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灵能】运和劫

运和劫

*辉茂辉,无差向

*妖怪paro

(玩阴阳师的时候冒出来的脑洞)

*ooc不可避

*路人角色出没注意

——————————

花泽辉气,有着金灿灿的头发,紫葡萄一样的眸子。称得上仪表堂堂的样貌,动作有着秋天落叶般的优雅,声线带着春风化雨的温柔。还只是少年的稚气长相,却足以让不少少女为之倾心。而他本身呢,也自然是乐在其中,得意洋洋地赴着与少女的约会,用着花言巧语哄得对方笑开怀,再在最后将那美貌存之永恒。

抖了抖头上的耳朵,巨大的暖色尾巴晃着自傲的节奏。花泽辉气是妖,存在千年的狐妖。少年的童颜只是个引诱猎物的诱饵,温柔的姿态更加只是个催情剂,所有的爱恋都只是个骗局。花泽喜欢这样的生活,仗着自己法力比周围的杂碎都高上那么几层,在这一片区放心大胆地称霸。

也不知某一天是怎么想的,或许是因为又到了樱花绽放的时节,却没有合适的美人来与鲜花相伴。这地区的女孩子都已经看了个遍,花泽的兴趣比起以前匮乏了不少。他摸着自己的尾巴——那手感可是他引以为傲的,一般人绝对不能碰的雷区——冒出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想法。

来到新地区的他没多久就又勾搭上了一个女孩子。乌黑的直发,眼睛又大又闪亮,声音也甜美。花泽想着偶尔试试这种类型的也不错,便应下了寄宿在对方家里的要求。

是个很大的宅子,单是进门的那古红色的大门旁,那两座庄严的麒麟雕像就能看得出,这位小姐是个富人家的女儿。花泽走进那宽敞的庭院时,正好春风从树上扫下了樱花,飘飘洒洒地扰乱了视线。一时间放眼望去,尽是粉红的少女颜色。突兀地,一阵沁人的清香溜进了花泽那比常人敏锐的鼻腔里,那不是花香,是比着樱花稍浓,却又难以察觉的味道。

“mob?你在家里吗,来客人了哦~”

“啊,是!”

在樱花树下坐着的男孩听到少女的呼唤就赶紧站起身,小碎步地跑了过来。花泽便在这时候打量着他——标准的童子头,乌黑的发和眼睛,白得有些不像话的皮肤。一看就是有些唯唯诺诺的个性,倒是在面对少女的时候鼓起勇气般地直率一些。花泽看着他那脸上的红晕,心里便了然了一切。

“没想到你还有个弟弟。”

“你说mob吗?他不是我的弟弟啦,他是我家的守护神,座敷童子。”

“哦?就是传说中会带来好运的那个?”

“没有那么夸张啦。”

伸出手大弧度地摆着,头也跟着摇晃,mob似乎非常想要否认掉那传说中的威力。也不知是谦卑还是事实,花泽并没有多想深究,他的重心仍然放在他一贯的玩乐上,对这个小妖怪没有任何兴趣。

有的好房子住,有的可爱姑娘陪。花泽辉气也稍微懈怠了,对姑娘的捕猎计划拖延了好几天。就像是春眠扰得他心倦,趴在窗台上看着少女和座敷童子在樱花雨玩着球。少女像是没有其他的玩伴,可座敷童子又实在愚钝得紧,看着球飞过来就慌了神,直接被打中了头。花泽也不知怎么了,竟会觉得这样的普通日常有些新鲜,甚至还加入了其中共同打闹了起来。

“座敷童子君,你如果使用灵力的话,躲开球应该是很简单的吧?”

“啊,是那样没错……”

座敷童子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灰,却没能擦干净,这让他的笑看上去有些蠢。少女被自己的父亲叫去,偌大的庭院只剩下了他们两人。花泽打了个哈欠,盯着樱花瓣慢悠悠地从树枝上飘下来,中途打了好几个转。他伸手定住了它,然后接住,放在眼睛前仔细地看了起来。嘴上也没停,继续没话找话说。

“那为什么不用?”

