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自主规制]的新娘

[自主规制]的新娘

整理by夜猫魂、阿秋


coctrpg

这是一份战报,观看请做好心理准备,以防掉san~

因为是战报所以重度剧透肯定,如果有想玩这个模组的pc们建议玩完再看。


---

现代日本 2010

 

2017年2月某日的日本,道雪真、樱下琴、高梨弥彦三个人,在自己家里收到了一封信。收件地址是三人各自的住处,寄件地址是用看不懂的文字写成的。信封当中有一张婚礼邀请函,在新娘的位置分别写着三人各自的名字。

邀请函上没有结婚对象的名字,只写着:

「届时将会前来迎接您,还请您谨慎保管此函。」

地点也是用三人看不懂的文字写的,日期大约是一个月之后。

 

道雪真27岁,男

“……恶作剧吗?”

把信随意地扔在家里客厅的桌子上。

樱下琴21岁,女

“有趣,贫道可不沾染这红尘之事。”

把信丢在邮筒里。

高梨弥彦24岁,男

“恶作剧吗,放回去好了,如果是藤原x红那就同意,开玩笑的——了”

也把信留在邮筒里。

 

一个月以后,在三个人把这件事忘得差不多的时候,明明在自己的床上睡去的三个人在一间高级的旅馆里醒来了。醒来时,三个人身上除了睡衣和当时正佩戴在身上的东西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可能是因为高梨抱得太紧,旁边还有他的妹红抱枕。

 

道雪真:“……欸?”

樱下琴:“欸……贫道的银行卡不会被刷爆了吧。”

高梨弥彦:“这是什么,传说中的清醒梦吗?”

 

这间旅馆十分豪华。三人从床上醒来,全部人手里都拿着那张邀请函。

遭遇了这么离奇又超现实的突发事件,请所有人san check。

 

道雪真 当前理智(75)→30 成功

樱下琴 当前理智(75)→93 失败 减1d3+1=2→73

高梨弥彦 当前理智(70)→9 成功

 

房间里有一个小冰柜,窗户,衣柜,电话,还有一扇门。

 

道雪真:“这个是怎么回事?”

高梨弥彦:“是清醒梦吗,然而为啥会梦到不认识的人……”

樱下掐指一算。

樱下琴:“依贫道所见,这应该是真的……”

道雪真:“啊,你们是谁啊。不过是梦的话梦到陌生人也很正常……”

高梨弥彦:“…………诶,很正常吗,比起这个,更想梦到幻〇乡,就好了。”

道雪真:“那便是传说中的死宅吗?”

道雪摸了摸身边,没找到眼镜。

道雪真:“啊,我的本体不见了。”

高梨弥彦:“被这样说感到受伤,但是是的,就是死宅没错啊。”

樱下琴:“啊,我的本体也不见了,那可是我的祖传拂尘啊。”

道雪真:“还有一个修仙妹子……这真是。”

高梨弥彦:“我的本命还在。”

道雪真:“噗。”

樱下琴:“不不,贫道不是修仙,是修道。”(一本正经)

高梨弥彦:“噢噢……”

道雪真:“噗哈哈哈,像什么无聊的小说一样呢。”

高梨弥彦:“来自中国?”

樱下琴:“日本。不过去中国游历过一年。”

高梨弥彦:“我会一点点汉语,对中国也很有兴趣啊!不过还没机会真正地去过。”

在两个人聊起来的时候,道雪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冰柜前打开查看。

 

冰柜里有三瓶宝特瓶装饮品,瓶身上没有标签,但是分量很足,三个人喝也绰绰有余。瓶子里分别是茶色、黄色和黑色的液体。

 

樱下感到好奇,看了过去。

樱下琴:“里面有什么可以吃的吗……”

道雪真:“……有三瓶液体。”

高梨弥彦:“什么什么??”

道雪真:“分别是茶色、黑色和黄色,应该不是饮料。”

樱下琴:“诶……能看出装的是什么吗?”

道雪真:“……不行,我虽然懂一点药剂学,但没有检验用的工具。”

高梨弥彦:“看不懂啊。”

樱下琴:“哎,居然不可以喝呢。”(失望)

道雪真:“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如果想喝也可以喝,这个一瓶给三个人喝都绰绰有余。”

樱下琴:“打开看看?”

