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FGO】共赴

*萨莫萨


  他突然就出现了。
  出现在这个糟糕的、黯然无光的房间里,光着脚丫踏在被乐谱铺满的地板上走过来。我相信这是我精神不正常出现的幻觉——他们都这么说我,说我不再能教导人音乐,说我精神恍惚,说我胡言乱语。不然我怎么会看见这个天使一样的小孩?他乖巧地坐在我身边,用洁白如象牙的手轻抚我的脸庞。很凉,不像是人类该有的体温。难道是我已经烧糊涂了?我没有看见他脸上应该有的阴影。
  “你认为我该来接你了,萨列里。”
  看吧,他说话了,声音悦耳得像我童年在树上见过的那只夜莺。倘若歌唱一定是无与伦比的音色,加上他那耀眼的外貌——和我截然相反的金发碧眼,应该是金丝雀那样美好的形容才配得上。大脑里的思绪乱得无法整理,纵然我有很多最后的时间,也只是任由它们流淌、消逝。可现在它们都聚集到眼前的人身上了。
  “你是谁?天使,还是死神?”
  “你知道我的名字,萨列里。”他的小手只有我的半张脸那么大,胳膊细得仿佛能轻易掰断。这样的小孩应该要小心呵护起来才对,不止因为他的样貌,还有因为他的天赋……是啊,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
  可为什么是小孩子——?他就想看穿了我的心思那样如花朵般灿烂地笑出来:“因为萨列里是老师啊,我想会更喜欢小孩子些的。”
  他总是能给出这些理由让我信服。毕竟我是被神才折服的庸人,只是在竭尽所能接近那不属于人间的光……金发小孩笑了,笑得无忧无虑,不似我听闻中的那个童年版阿马德乌斯。他拉着我的手从床上牵起来,引导我转着圈跳舞。我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氛围。这样寂寞萧条的大屋子里,除开钢琴和床只剩下我们,黑白世界里他长长的金发飘舞得如同黄金丝带。我们摇晃着,旋转着,让世界都去往与众不同的那一面。
  “你不弹琴吗,阿马德乌斯。”
  他狭长的吊眼灵活地看了我一眼,笑嘻嘻地绕过我的手指窜到身前,用那可爱的小嘴轻轻啄上我的脸。
  “还不到时候,萨列里。”
  顽皮的他很快就松开我的手,转着圈从桌子边拿过彩色的甜点,叉好小小的一块递来。我向来不会掩饰嗜甜的爱好,可未曾想过会被这样一个精灵般的小孩投喂。只是我仍然屈服了,因为他就像魔法师一样让我绝望的世界重新拥有颜色。我无法拒绝这份诱惑。
  甜腻的奶油在我口腔里绽开,揉和进我的胃里,稍微滋润了些我干枯的心。阿马德乌斯很满意我将蛋糕完整地吃下去,欢笑着自己吃起了巧克力。我突然觉得这份平静的幸福是那么地不真实,尽管这个命题一开始就是错的。于是我的手沿着桌边滑过去,触碰到他那冰冷的手,随即抓紧。
  我捂不热。我救不了他。那个神才再次心领神会地转过身来,无视我心情地将我的双手置于他的脖颈,祖母绿的眼眸直视着我的脆弱。明明已经变成个小鬼头了,气势根本就没逊色多少。
  “要真的杀死我试试吗?”
  “……你知道我做不到。”直面当事人回答这种问题还真是足够折磨人。可我清楚没有任何敷衍过去的办法,我已经没有时间不坦诚,“我嫉妒让你这样的神才消失在世上的那个人,但那不是我。是我会等你弹奏到成为一个怪老头再杀掉你,因为音乐是无辜的。”
  他便天真无邪地笑了。我松手擦去他嘴角的巧克力残渣,嘴上并不打算停下。压抑的想法被撕开一小个口子,便只能继续。哪怕这是幻象也好,不,是幻想更好。
  “但如果这是能更接近你的一种方法,那承认我是‘灰色的男人’也罢。”
  “可你看上去并不高兴,我猜你又在一个人钻牛角尖了。”他摇晃着双腿,手指点了点我不知何时又挤到一起去的眉头。啊啊,要真能如他那样无忧无虑就好了呢,他似乎永远不知道那有多难。可这也是我憧憬的原因之一。
  “是的……因为那些顾着讥讽我、针对我的人,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的音乐。尽管没有人能真的追上你……哪怕我也是。”
  “毕竟我是天才嘛。”阿马德乌斯绽放了他招牌的得意笑容。所幸在小孩子的脸上还没有那么欠扁,“不过你一直努力地跟在我的身后,所以不必要为此感到哀伤。”
  我看着他,不知该不该为这份肯定感到动容。明明他的年纪比我小,却真能大言不惭走到我的前头。可这样才是阿马德乌斯……永远不会屈服我的神才。我知道我的内心有多想把他留下,所以我必须问出那个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阿马德乌斯……你最后,究竟去了哪里?”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现在,来玩吧?”
  他捡起地上的乐谱,匆匆扫过几眼便抽出其中一部分放在钢琴上,随即微笑着示意我坐在一旁。我看着那独一无二的光再现于我的眼前,感受到被神明宠爱的音乐萦绕我的全身。脖颈位置的伤口在隐隐发痒,千疮百孔的我仿佛被什么东西逐渐填满,胸腔里汹涌澎湃的情感化作脓水流出,我无法克制我的称赞,正如每一次在他的音乐会上。
  “说真的,如果最初我们相遇时的身份是老师和学生,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
  他看起来非常轻松,甚至轻飘飘地和我打岔。
  “老师杀掉了自己的学生这种流言更糟糕吧。而且长大的你就这么脱线,小时候不知道有多麻烦。”
  “哈哈,被你发现啦。但我觉得那是个不错的主意哦,你会是我最喜欢的老师的。”
  喜欢这个词汇是我们之间的禁忌。可没有什么是死亡无法超越的。泪水盈满我的眼眶,我便匆忙拭去,生怕视野一模糊就再见不到那个身影。万幸他仍然在那,如痴如狂地弹奏着我们生命里重合的那一部分。我相信他肯定发现了那一点,也明白为何会是这一曲。
  “要去那个地方了哦,萨列里。”
  “事到如今,是天堂还是地狱已经无所谓了……但那里会有钢琴吧?”
  “当然有~但只有一架。所以你只能和我一起弹~”
  “啊啊,那样就好。”
  于是我伸出颤抖的指尖,敲下那恍如昨日的琴键。阿马德乌斯大方地让出位置,继续行云流水地弹奏。他什么时候变回我熟知的那幅模样了?还是说小孩子的身体终归不太方便?但我不愿去想,我展开双手,用笨拙的快要衰老的身体去追逐,让我想到刚才那场幼稚的舞蹈。我似乎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快乐,自从这个人逝世之后……我一直活在他的阴影下。
  他是光,我是影。
  那么我追逐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是音乐,还是阿马德乌斯,亦或者是……
  “……我爱你。”
  阿马德乌斯露出胜利的眼神,欢快地随着按键的靠近来给了我一个奖励般的吻。所以我想,这一定不是结束的答案,那么这就足够了。



可能还会有个莫视角

音乐家组真她妈好吃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