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松】死亡倒计时十五分钟

死亡倒计时十五分钟

 

速度松

自己加的乱七八糟的设定注意

灵感来自游戏《给你一百条命与杀人魔谈恋爱》

看标题就知道要死人系列

 

---

 

【1】

 

还有十五分钟。

 

小松看着车站台上那个很有欧洲建筑风格的挂钟,心里默默地倒计时。

 

他的身边站着轻松。

 

现在车站并没有多少人在,毕竟他们现在等待的是末班车。

 

两个人才从游乐园回来,今天他们游乐园一开场就冲了进去,马不停蹄地玩完了所有的娱乐项目。刚从摩天轮下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像强迫症完成了任务表一样的心满意足,懈怠下来后瞬间降下的就是无尽的疲惫。

 

小松看向轻松,他的脸上已经泄露出了困意,眼皮都已经开始上下打架。

 

喂喂,这也太松懈了吧?

 

小松不禁勾起了嘴角,伸出手想要去拍拍轻松的肩膀,却很快就停在了半空中,最后悄无声息地收回了。

 

轻松醒了,像是从噩梦中惊醒,意识从混沌的状态中迅速地挣扎了出来。瞳孔放大又收缩,脸上不可抑制地冒出了细汗,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还在细细回味。随机他着急地扭着脑袋,视线在车站里着急地寻找了一圈后,落在了那个挂钟上。

 

这一切的动作都看起来太不正常了,只是小松闭上了眼睛靠在墙壁,装作睡着的样子,听着冷静下来后的轻松瞥向他,随即所发出带有庆幸味道的叹息。

 

他早就知道了。

 

关于他们被搅进去的那个莫名其妙的游戏。

 

【2】

 

还有十分钟。

 

列车还没有来,似乎是出了什么故障,所以延后了很多时间。轻松不知道这样对自己是好是坏。他看向小松,对方依旧是闭着眼睛,一副累得不行的模样。按理说轻松并不应该去打扰他,但是现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他实在很想和对方说说话,来确认一些事情。

 

确认他的游戏是否获胜。

 

说到这个,轻松就不禁想骂起五分钟前突然在脑子里回想的那个声音,真的是每次都突如其来,完全无视他本人意见的出现在大脑里。浑浊又沧桑的大叔音不说,还一副自己很好心的样子提醒他时间即将结束。弄得好像是在责怪疏忽游戏的他的错误一样,明明他一开始就根本没有想过要玩这样的游戏好吗?

 

这样荒唐的,让对方十天里喜欢上自己,不然自己就会死掉的游戏。

 

谁会想玩啊!而且对象还是那个智障长男!?

 

不过就算轻松再不愿意,被大叔音催得烦的不行的他还是开始了和小松的互动。虽然觉得要对方喜欢上自己什么的很矫情,而且他们还是兄弟,这份恋情是不可能得到允许的。但是轻松还是这样做了。他不由得叹气,为自己内心那找到借口的舒心而苦恼。

 

他早就喜欢小松,只是从来没有说出口而已,毕竟这样一份违背常理的恋情在这样的社会是无法维持下去的。所以现在这个游戏,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去和小松交往的借口。尽管还不知道那个游戏的真假,但是这样在生命中的最后十天里,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样一想的轻松觉得好了很多,因为小松并没有拒绝他这十天来的亲密,两个人相处得很愉快,甚至比小时候还要有趣。所以轻松已经觉得很划算了。

 

也许对方并没有喜欢上自己,只是把他当作搭档的看待,但也足够了。轻松只需要等待这最后的十分钟过去,迎接那个未知的结果。

 

他想,不管什么结果他应该都能接受的。

 

【3】

 

只剩下五分钟了。

 

小松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但是他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在脑子里整理事情。轻松暂时不会来打扰他,他那个家伙应该是打算静静地等待结果吧。

 

可是自己呢?现在动手还有机会。

 

五分钟,杀一个人是完全足够的。

 

小松知道轻松在玩一个自己不爱上他他就会死的游戏,不如说轻松的保密工作实在是不佳。六胞胎成年之后,轻松就很少会单独来找他了,不如说还一直嫌弃着小松的靠近。这样以与兄弟不同的“常识人”十天前突然开始亲密地想要与他接触,怎么想都会觉得有问题。用了一些方法知道原因后,小松不禁笑了。果然轻松还是和他们一样,是个为了自己利益甚至不惜利用他人的人渣。