“因为这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能力……”

白皙的手捡起了球,然后又将之抛到了空中。座敷童子不厌其烦地锻炼着,兴许是为了能更好地讨少女的欢心才这么努力。汗珠滑过了他的脸颊,打在了地上的樱花瓣上,而紧接着花瓣就被他的步伐扬起。花泽坐在樱花树下,放下了刚才的樱花瓣,只看着座敷童子笨拙的模样,有些好笑,却又并不讨厌。

说不定就这样下去也不错?花泽对自己的奇思妙想打了个哈哈,露着獠牙地笑得坏气。他可是一只狐妖,终不该对什么依赖,也不该有人对他产生信赖。

最后总算有一天,花泽对着少女的纠缠产生了厌倦。她嫌弃着愚钝的座敷童子,直嚷着花泽陪她玩。她肯定是以为只要自己露出楚楚可怜的样子花泽就会听从,毕竟座敷童子就吃这一套。可花泽,一只拐骗少女多年的狐妖才不会吃这一套。他亮出了那长长的红指甲,笑得痞气又渗人。

“那你直接跟我走吧,怎么样?”

“我!我……”

“放开她!!”

被强大的灵力弹开的时候,花泽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个小小的座敷童子。等到他重新做好了应战的准备时,才发现对方只是想着保护好那个少女,全然没有和他打斗的心思。这般被小瞧可实在是伤了他的面子,花泽皱着眉摆出嘲讽的姿态,用着犀利的语言刺激着那幼稚的童子。

“你不是会带来好运的吗?那我的到来,对于这位小姐来说,可就是好运呢。”

“不……你不能对她出手!”

童真的爱慕清纯到听不进其他的话,花泽放弃了语言的交流,直接向自己的猎物袭了过去。方才被吓晕过去了少女现在倒是可爱了不少,花泽觉得就这么将之作为标本永存也不错。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去,以最美好的姿态永存,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只可惜无人能懂。

就当是自己对美的追求了,反正妖都长命,总得做点什么来打发时间。花泽正想着抱着少女跑掉,却没想到身体被死死地定住。座敷童子明显发了狂,样子比起之前黑暗了不少。花泽抽出少女的发簪飞了过去,想着转移点注意力都好,却没想到发簪被弹飞回来,自己的尾巴连带着头发都被削了一截。

花泽辉气生气了。头发和尾巴都是他的宝物,就算座敷童子拼命地道歉,他也不打算原谅他了。这还是他妖生中第一次受到这样的侮辱,所有的理智都被抛到了脑后,灵力都放大到极致,只想着要让座敷童子以血来洗净他的耻辱。

可最后的结局呢?

浮在天空中的花泽那个时候脑海里到底是想的什么呢?自己一生的走马灯吗?他庆幸着并不是那样的东西,他还不想那么早就去见了阎魔。强大的气压过后是一阵难以名状的心脾,就像朝圣了什么伟大的神明。那个小小的童子只是轻轻地抬手,便爆发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花泽辉气输了,输得彻彻底底,甚至衣服都被碎了个干净。少女醒来见到他的模样后连声尖叫了好几声,刺耳得惹人心烦。座敷童子还正在给自己道歉,看见少女跑掉便赶紧跟了上去。花泽已经没了心思去理会他们,看着他们两人跑回了家的方向,转头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回到了自己地盘的花泽萎靡不振了好一会儿,不管怎样,还是先找着补发的药材补了补。后来又把原来的少女们都好好安葬了,谜一样地从良了。打理头发的时候他总会想起那个家伙死命道歉的模样,现在想来一切都是自己挑起来的事,会为正当防卫道歉的家伙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就当他一边不解着一边准备喝点今日的药水时,那股清香再次来到了他的身边。花泽愣了愣,心想着不会吧就出了自己的家,正撞上了蹲在家门口的座敷童子。

“……”

“……啊,花泽君……”

模样有些小巧的可怜,小心翼翼的样子倒是完全看不出是那个把他收拾得那么惨的厉害妖怪。座敷童子先是再次道歉了把花泽弄得过分的事,后来便沉默不语了起来。花泽嗅出了悲伤的味道,绕着圈子硬是套出了话。

少女把座敷童子赶出了自己的家,嚷嚷着自己的好运是由自己来定的。或许她真的心甘情愿把自己献给花泽吧——这让花泽唏嘘不已。不过座敷童子接着说着,就算被赶出来了他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一直徘徊在那栋豪宅旁。但没想到的是,没多久少女就被自己的父亲命令着远嫁给另一个花甲之年的商人,就算再怎么反抗,她也已经被送上了马车,远走了。

“或许她跟你走才是对的……都是我的错,我离开了那个家,劫就造访了她……”

