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英雄的名字

*希冯x菲

*颜四菲

*菲一个人去打超位者设定,希冯通过其他办法长生不老,一直寻找/等待菲

——


敬启
我会像你那样,总有一天会在哪里,命尽而死去的。
对吧?

她站在广场的中间,抬头仰望。她的身上湿湿的,像是刚刚从河里爬出来。她的服饰看起来格格不入,像是非常古老的打扮。她的个子并不高,看起来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她的外表很瞩目,雪莲花的发色,殷红色的眼睛,两鬓的麻花辫绑上了蓝色的丝带。她是很乖巧的打扮,同样蓝色的披风和洁白色的裙子。她一直凝望着,神色严肃,颦蹙。

没有人向她搭话。人流来来往往,为节日做准备,热火朝天,热闹非凡。

少女看着的,正是节日要歌颂的英雄。那个雕像自千年前就在那里了,至少人们是这样传说的。

“英雄的名字是什么呢?”

少女发问了,音量刚好能被周围的人听见。水果店老板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杂货店老板拍了拍桌子。

“英雄就是英雄!书上可没写他的名字。”

是这样嘛。人们得到了答案,又散开了。

少女还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看的叫人发慌。路人开始绕开她,留出了个半米的圆圈。

她像是完全不在意的,只是想把雕像的样子记在脑海里。可能是一个时辰过去了,她走到了杂货店老板的身边。

“刚才你说的书,能借我看看吗?”

杂货店老板上下打量了少女,虽然怀疑,却又不好作怪。无奈地挠着头,从仓库底下拿出了一本儿童画,递给了少女。

她仔仔细细地看完了,恭恭敬敬地还给了杂货店老板,道了谢,就掉头,往她来的方向——城外的河流去了。

傍晚的时候,钓鱼的人回来了,说他钓着钓着,边上就来了个女孩子,样子看着还挺俊,可就是不爱说话,搭话也爱理不理。就一直坐在河边,傻了一样地盯着,硬是盯了一个下午。

众人笑笑,没当回事。

晚上的时候少女又回来了,她去了旅馆,想要住宿。翻了翻身上的东西,掉出几个古代金币。

“……这,可用不了啊。”

旅店老板看着这从来没见过的东西,面露难色。吧台一个喝酒的商人瞧着了,急忙拍了桌子站起来,大大咧咧地骂着。

“嘿呀你真是不识货啊!!这玩意儿可是古董!一个能换好多钞票!!”

少女没有发声,只是伸手拿走了几个古代金币,留下一个后便往楼上走。看着她直接进了个房间,大厅的人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纷纷道这少女的身份不简单。

“我看她呀,可能是什么落魄的贵族。那姿色!普通人会长那样?”

“不不不,我觉着她就是一盗墓贼。她身上一堆东西,那都能算是古董!”

“盗墓贼……还有其他人会想着那个遗迹啊。”

这话一出,突然就没了声。整个大厅就像死了人一样安静,直到某人打了个喷嚏。

“不说了不说了,散了吧。”

那天之后就没人再去讨论少女的来历,她倒是很自在地在旅店住了下来。每天出去就在城市里瞎转,一双红眼睛盯的人慎得慌。虽然不满她的行为,可少女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久而久之人们也习惯了,只想着不去主动招惹她就好了。

后来有一天,少女从小镇离开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再后来,旅馆里多了个橘色头发的家伙。看到的人都纷纷绕道,心里念叨着这家伙又回来了。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翘着二郎腿,一脸无所事事地缩在旅馆里的一角。

有些时候他的眼睛会透过窗户,看着广场上的雕像。一盯也是好几个小时,也没人敢问为什么。少年换了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后,他随意地问了问隔壁桌一句话。

“你们修这个雕像,把他摆在正中央,没事就有人向他祈祷,每次过节都要歌颂他,你们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真巧,这问题我答过。不知道,书里没写。”

杂货店老板倒是坦诚,一点都不怕少年发火的样子。少年是皱了眉头,却不像要揍过来的模样。他把脚从桌子上放下来,血红的眼睛盯过来,一板一眼地问。

“还有谁问过这个问题?”

少年似乎没抱有多大希望,但他还是问了。他的处境已经不容许他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希望?绝望?他早已经在这两者之间来来回回了好几次,虽没有变得麻木不仁,但对什么结果都能接受了。

他以为是这样。

整个小镇的人都是第一次见他那样,跳起来,像个疯子一样疯狂地问着少女的事情。他回来总是会滞留一个月之久,这次才第二天,他便匆匆离开了。

怎么回事呢?大家都摇了摇脑袋,把疑惑咽下去,做好自己的事情。

倒是有小孩子会挥舞着树枝,互相打闹,装作自己在使用魔法一样跑来跑去。到了广场上后,他们会停下来,对着雕像大声地叫道。

“菲!菲!”

“那是什么?”

“小孩子给英雄取的名字,他们说英雄没有名字太可怜了。”

“真是个普通的名字啊,但也挺好听的。”

“我也这么认为。”

又过了多久呢,差不多圣诞了吧。小镇在冬风里准备着节日,旅馆大厅里的聚会热热闹闹的,喝着热酒啃着烤肉,享受着平安夜。这时有两个裹着斗篷的人进来了,牵着手,却没见过的样子。

“两间房。”

“不好意思啊,只剩下一间了。”

“哈?”

少年扯下了斗篷,依旧是那张容易炸毛的脸。他拉着嘴角,先嘲讽了这破旅馆居然还能满员住的事,再威胁老板给他们再空出一间,最后他拿起了自己的魔杖,扬言要把其他房的旅客都给赶出来。

这可真是不得了。平安夜出这样的岔子可真是没想到,大厅里的人都围了过来,也不知该不该阻止。少年的本事众人是见过的,念个咒语就能把一头巨熊给劈死。

“希冯。”

少女把斗篷放下来,出声阻止了少年。然后抱歉地对旅店老板笑了笑。

“一间也没关系的。”

“哈!?等等你……”

众人先是被少女的出现吓了一跳,再被她的发言给吓得不轻,最后看见少年羞红脸扯着少女的斗篷,不断地嚷嚷着。少女则是扯了嘴角,笑得无奈。

“以前我们不是经常睡在一起么,在野外留宿那么多次。”

“那不一样……!!等等你别走啊,你个臭丫头听我说完!!菲!!”

少女摊着手,笑着就往楼上走。少年则是气冲冲地追了上去,进房了都听得到好一阵声响。大厅的众人都哑言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窗边耳背的老人慢半拍地来了句。

“下雪了。”

平安夜终是和平的气氛,众人又开始了其乐融融。倒是有人轻轻地来了句“菲这个名字总觉得耳熟”,但很快就淹没在欢声笑语之中,没了着落。

雪静静地下,落了满城。

——

END

——

突然想写bg

突然想写菲

突然想念希冯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