 

不过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要说这么个游戏确实无伤大雅,小松陪着轻松这样玩玩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然而他答应的主要原因是,他也玩了一个游戏。一个和轻松的类似,却又残酷得多的游戏。

 

十天内不将轻松杀死,自己就会死去的游戏。

 

这段时间里和轻松无比亲近的他自然也获得了无数的杀人机会,但都没能真正地下的了手。因为他们还是兄弟,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尽管出来的不止是他们两个,可是小时候他们就是搭档。亲密无间、小打小闹、知根知底的搭档,关系比起其他兄弟自然是好了不止一点。而现在,他要为了自己的存活而去抹杀这个对自己格外重要的存在吗?

 

......轻松是怎么想的呢?为了让自己活下去才重新黏上自己,觉得喜欢这种感情是无关轻重的吗?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够了吧,喜欢什么的之后再疏远就好了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还真是自我意识够高的人渣。现在这么坦然自若,内心已经笃定我喜欢上你了吗?

 

小松睁开了眼睛。

 

【4】

 

“醒了?”

 

“嗯。”

 

“列车应该马上就会来了。”

 

“轻松。”

 

“干嘛?”

 

“为什么,突然开始亲近我了。”

 

“!!这,这个......”

 

“国中的时候,你就说你不想和我们同流合污,你想做一个常识人,所以疏远了我们......或者说,疏远了我。”

 

“那,那是......”

 

“长大后就算我缠着你你也会拒绝我。我还以为你已经讨厌我这个长男大人了呢。呀,哥哥我好寂寞呢。”

 

“那是因为你总是在我干正事的时候来烦我好吗!喵酱那次我还没忘呢!!我可是期待那次握手会期待了很久的啊!!全被你搅黄了!!”

 

“哈哈,丽华啊......”

 

“是喵酱!!”

 

“......轻松。”

 

“啊,列车来了!”

 

【5】

 

十天之内,不杀死这个人的话,我就会死。

 

而与之相对的,十天之内,我不喜欢上这个人的话,他就会死。

 

那么,我该怎么选择呢?

 

 

 

轻松下意识地想要牵起小松的手,把他拉开一点,却没想到小松直接甩开了他的手。这在他的人生里还是头一遭,引得他不禁睁大了眼睛,将接下来的场景全部通过眼睛收入了脑子里。

 

红色的卫衣毫不畏惧地直接往前冲去,细碎的头发被他跑动带起的风扬起,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轻松只看见那个背影是多么地挺直,就和他记忆中喜欢的模样如出一辙。勇敢,宽大,自以为是。就像是小时候他们跳沙坑一样地,小松踩着那根黄色的安全线奋力一跃,在达到一个足够高的高度后他放开了四肢,姿势难看却毫不在乎。轻松仿佛还能听见他得意又张狂的笑声。

 

下一秒轻松的头发就被来势汹汹的列车带来的风撩乱,再经过那巨大的轰鸣声后猛地停止。列车急急忙忙地踩下刹车,轻松直接跪倒在了原地。车站的寂静瞬间被打破且再也不能停息,嘈杂的声音在耳边疯狂的炸起,全都钻不进轻松的耳朵。翠绿的眼睛晃动着,想要搜索什么,而小松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铛——铛——”

 

吵闹的车站已经没有多少人还会去在意钟声的敲响,甚至都没人会注意到瘫坐在地上的轻松。这时,他放空的脑袋里突然钻进了一个声音,促使他缓缓地抬起双手,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很久。发白的嘴唇上下蠕动,喃喃着奇怪的话语。

 

“.......游戏,获胜?……”

 

【6】

 

怎么可能杀死啊。

 

这个人是我的弟弟。

 

也是我爱着的人啊。

 

 

 

 

 

END

 

群里上一次的命题作文,被我拿来做一个小复健。

 

思考最后怎么排版才能带来更大的震撼效果想了很久,最后选择放弃思考。

 

反正杀了人了我已经爽了(喂

评论 ( 9 )
热度 ( 8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