同一个方向。这样的改变真是让人欣喜,不是吗?穿越在现实与幻想之中,借由你搭上的间隙之桥,浩浩荡荡开阔我们的世界。
  不要害怕迷路,不必畏惧未来,我们紧紧抓住的手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这样的故事听起来真的很像童话,哪怕不是所有童话都是喜剧结尾。如此一来这该是一场不入眼的戏剧、无法发声的歌剧,自欺欺人终会有被识破的时刻,我们终于看见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我们来到“起”、“承”之后“转”的部分了。
  通常这都会有一些小伏笔,有的作者都没意识到,有的读者一眼就能看出。我不知道我是否抓住了所有的,但还是嗅到暴风雨来临前腥甜的空气。从我对你说的话不抱有期待开始,玻璃罩子“咔嚓”地出现了裂痕。
  这和通常的套路不太一样,我们没有背道而驰,没有人向往虚伪的光。我们只是缩在黑暗里采取不同的应对方式,我闭上了眼睛,你张开了嘴。我以前都不知道你会有这么过激,甚至还觉得有几分热血的可爱。但很快这点情感都被你带来的消息给淹没。我看见你吐出的星子慢慢在地上积成池塘,升起来变成湖,以后说不定会进化成海洋。我游不到岸上,抓不到你的手,只是被波浪打的离你越来越远。
  你接受太多外来的事物了,梅莉。
  你说这是我们都逃不开的事实。
  我只是在逃避。
  ……我不愿意朝那个方向去想,我不是僵尸,我能感知自己的喜怒哀乐。你经历的事物我必定会经历,你看见的事实照常会倒映进我的眼眸,你想要表达的同样会躲藏在我的喉咙。我只是将情感放的越来越轻,唯独在你面前拿出最完整的心。一点小玩笑就能笑得合不拢嘴,一点小难过就足以相拥而泣,然而愤怒……那是我最无可奈何的情绪。
  我们开始争吵,一次又一次。我不想的,你也不想。玻璃碎片一点点剥离掉下,划伤水晶球中心的我们。没有音乐没有雪花,只有刺耳到刮破耳膜的炸裂。我低头看着地上落了满地的碎片,它们反射着孤独的月光,折射进我的眼睛。你我的血侵染地毯,玷污这曾经最美好的舞台。
  你问我,现在几时。
  我问你,身在何处。
  接着我们相视一笑,爆发出让世界动荡的狂笑,活生生像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我说我不喜欢那个医生告诉你那么多事,你耸耸肩说那种家伙才算不上医生。对,那只是一个破坏者,巧妙地引导我们之间产生最灾难的间隙。
  世界上是有连双胞胎都不能心意互通的事的。我们的亲密只能到此为止,无法用羁绊解释所有不和。可能这是缺少交流的过错吧,我太喜欢和你聊秘封俱乐部的事情了,其他全都视而不见。这个小摩擦终究滚成一个大雪球,阻碍你我相见的道路。我一个人靠在冰冷的雪上思考你我,逐渐被寒风侵蚀变得麻木,对那头灿烂的你真真感到遥远。
  你还记得最开始我说的那句话吗?我开始怀疑自我了。创造一个世界最方便的工具便是笔,我从进入大学的第一天起就在写,直到现在也不肯停歇。但是我快要写不动了啊,梅莉,我们的故事到底该怎么继续下去?转过弯迎来没见过的城市,独自彷徨其中不知所措,究竟该在哪个街角画上正好的句号?我伸出手,触碰到残留尖角的全身镜,你的一颦一蹙都无法再窥见。我说过我讨厌愤怒,因为那很容易上升为争吵、打斗,接着无法介怀,最终分道扬镳。
  我们的结果比那更糟,对吗?
  梦醒了,玛艾露贝莉·赫恩。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