花泽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是好,所谓造化弄人也不过如此。事到如今,花泽也不可能去做抢婚之类的事,想必座敷童子也不是来请求他来干这个的。花泽思考了好一阵对方来这的目的,发现对方的眼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红了。

“抱歉……因为我不认识其他的妖怪……我就这么来了……”

花泽这才想起少女似乎有告诉他,座敷童子是她家好几百年的守护神。要说这等吉祥之物能在同一个家庭待这么久也实属难得,居然没被其他家族给抢了去。不过现在花泽已经明白了,座敷童子自己就能对付得了大多数妖怪,他又不愿意离开,想必以前都从未走出过那个大宅。

“……你不考虑回去吗?”

“已经回不去了……都是我的错她才……”

座敷童子总算到了个临界线,眼里的泪水再没能抑制住,全都稀里哗啦地流了出来,看着实在叫人心疼。花泽一时间也慌了,他可不知道怎么安慰男孩子的啊?对着那红彤彤的泪脸纠结了几秒后,他索性张开怀抱抱住了哭泣的妖怪。

这到底是一种多么神奇的体验啊……平生第一次打败自己的人此刻正在自己的怀里痛哭。花泽感觉自己都要哭了,却还是先寻找着措辞安慰着怀里的人。

“你只是想从我手里保护她啊,运和劫这种事也不是能凭你的意志来左右的。你也多为你自己考虑一下吧……”

“唔啊啊啊啊……”

沙哑的哭泣声震的花泽也有些伤感,对方小小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不断地发着抖,甚至让他想起了以前抓过的兔子。花泽他也便不再出言安慰,只是拿手深深地环住对方,给予着无声的陪伴。座敷童子究竟哭了有多久,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那脆弱得不像话的声音时不时回荡在耳边,最后终于消了下去。花泽嗅着那萦绕着他俩的清香,低下头发现座敷童子已经睡了过去。

等座敷童子在自家的床上醒来后,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只是看上去还不能释怀。花泽便留着对方在家里住了好几天,反正他也没那么穷,多养一个妖还是没问题的。总是一个人的屋子并没有多什么热闹,却多了一些活力。花泽正在思考着要不要索性把对方留在自己的家里,座敷童子却先提出了离开。

“是吗……你已经想好了吗?”

“恩,我还想继续给人带来好运,这是我才能做到的事啊。”

说到底这家伙还是没有为自己考虑啊。花泽皱了皱眉,也不出声挽留,只是随便地准备了一些行李给座敷童子带上。看着对方感激的眼神,花泽竟有些心虚地想移开视线。这像老妈子送初次出门的孩子的心理明显不太对劲,花泽看着对方踏着末春的樱花瓣离开,压下了跟上去的心思。

如果有缘,定会再见。

而再次见面的时候,花泽辉气看着座敷童子旁边飘浮着的恶灵,藏在他身后的阴沉少年,后面站着的明显不怀好意的自称是阴阳师的男人。他不禁扯了扯嘴角,心里想着。

这哪里像带来好运的样子啦?

座敷童子,哦不,他告诉花泽自己有了个影山茂夫的名字了。这个新的家庭似乎很让他满意,被他当作弟弟来看待的影山律是从小就被他带大,两人就如同亲兄弟一般亲密。隔壁家的阴阳师灵幻新隆对他也很友好,时不时还会教他一些妖神鬼怪的知识。小酒窝虽然曾经是个恶灵,被他削弱后就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相处也算和睦。

花泽辉气倒像是个多余的了。

而且这次他的到来也绝对不能算做是好运。

花泽并不是自愿离开自己的家的,可现在他已经无家可归。虽说自己还是打败了来自家的妖怪,但那个不怀好意的组织根本不会轻易地放过他。想着找个新据点继续过自己悠闲日子,便是在途中偶遇了。

“让他们发现你了的话,肯定也会把你抓去的。”

“是那么厉害的妖怪吗?”