道雪真:“不过作为医生的角度,我不是很乐意在梦里还要加班。”

樱下琴:“从道士的角度,我很后悔本科没学化学,说不定还可以炼丹——”

道雪真拿起三瓶饮料看了看。

道雪真:“啊,茶色的有泡沫,像可乐。黄色的挺粘稠的。你们要喝吗?反正是做梦的话。”

高梨弥彦“才不要啊,会想上厕所的。”

樱下琴:“算了吧,显然不是做梦啊。”

樱下掐了一下道雪。

樱下琴:“看吧。”

道雪真:“……”

樱下报以一个纯良的微笑。

道雪真:“……”

樱下琴:“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我姓樱下,名琴。”

道雪真:“道雪真,是个医生。”

高梨弥彦:“啊……高梨弥彦,叫我高梨就好……”

道雪真:“我去看看衣柜。”

道雪走到衣柜前打开。

 

衣柜里放着三件礼服。分别是黑色的无尾晚礼服、纯白色的婚纱和一件看起来比较普通的青色礼服。

 

高梨弥彦:“有什么有什么?”(抱着抱枕跟过去)

道雪真:“礼服。”

高梨弥彦:“cosplay???”

道雪真:“黑色的无尾晚礼服、纯白色的婚纱和一件看起来比较普通的青色礼服……看样子是给我们穿的。”

高梨弥彦:“哦……”

道雪真:“我还以为会是中国旗袍呢。”

高梨弥彦:“我还以为会是车万呢。”

樱下琴:“啊,既然是婚礼,那就顺应幕后黑手的意思好了,反正也不损失什么。”

道雪真:“我去看看窗户。”

 

不可思议的虹色天空在窗户外晃动。

 

道雪真:“?!”

高梨弥彦:“什么事什么事?”

道雪真:“天空是虹色的,像世界末日一样。”

樱下琴:“这……渲染气氛?”

高梨弥彦:“世界末日???极光?”

樱下琴:“还有什么没看?”

道雪真:“电话,你们挨得近。”

高梨弥彦:“要不我接一个?”

道雪真:“接吧,我去看看礼服。”

樱下琴:“那我就穿白色的那件了。

高梨弥彦 灵感(75)→34 成功

 

高梨想起这是旅馆内线专用的电话,使用之后会和前台联系上。

高梨用电话联系上了前台。

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您醒了吗?请稍作等待,会有人来迎接您。」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高梨弥彦:“电话能用诶……我打了前台,有个陌生的声音说‘您醒了吗?请稍作等待,会有人来迎接您’这样。”

道雪真:“哈,樱下你要换衣服吗,那我们回避一下吧。”

高梨弥彦:“那我转过身吧……”

道雪把高梨的脑袋摁进抱枕里,然后背过身。高梨乖乖地呆在抱枕里。

樱下换上了纯白色的婚纱。

樱下琴:“诶……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吗。那么就是说……这其实不是个玩笑?”

道雪真:(鼓掌)“意外地不错。”

高梨弥彦:“doya?那剩下的难道还有大小之分吗?”

道雪真:“看看哪件更合适吧。”(拿起来在自己身上比划)

高梨看着道雪比划。

 

光看分辨不出这两件在大小上有什么区别,道雪比划着感觉尺码都差不多。

 

道雪真:“那我要黑色的了。”

高梨弥彦:“哦。那好吧。”

道雪真:“我先换上了。”

樱下琴“我看不见看不见。”(碎碎念)

道雪真:“要不要把饮料带上?问问来接我们的人什么的。"

高梨弥彦:“随便……”

樱下琴:“意思就是默认跟他结婚了?”

道雪真:“一人一瓶吧。”

高梨弥彦:“开门出去?”

樱下琴:“说有人来接,还是不要擅自开门吧?”

道雪真:“那我拿黑色的了,这个什么特征都没有,挺好奇的。”

高梨弥彦:“茶色的有泡沫,拿茶色好了。”

樱下琴:“那我拿剩下的。”

 

正在三人拿着宝特瓶议论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在那里出现的是穿着执事服装的男性和穿着女仆装的女性,他们环视三人一周,随即执事开口了:

 「你们被主人选中了。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誉……然而,像你们一样的东西要加入主人的家族,并不是那么合适。因此,在场的各位之中只有一人会成为主人的伴侣。」

「你们对此有什么疑问吗?」执事说完后,再次打量了三人,问道。

 

道雪真:“主人是谁?”

