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松】爱的剧本(上)

爱的剧本(上)

 

色松

医生ichi与演员kara

ichi视角

架空世界

*虽然标题和某首歌名重复,但是和那首歌完全无关,请注意

 

----

 
【1】

 

我,讨厌那些说喜欢空松的人。

 

明明他们每个人都是比我优秀太多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上臭屎松呢?

 

虽然空松本身也是个优秀的家伙,作为戏剧演员的他在舞台上将自己的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可以说没有人不被他那尽兴又不失烂俗的演技所征服。他那自信的神彩,深沉的声线,有力的语调,夸张的动作......每一个都是能让人们喜欢上他的理由。而这些,从一开始就从未缺席过他的戏剧的我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松野一松,喜欢松野空松。

 

但是我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尽管自从我们相遇的那天——一个雨夜,我坐在诊所里无聊的打着哈哈,全身淋湿的他就这么径直地走了进来,给我露出后背上那看起来有些可怕的伤痕。在我上药的时候他全程都憋着没有说话,就像感受不到痛楚一样,使我不知不觉也放轻了力度。本来按照平时的我的风格是绝对不会去询问病人伤疤的由来的,反正我只负责治好就行了。但或许是因为那天下雨,闲了一天的我突如其来的好奇心作祟,催促着我在缠绷带的空隙里开口了。

 

“......这伤是怎么来的?”

 

“排练戏剧的时候,道具突然掉了下来。”

 

他倒是很快就回应了我,皱着眉头却毫无埋怨之意。这让我更加好奇了起来,会有正常人能做到对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这么云淡风轻吗?那真是比我这个垃圾宽容太多了吧。

 

“你做什么的?”

 

“戏剧演员。虽然还是个实习阶段......”

 

所以才会作为实习工去搬运重物,甚至不小心被砸伤——这些都是后来我自己打听到的,空松并没有告诉我。他从来不会主动地说受伤的缘由,对他而言最重要始终只是戏剧,过程中受伤那都是一种试炼。明白这一点的我之后再也没有过问过,他似乎也对这样很满意,所以就算后来他出名了也还是会到我的诊所来。

 

我将苍白的绷带缠在他的身上,看着他抿着嘴,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某一个角落,就像在思考什么。我再次回味了一番刚才我们之间的对话,轻轻地开口。

 

“什么戏剧?”

 

这个问题意外地蒙到了他的心坎上,笑容就这么自他的脸上渲染开来,湖泊般的眼睛出现名为希望的星光。我惊讶地看着他的表情转换,任由他磁性的男低音撞进我的耳朵,在我的心里撞击出惊人的声响。

 

“麦克白。”

 

他这么说。

 

【2】

 

我就是这么喜欢上了空松,在第一次治疗后他还来照顾生意了很多次——我以前都不知道戏剧演员是这么个危险的职业。久而久之我们也熟络了起来,我开始毫不留情地骂他臭屎松,他虽然无可奈何却也总是任由着我。治疗的闲暇时间我们会随便地聊一些东西,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感受到了空松对戏剧的执着,我也没想打击他,就看着他在我面前念着台词,给出一些完全只是诋毁的意见。好在他根本没有在意,反倒真的在逐步改变。在他第一次能担任一个角色的时候他对我递出了邀请,我当时直接拒绝了,可那天诊所刚好没有什么病人,我便照着他给我留下的路线去了。

 

那真的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

 

尽管我从他出场的那一个瞬间,视线就迅速地抓住了他的身影。谦卑的作为奴仆的模样就像只随时都会被抛弃的小狗,让我看到就一阵恶心。低眉顺眼地依从着高高在上的主角所扔下的吩咐,短暂地存在舞台之上就迅速地消失。我开始后悔来这里的这个决定,我本身就不懂什么戏剧,整个过程看得我烦闷又暴躁,在空松下场没多久我索性就直接就离开了。

 

“一松,你来看了吗?”

 

“......没有。”

 

空松露出一个略微受伤的表情,我扫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去。我当然知道这样说肯定会辜负这个第二天没有受伤也专门跑来找我的家伙的期待,不过看见他这样丧气的样子,让我不由得想起昨晚他在舞台上的落魄模样,没好气地直接扔过去几瓶营养药。

 

“让我去看你是怎么出丑的吗?臭屎松你还真是狂妄啊,区区一个配角也好意思叫我去看?”

