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松】爱的剧本(下)(完结)

爱的剧本(下)

 

色松

医生ichi与演员kara

ichi视角

架空世界

*虽然标题和某首歌名重复,但是和那首歌完全无关,请注意

---

【7】

 

我要去找到那个罪犯。

 

虽然刚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大脑里还没有具体的实施计划,但是我真的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这段时间以来再也没有了人失踪的案件,某种意义上也算平息了风波,至少人民群众不会再陷入莫名其妙的恐慌。

 

可是,空松的人气就真的这样一去不复返,连一丁点复原的可能性都看不到。他现在只是整天抱着一个剧本,像个傻子一样地在那里愣愣地看一整天,给我表演的兴致都没有,剧院那边自然是再也没有去过。气得我窝火,又不好把跑到我这赖一天的家伙赶走。整体看起来,像是变回了平淡的人生,但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难道你要说这样压抑的日子也算日常吗?他妈的哪有这么吃屎的日常,谁过谁抑郁。那堆吃白饭的警察也真的都是废物,虽然我完全不是出于关心空松的心情,但是这样悬而不绝也实在是得有个限度。

 

所以我决定自己去把那家伙揪出来。管她丫的是谁呢!有种你继续啊!

 

哦对,他不是杀喜欢空松的人吗?那问题瞬间就变得简单了起来。我轻轻松松地就随便创了一个小号,在推特上光明正大地替空松的遭遇打抱不平,慷慨激昂地指责那个罪犯的过错。之后还笨拙地模仿着以前见过的那些人的语气,拼尽全力地去安慰落魄的空松,彻底不要脸地说出自己是有多么喜欢那个家伙。当然我并不希望他知道是我干的,因为这实在太蠢了——借由这样一个机会去将我平时内心里那黑暗又贫瘠的爱意用花哨的言语直接歌唱出来……我不知道这样做对我来说是否是正确的,但是我却无法否认,在看到空松在推特上对我的感谢和关心后,心底还是涌起几分苦涩的甜蜜。

 

我没有在小号上暴露太多个人信息,我可不想就这么被其他人发现,那样真是太羞耻了。不过,我也没忘了留下一些关于我联系方式的线索,毕竟我还等着对方找上门来呢?

 

对方并没有让我失望。

 

回家的夜晚手机不正常地震动了起来,要说我这电话平时根本没有人打,所以在看到那个未知号码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就警醒了起来。四下张望了会儿,周围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橘黄色的灯光下,看样子对方也是很会挑时间的。我深呼吸了两口,却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开始抖腿。果然还是会有点紧张啊,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逃走的选择了。

 

“......喂?”

 

“你喜欢空松?”

 

一上来就是干脆明了的疑问句,我内心里甚至还有点乐呵,看样子对面还是个耿直的家伙,不用废话真是太好了。尽管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在我脑海里实在没有谁能跟这沙哑得不正常的声音对上号,但是事已至此我还担心什么呢?反正我就是个连生命都无关紧要的不可燃垃圾,如果这样可以说出我的爱意,那还挺划算。

 

“是啊~很恶心吧,我这样的人喜欢臭屎松什么的。”

 

“......并不。”

 

我惊讶于对方的回答的瞬间,一阵钝痛直接向我后脑勺袭来,疯狂蔓延的黑暗迅速地拉下了我整个意识,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的,直接闭上了眼睛。

 

【8】

 

哦妈的痛死了。

 

迟缓的疼痛感在我睁开眼睛后放肆地袭击了整个大脑,弄得我昏沉沉的,什么肢体行动都做不了。只在脑海里几乎本能地搜索起相关的医学知识——嗯......估计是轻微脑震荡,晕之前的事都记不太清了,昏迷过程中的事也没有印象.......话说这里是哪?

