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关于死

*废都物语同人

*阿贝艾梅阿贝无差

*雪落的后续

*艾梅克第一人称

 @是的我又滚回去当妹红厨了 的生贺

-----

  我曾经想过很多次,关于你死亡的样子。

  有一次我们谈起了死亡,那是自我们的相遇很久很久以后,你才总算有点能面对这件事的样子。我本是小心翼翼地,你的神色间却没我担心的那般不适。飞逝的时间就像舞起的沙,随命运的风打在我们脸上,细碎的摩擦说痒还带点痛。我们都沉默不语,只知道开口会被灌进更大口的沙,呛得喉咙发痛。所以我们到今天都没仔细说过那些过往,由着可怕的习惯让时间将我们的愤怒、悲伤、痛苦、哀恸都打磨干净,自己的记忆不像是自己的,我们变成了旁观者。

  走出来最好的方法是放下,最快的方法是冷漠。

  所以我们终于能交谈了。

  “阿贝里昂,你会死吗?”

  “人都会死,艾梅克。”

  你总是喜欢不直接回答我的问题,采用一些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婉转,把自己的想法放在话语的反面的反面,隐藏在客观现实或我的想法之后。我不知道你是否出生开始便是这般的圆滑,我只知道我所认识的阿贝里昂一开始就是这样,而我只能去顺从,不戳破,绕开这条路,就像在刺探一只谨慎的刺猬。

  “那,你害怕死亡吗?”

  我们见证过很多次死亡。尽管并不是一起用双眼看见,但那些,可怜扭曲的夜种,自诩不死的将军,渴望逃脱的帝皇,美艳无奈的妖精王,苍穹之上的巨人,笨重勤勉的矮人,叱咤风云的巨龙,甚至那一个个不屈的灵魂,全都在我们的剑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有的人将死亡视作命运的一部分,是痛苦的解脱,所以他死去的时候脸上甚至还有着笑容。可我们见过的大部分人,都是不甘心自己的人生就此截止,生命就这样被陌生人收割。所以他们的脸上带着恨,仿佛要把那份咒怨带到下辈子去,不肯罢休。

  所以,阿贝里昂,你害怕死亡吗?

  你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摊开在你面前的书籍被窗口的风翻过好几页,你都没有注意到。我看见你抬起你的眼睛,那双祝福与诅咒并生的红瞳似乎看到了遥远的时空之外,我甚至分不清那是过去,还是未来。

  “我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感觉。”

  你难得的坦诚,表情却迷茫的像个孩子。还算俊俏的脸上涌现了好多的疑惑,眉头都皱了起来。你手指点着脸颊,那是你一贯的思索专用动作。

  “按理说人都会死,可是拉邦那样受到不死的诅咒的人也还是活到了今天。我们的祖先……迪多斯他,希望帝国永世繁荣,却失败了。永生对于有些人是坏事,有些人又是好事。于此相对,死亡又是怎样的呢?”

  “我告诉过你,我去过的,亡者的国度。”

  其实我挺庆幸你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死过一次,触碰到冥界河流的人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但就连我也不确定,再一次到达艾克薇尔那里会发生什么。她曾经对我说过我终会回去,那句话也定义在罪孽偿还之后吗?

  “罪不至死的人,会遗忘。遗忘不了的,会被巨蛇吞噬。”

  “明明已经死了,却还是像活着那般扭曲?”

  你似乎并不是很喜欢听到我的话,眼神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我不知道你是否想起了希冯,还是老师傅。我相信他们有他们真正的归宿,只是看所有人能否接受。

  “等等。”

  你突然站起身,从那塞满了魔法书的柜子里的角落里拿出了三本书,我看见了你一瞬间的颦蹙,但你很快就拍去了上面的灰,翻开来。我知道那是什么,就算我从未拥有它,我也一度把它从废墟里挖出来,送给了那个渴望得到它的人。

  “‘永远长眠的未必是死亡,经历奇异万古的亡灵也会死去。’……这样么。”

  你把死者之书推到一边,陷入了新的思考。我很喜欢和你聊天,因为你一定会回应我,尽管经常答非所问,但也正因为此我们才能发散思维到很远很深的地方去。这一切并不需要赋予什么意义,只是闲暇时间的交谈,对你我都是。

  你突然看了过来,直直地对上了我的眼睛,看的我想要亲吻你。尽管你现在很明显依旧处于彷徨之中,但我也觉得这样的你无比的可爱。

  “艾梅克,我们都会死吗?”

  “理论上是这样。”

  “……那就等着吧,至少现在我们还活着。”

  “你说的没错(笑)。”

  你似乎想不到新的话题了,草草地结束了对话。我看见你迟疑了一会儿,将先前的草药种植指南推到一边,把死者之书放到了面前。我不知道你是否会发现什么,也不知道这一举动是否会对我们的未来造成极大的影响。我只是笑,知道不管什么来临的那一天,你会告诉我的。

  我想过很多次,关于你死亡的样子。

  躺在床上像个老人,肉体内病毒的侵蚀无法靠魔法渗透治愈,整个房间里蔓延着病态的草药气息。你的面容非常憔悴,说话都没多少力气,每次看到我都忍不住哭泣。你会轻轻地捶着我的脑袋,责骂着我的没出息。最后的时候,你放缓了眼角,对我说了什么,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

  再或者是,我们终逃不了命运的阻挠,战争并没有结束。我们被困在包围圈里,他们并未看我们是英雄,只知道我们是多么不祥的象征,是多么巨大的威胁。奉为大贤者的你也会用完魔力,我们的药草也会吃完。我看见你在我面前胸膛被剑刺穿,血甚至溅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心里。死亡突如其来,无法逃脱,你会叫我快逃,然后再没下言。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死在你之前,那样并不有趣,我任性地认为不会变成那样,我所能做出的最大让步就是我们在同一天死去。是的,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同一天出生,但看在我们是彼此的另一个自己的份上,祈求这样的巧合又有何不可?你躺在我的身边,我握着你的手,我希望那是个能看见星星的晚上,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你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我。“那是天津四、牵牛星、织女星,也就是有名的夏日大三角。”虽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象,不过我相信你肯定会告诉我更多我闻所未闻的知识。这样的死亡很宁静,宁静到快让我忘记我们即将死去。我轻轻地唤你的名字。

  “阿贝里昂,阿贝里昂。”

  你捏紧我的手,声音不大,却仍能让我听见。

  “我在。”

  我便觉得就这样死去也无所谓了。

  死亡并不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比它可怕的事还有很多。而对我来说,果然只有离开你这件事让我最感到可怕。我想象了那么多关于你死亡的样子,最后只会是以我们一起死去作为结束。殉情这个词语太过浪漫,我虽喜欢却不乐意用它。我和你的关系早就不是一词爱情可以概括的,所以我们直到死亡的时候也会在一起。

  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之间那份缘。

  所以我不再想关于你死亡的样子。

我觉得自己快变成废都御用写手了(不

其实最开始我是打算写阿贝艾梅的颠覆症候群的!结果怎么搞都觉得这歌适合手书不适合写(我为什么不会画画.jdg)昨天突然想看这两人探讨一下死亡,(顺带我拿起了我的克苏鲁神话翻到了死灵之书的那页,便摘抄了进去)就神叨叨地写完啦!不嫌弃我话痨和ooc就好!

下次准备写妄想感伤代偿联盟,本来准备是阿贝希,但是循环一段时间后觉得还是太少女了??就觉得试试希菲吧!希望我不会鸽。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