执事:“现在并没有告诉您的必要,在这之后会进行说明。”

高梨弥彦:“没有成为伴侣的会怎么样?”

执事:“谁知道呢,说不定就能回去了呢。”

樱下琴:“主人的性别是?”

执事:“已经说过了,现在没有告诉您的必要。”

道雪真:“好吧,顺便,这几瓶液体是什么?”

执事看了一眼三人手中的宝特瓶。

执事:“饮料。”

樱下琴:“可以喝的?”

道雪真:“……”

高梨弥彦:“…………”

执事:“可以喝。”

道雪真:“喝了会怎样?”

执事用有些嫌弃的目光看着道雪和樱下。

执事:“不会怎样。”

高梨弥彦:“邀请函上面写的是什么国家的文字啊……都看不懂。”

执事:“是这里的文字。”

高梨弥彦:“上面说了什么?需要我注意的??”

执事:“只是这里的地址而已。”

高梨弥彦:“哦………………”

道雪真:“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执事:“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为各位说明规则。在这之后会选出最适合作为主人的新娘的人。主人和来宾们都在看着你们,所以请各位尽量地展示出自己的能力。”

樱下听到“新娘”两个字,默默瞅了两位男士。

 

在这个模块里表现最糟糕,也就是最后一名的人要接受惩罚。

现在就开始计算得分——事实上,从你们醒来就开始计算了。

为了不掉到最后一名,请一边保持活跃,一边举荐他人(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显眼)吧。

 

规则的说明结束之后,女仆开始说话了。

「可以的话,各位的行李就由我们这边来保管吧。」

你们的随身物品被女仆全部没收了。

 

高梨弥彦:(噫噫噫我的妹红。)

道雪真:“我不觉得我们还有啥行李。”

 

宝特瓶和邀请函也不例外。

 

道雪真:(我靠我的巧克力!)

樱下琴:“啊,饮料。”

 

想留东西需要快速交谈或者藏匿,可以用RP代替交涉技能。只能选择一件物品留下。

 

道雪真 快速交谈(45)→80 失败

道雪真:“啊这个不用拿走的,我想留着一会儿喝呢。”

女仆皱起眉看着道雪。

女仆:“既然您这么喜欢咖啡的话,就留着吧。”

道雪真:“好的,谢谢。”

道雪真:(居然是咖啡?)

高梨弥彦:(呆若木鸡)

高梨弥彦:“那个,我想留着这张邀请函……”

女仆:“对不起,这个主人交代说要拿走的。”

高梨弥彦:“啊……那么麻烦了…………”(怂)

道雪真:(看交障的眼神)

樱下琴:“那我就不留什么了……”(超脱尘俗脸)

执事:“都做好准备了吗?主人已经恭候多时了,这边请。”

执事像这样催促着三人。

道雪拿着咖啡走过去。

高梨忧伤地瞟了一眼妹红抱枕。

 

三人跟随着执事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的走廊,让人不由自主地想着「从外面看的话这一定是个非常阔气的宅邸」。

在长长的走廊中走着,来到了一扇门前。这是一扇巨大的木门,打开门后,映入眼中的是像藏书阁一样的房间。

 

执事:“你们可以从这里拿走任意一本你们需要的书。决定好了之后,请进入深处的那扇门中。”

 

执事说完,将藏书阁的门从外侧关上了。

三人从这里可以看到,藏书阁的深处还有一扇门。

想要找什么书,需要说出书名。没有时间限制,但限制只能找一次。

 

樱下琴:“这样拿走……真的好吗?”

道雪真:(神秘学之类的?)

樱下琴:“《道德经》。”

樱下琴 图书馆利用(60)→38 成功

 

樱下找到了一本《玄君七章秘经》的中文抄本。

该书的作者是中国古代的哲学家玄君,约著于公元二世纪前后,据说原名为《大地七秘教典》,但其原典早已灭失无迹,只有这本忠实详尽的中文抄本为人所知。它共分为七卷,每卷相当于一章,其内容各自不同,也各有不同的主题;其中,每卷都包含有一种或一种以上的咒文。

 

道雪真:“总觉得这一切都很不可思议,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书是关于他们的,神秘学吗,以前没怎么接触过的领域啊。我隐约记得我有个朋友说过《死者之书》之类的。”

道雪真 图书馆利用(65)→5 大成功

 