 

昏暗的房间中央看不太清东西,倒是有一股刺鼻的味道直接窜入鼻腔,我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但又发现有一阵香水的味道潜藏在其中,淡淡的,可仔细去闻就会觉得是无上的香甜。比起令人不适的腐臭味来说,这淡雅的麋香实在是让人安心得多,就像包容一切的海洋。

 

多亏了它让我清醒得多了,眨了眨眼睛,看向黑漆漆的房间。发现在没有通光的条件下实在难以看清房间全貌后,我打算活动一下身体。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背在身后,被细绳绑住了手腕。我试着挣扎了几下,很快就被粗糙的绳子摩擦得吃痛,不得不停下,乖乖地躺在地上。现在这样子倒确实很有几分被绑架了的感觉,我不禁有些想笑。这至少说明我的计划成功了,我的喜欢......也算变相得到了承认吧?

 

那么......那个杀人魔先生在哪里呢?

 

我的身后。

 

光芒突然来临,所幸并不耀眼。虽然在全黑的环境里这么来一下还是会被吓到,我在纠结几秒后还是重新睁开了眼睛,然后,流进我视野的就是那些颇有抽象风格的艺术品。

 

我想警察应该更愿意看到这一幕,毕竟这么多天来他们要找的人都出现在这里了。尽管他们都被做成了酷似人偶的模样,穿着华丽的戏服,摆着夸张的模样。如果不是他们的脸上都有几分难看的对死亡的恐惧之情的话,我觉得或许这真的会是一出完美的人偶剧,毕竟单单只是这么看着他们,那些并未念出口的台词就已经开始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响。

 

或悲或戚,或哭或泣。低沉的氛围致命地蔓延着,像注入了液氮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了下来。我内心里升起一股想逃的情绪,理智却又在嘲讽着我无处可逃。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熟悉得我死了也忘不掉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

 

“就算这样,你还是喜欢我吗?”

 

【9】

 

我僵硬地让自己的脑袋往后扭,他还是穿着平时的衣服,手里拿着这几天都没有放手的剧本。灯光是从他的身后打来的,逆光得看起来有些像虚幻。可是我知道他就在那里,用着一双沉着冷静的眼睛俯视着我。他的头发虽说梳得比我规整多了,却还是有两根呆毛翘了起来,为这严肃的气氛增添了不少笑意。而我就这样看着他,才幡然醒悟一些事情。

 

原来是这样的啊——作为戏剧演员而受的伤,尽是些指甲的抓痕和奇怪的淤青,有些甚至很明显就是打斗过后留下的痕迹.....空松明明已经不用再干杂活了,却还是在不断地受伤,实际从这一点上来说就已经很有问题了……还有为什么他会坦然地接受警察和剧院的安排,明明是只是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成就.....这些我竟然现在才注意到。

 

杀人魔先生本身就是这个家伙啊,他现在还站在那里抿着嘴,像没得到妈妈允诺的玩具那样看着我哦。那双碧蓝的眼睛竟然还隐隐地透露出期待,真是太变态了吧?我都忍不住笑了出来,扔给他从刚才就一直在等待的答案。

 

“......呵,像你这样的斯文败类,也就我这样的垃圾还会喜欢了吧?”

 

“......说的好,说的真好啊~!!”

 

空松突然发狂般地大笑了起来,像个偏执的疯子。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钢笔,在他的那个剧本上龙飞凤舞地书写着,把刚才那一闪而过的瞬间尽他最大的可能记录下来。我看着他那惊喜的面容,眼睛里所燃烧的热情,行云流水般的创作。我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

可能,一开始,空松就不是个正经的戏剧演员,他一直都在实习中,永远都不会真正上岗。因为,他的主职是——戏剧作家。

 

“克服了恐惧,跨越了性别,突破了禁忌,直面了死亡。哦一松,这样都还要说出爱的行为,你不觉得这真的是太fantastic了吗?!不仅是爱上就会被杀死,而且是爱上了一个杀人魔!!”空松像是写完了,高高得举起了他的剧本,两眼放光,就像看待圣物一般崇高又疯狂,愉悦地在屋子里急促地走动。表情流利地变换着,似乎妄图找出一个最贴近他心情的面容。
 

“就是这样的剧本!这个剧本......就叫做爱的剧本!”

 

他声势浩大地为他的佳作取了名,在完成这一步后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极度满足的微笑,就像虔诚的信徒终于看到了上帝圣光的降临。 我不知为什么,此情此景看得我却想松了一口气......或许,我这个可悲的人还在为自己更多地了解了空松而窃喜吧......真是恶心。而他沉浸在那片世界里并没有多久,就转头看向了我。

 

“呐,一松,你愿意为了我去死吗?”