不,比起你应该还是要弱一些——花泽心里虽是这么想着,却并没有说出口。不是信不过影山茂夫,而是自己千年来早就习惯了孑然一身,就算同很多少女共处过,也从未交过心。花泽辉气本身就是独来独往,坚强惯了的。

这时候已经是秋季,或红或黄的落叶飘在了他的肩上。脸上还带着担忧的影山踮起脚,伸手拍去了它。花泽想着道谢,微微低头的时候又闻着了那味道。这是过了多少年了,才重新寻到这梦中的源头。飒爽的天气本该令他非常清醒,却还是在那一刹那晃了神,甚至动了依赖影山的念头。在很久以前这股香味就已经代表了安心,快要成了花泽的精神寄托。

“留下来吧,花泽君!家里我会去说的……律和师傅都是很好的人的,大家一定能好好相处的。我们会保护你。”

看着对方没什么改变,花泽内心还是有些庆幸的喜悦。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身边说的上朋友的人也只有这个座敷童子了?明明只是一个春季的相处,硬说也不是多么地熟络。可对方隐藏在强大实力下那颗温柔又单纯的内心,每每都叫得他放下所有的戒备。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影山君。”

花泽笑了,笑得连他自己都觉得温柔过头了。对方听见他话后就失望地皱眉,一点都不会隐藏地伤感。影山确实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却又并不是个面瘫。只消看着他面部的细微变化,还有那漂亮眼睛的感情波动,就能明了了他那些纯粹的心思。

所以花泽对着这样的影山是不忍心说谎的。

“他们可能还会来找我,到时候连累了影山你就不好了,毕竟上一次我也没带来什么好运。”

“不会的!”

影山大声地反驳了他,甚至抓住了他的手。小小的还带着婴儿肥的手摸起来很舒服,花泽甚至想试着捏捏对方的脸来试试。只是此刻那张脸可没了那份稚气,有着和曾经不同的锐利,让花泽有些发愣,想着对方果然还是有些改变的啊。

“花泽君对于我来说绝对不会是劫,而是运。”

影山茂夫顿了顿,脸颊就像是被红叶染上了颜色,竟让花泽他觉得好看。而偶尔会哆嗦的声音正在努力地严肃着,带上了和他实力相符的底气。乌黑眸直盯着花泽,不晃动,不犹豫,仿佛能直看到心底。

“我已经明白了。自从那个时候你来到那个家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好运了。”

花泽辉气不由得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发现他那张巧嘴竟什么都说不出。这告白像是一个他不敢奢望的梦,心情悸动得发慌。他并未想过会和影山达到这样的关系,说不定对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花泽发现自己并不想赞同这个观点。再看了两眼影山那认真的表情,花泽最终还是轻轻地叹气,努力地将感动都压了下去。

“影山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花泽君说过的吧,我本身并不能决定运和劫。所以,既然你再次来到了我所在的地方,那就能说明你是被我的好运吸引来的。”

话尾的笑音引燃的是一个眼睛弯成月牙、嘴咧开的时候能看见虎牙的可爱笑容,脸颊的红晕更增添了几分甜,刚才的凌厉飘散得干净。猛地回溯到那个蹲在樱花树下的小男孩,听到呼唤后便绽放着笑容跑过来的模样。这副情景从未如此在花泽的脑海里清晰过,因为他一直明白当时的影山并不是向着他奔过来的。但是现在呢?

影山似乎自豪着自己的逻辑,他的思考依旧单纯,毫无拐弯抹角。他有些憨气地笑着,明明个子有些长高,却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会为着自以为是的胜利而得意洋洋。花泽扯了扯嘴角,复杂的心绪闪过去好几分,紫葡萄的眼睛明了又暗,最后还是勾起了一个无奈的笑。

这样子可没办法继续拒绝了啊。

“好吧,谢谢你了影山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恩,我也是,请多指教。”

牵着自己的手拉着自己往他所说的家的地方奔跑,秋风拂过他们的脸。看着那黑发在眼前飘扬着,花泽竟想要闭上眼睛,任由对方拉着自己前行。总觉得无论影山带自己去哪里都无所谓了,他已经被刚才那通幼稚的话给锁住,不再想去任何一个没有影山的地方。也不知这算是他的劫还是运了。

是运吧。他想。

碰见座敷童子,碰见影山,也该是他花泽辉气的好运吧。

-


————————

玩阴阳师的时候开的脑洞!觉得mob意外地适合座敷童子,因为很吉祥所以大家都争着要,可惜这只可以说是史上最强座敷童子了……谁也抢不走。

本来还想写将律的。设定是律成为了个阴阳师,而将是天狗。但因为动画里关于将的戏份还很少,漫画我最近也没有时间补。会争取在国庆里补完的!那时候如果有灵感就续写篇将律??(插个flag)

以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51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