 

接住药瓶的他愣了一会儿,眼睛逐步地点亮,咧开的嘴角里吐露出自信的话语。

 

“我知道了!!等到我当上主角的那一天吧,一松!!”

 

说完他就攥着药瓶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我对他这忘了付钱的行为有些恼,而且这家伙还擅自理解我的话,完全扭曲成他自己想要的意思了啊,真是个混蛋松。

 

虽然自己并不讨厌就是了。

 

有着这样积极向上的心态,空松自然是能获得成功的。没有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就成功地从不起眼的配角开始过渡到重要配角、男二号,然后当上男主角的这么一天总算到来了。看着他兴高采烈地给我递出邀请函的样子,我难得的没有想骂他,只是默默地收下。

 

熟悉地来到这个剧场,没多久就看着身着贵族服饰的空松踩着长靴出场,掷地有声的金属质感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细长的佩剑流利地挥舞,浮夸的台词演绎得深沉,悲剧的角色放大了凄惨。我不得不说,当男主角的空松比平时臭屁了很多倍,也比平时迷人了很多倍。

 

听着全场前所未有过的震耳欲聋的掌声,我一边觉得吵,一边不禁感叹——这样,那家伙也算成功了吧。

 

殊不知,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3】

 

散场之后,我第一次产生了去后台看望那家伙的念头。绕了好几个转转才总算到达目的地的我,看见的是被鲜花和美女围簇着的宛如英雄的空松。

 

“刚才的戏剧演的很出色呢!!”

 

“我喜欢你的演技!!”

 

“谢谢!!谢谢各位!!”

 

空松笑得灿烂,灿烂得令我作呕。就像上帝对他降下了祝福,幸运女神亲吻了他的额头,太阳神毫不吝啬地洒给他阳光,世间的一切美好都在此刻集中在了空松的身上。不然为什么在这深夜里我会觉得这家伙耀眼地刺眼睛呢。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扭头就走掉了。这对我的视觉造成严重污染的场景使我很长时间都心情不佳,连空松摇着尾巴来讨好的行为我都干脆地给了他一锤。他肯定不会明白我为什么生气,当然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的心情是无法阻止这一切的,空松的才能太过出色,看到的任何人都会爱惜起这份财富,喜欢上这个拥有杰出才华的青年。

 

他收到的玫瑰花越来越多,追求者也越来越疯狂。他本人自然也是越来越忙,来我这个破诊所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少。当然这是肯定的,他这样的大明星怎么能跟我这个垃圾相提并论呢?

 

虽然偶尔他还是会来,给我看一些莫名其妙的伤口。我也没好气地直接治疗完事,根本不想问他是怎么造成的。他也心照不宣地只是乖乖地让我治疗,治好后就付钱走人。来去匆匆的样子让我更加厌恶,以至于每次我都刻意地抬高了价格,而他就像没有注意到的照付无误。这下子让我连赶他走的借口都没有了。

 

我还是会去看他的戏剧,只是每次散场前十分钟就会离开。身边的观众在空松出场时就会倒吸一口气,窃窃私语着他是多么的优秀。而这群渣滓,在散场后就会迅速地围上去,像发情的母猪尽自己所能的去讨好空松,祈求着他对自己降下关爱。这一幕看得我恶心又好笑,总是能让我想起学生时代看过的各色性本能的资料,说到底都是荷尔蒙造成的影响。

 

我讨厌每一个说喜欢空松的人。

 

他们喜欢的只是空松的表面,那个在舞台上无所不能的家伙,那个才华在闪闪发光的人才。他们对真正的空松一无所知。

 

而我更讨厌的是,接受了每个人对他的好意并温柔对待的空松。

 

哼,真是为了讨好观众而不遗余力呢。不管是怎样疯狂又恶俗的家伙,空松都会好好地抱有谢意,对他展现他那多到过剩的温柔。

 

嫉妒吗?

 

怎么可能。喜欢空松的家伙那么多,我每一个都来嫉妒还得了?而且这有什么好嫉妒的,本来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比我这个不可燃垃圾更优秀的家伙,每一个人都比我更好地向那个家伙传达着爱意。我对他们不禁不嫉妒,还抱有崇高的敬意——能这样坦白地说出你们的性需求真是太了不起了。

 

所以,如果有哪天,空松真的接受了其中一个人,那也是必然的吧?

----tbc----

考前摸鱼就是酸爽

评论
热度 ( 6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