 

真是个狂妄自大的问题,要是平时我绝对直接把他的脑袋按进马桶里去。可惜现在我也动不了了,只有挑眉,发出一声冷笑。

 

“......就这样被你杀死也无所谓。”

 

“好孩子。”

 

他像是非常满意我的回答,走到他身后的桌子上放下了剧本,然后抽出了一把长长的日本刀,让我不禁想大声吐槽这种玩意儿你哪来的。但是他没有给我吐槽的机会,而是走到了我的身边,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我突兀地觉得有些不妙,虽然我已经见过足够多的死亡,甚至还解剖过尸体,但是果然怕死这种多余的本能还是栖息在我的身体之内,此刻被唤醒的它鼓动着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我哆嗦着嘴唇开始想要求饶,却没想到下一秒空松就把我给抱住了。

 

我没能站稳,所以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巨大的麋香味迅速地拥抱住我。空松的左手搂着我的腰,似乎在示意我站直。我踌躇一会儿后,还是选择了老老实实地去做。尽管不争气的腿一直在发软,使得我不能好好地和空松站在同一水平线。我无奈地抬头看向空松,又猛地撞进了他的湛蓝色的眼睛里,让我想起似乎从来都没有和他靠得如此之近过。

明明是个杀人魔,明明是个变态,明明是个臭屎松,为什么眼睛会如此地美丽呢?他用这双眼睛去征服了多少人了呢?我,会是第一个,还是最后一个呢?

 

我感受他环住我的腰的手臂加大了力度,看见了他拿起了那把长的过分的太刀。

 

“为了报答你的爱意,就让我们殉情吧。”

 

尖锐的刀贯穿了我们两个人的胸膛,绽放自胸口的血色花朵尽情地吸食着我们的气力。伴随着剧烈的心痛,我勉强自己抬头看着笑得温柔的空松,刚张嘴,想说出的话都淹没在滚上口腔的血液中。然后下一秒,他用空闲的手抬起我的下颚,柔软的嘴唇隔着黏黏的触感吻了上来。有些大力,但又不算鲁莽地,他的舌头探进我的口腔,在一堆发腻的液体里饶有兴致地玩弄起我的舌。我没有力气反抗他,虽然我也完全没想过抵抗,任由他进行着这疯狂的亲吻。胸腔的刀还抵在那里,用一阵又一阵的痛楚强迫我保持清醒。嘴里的吻也还在缠绵,以延绵不断的温柔蛊惑着我沉沦。两种过于极端的感情在我的大脑里不断交错,惹得思考机制直接求饶,全面崩盘。

 

真是,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幸福得就像快要死掉了......

 

......

 

真的,要死了呢。

 

......

 

.....

 

....

 

...

 

..

 

.

 

是真的,死了。

 

 

 

 

 

---

 

END

 

哦妈的我写完了!!翘了高数考试然后写完了!!

 

太变态了!!太爽了!!为什么我要先写结尾!!弄得我爽完之后还得来慢慢铺垫和过渡!!

 

嘛,在(中)的评论下我就看到了对结局的正确猜测了,说实话有点挫败,因为我本来是想把读者的猜想都往凶手是一松的方向引的,结果连团秃都没骗到,啧。

 

不过还是谢谢有人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来思考我这变态的文章,恭喜你们猜对了凶手!尽管动机完全不一样呢(笑

 

当时想到最后一段的时候,就觉得爱的剧本这名字真的是太合适了。虽然真心和那首歌毫无关系,担心过会不会有人误会,但是这并不能让我放手这么棒的题目。

 

写整篇文最大的问题大概就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BGM。不可能真的去听爱的剧本,那只能让我想到怪盗基德。最后还是一直循环了恐怖残响的原声集,啊——尽管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呢。

 

好了关于文应该没有什么想说的了,每个月定量的负能发泄出来真好,我要好好休息一会儿。等到和团啊毛去吃完了冰淇淋后再考虑更新吧!

评论 ( 27 )
热度 ( 66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