道雪找到了一本《死灵之书》的日语版抄本。

传奇般的《死灵之书》是神话书籍中最完美的一本。作者在这部巨著里说明了历史上的事件、预言了未来,并揭示了人类神话和宗教的真正起源。为了证实他的言论,这位阿拉伯人阿卜杜•阿尔-哈兹莱德不拘一格地利用了占星术和天文学知识;他不仅详细解说了旧印、奈亚拉托提普、比人类古老得多的远古者及其奴隶修格斯、阿撒托斯、克苏鲁、犹格•索托斯、莎波•尼古拉丝、撒托古亚等事物,还记载了人类出现以前的地球历史。阿尔-亚斯拉德在彷徨于沙漠之前曾是研习魔法的学徒,因此书中也载有许多咒文,全书超过800页。本书篇幅庞大,加之作者经常使用隐喻和模棱两可的词汇,使阅读非常困难。因为《死灵之书》的内容包罗万象,所以不管调查员想调查哪一方面的情报,都可以因它提供的知识而提高5倍成功率。

 

高梨弥彦:“幻〇乡?红字本?……算了,还是找一找有没有关于梦境的书,《幻梦之书》之类的。”

高梨弥彦 图书馆利用(85)→28 成功

 

高梨找到了一本日语翻译本的《混沌之魂》。

此书是埃德加•戈登的第二本小说。戈登的怪奇小说发表于1920年代,据人们所知,本书是他最为恐怖的作品。他的故事讲述的全是可怕的怪物和异界的风景,受众面不广,但喜爱他那些奇妙故事的读者都认为他的才华出类拔萃。当戈登声称他所写的东西都来自自己的梦时,他的名声更加响亮。戈登在一次长达数月的流浪后失踪,他的朋友去访问他,才发现他失踪的事实。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埃德加•戈登,也没有人听到过他的消息。

除了高梨的那本较薄浏览起来只要一小时以外,其他两人找到的书篇幅都很长,恐怕来不及现场翻阅。

 

道雪真:“我这本太厚了,一时半会儿根本看不完,只是翻一翻的话什么都得不到。”

高梨弥彦:“是呢。”

 

三人找到的书中书中都夹着一张看起来很新的便签条,愿意的话可以只读那一页。

 

道雪真:“我要读!”

道雪真 智力×3(51)→94 失败

道雪真 当前理智(75)→52 成功 减1→74

道雪真 克苏鲁神话(0)+2→2

樱下琴 1d3→3

樱下琴 智力×3(39)→95 失败

樱下琴 当前理智(73)→86 失败 减1d6=1→72

樱下琴 克苏鲁神话(0)+1→1

高梨弥彦 1d3→1

高梨弥彦 智力×3(45)→28 成功 习得咒文【创造异界之门】

高梨弥彦 当前理智(70)→8 成功 减1d2=2→68

高梨弥彦 克苏鲁神话(0)+1→1

高梨弥彦:“嗯,稍微看了下。”

道雪真:“那我们走吧?”

 

离开藏书阁后又一次来到一条走廊上,左右各有两个来宾室。当然,也可以选择继续向走廊深处前进。

 

道雪真:“刚才执事说的啥来着?”

樱下琴:“嘛呀忘了。都去看一下?”

高梨弥彦:“噫。”

道雪真:“那去看看吧。女士优先,选吧。”

樱下琴:“按顺序,左一?”

道雪真:“那去吧。”

樱下琴:“不过这样随便进人家房间似乎不太好,刚才那个人说他主人还在等我们。”

道雪真:“敲个门?”

樱下琴:“试试。”

 

门只是虚掩着。没有人回应。

 

道雪真:“不好意思,我们进来了”(推门而入)

高梨弥彦:(普通地跟着)

 

房间中垂下无数被黏液沾满的绳状物体,摆放在其中的装饰物形似扭曲的山羊腿。往上看的话,像是黑色的云一样的东西呈旋涡状,绳状物、装饰品,都是从那团黑云之中坠下来的。

看见了这样恶心又不吉利的房间,所有人san check。

 

道雪真 当前理智(74)→37成功 减1→73

樱下琴 当前理智(72)→100大失败 减1d10=8→64

樱下琴 灵感(65)→98失败

樱下受惊过度,跌倒在地上。

樱下琴 HP减1→10

高梨弥彦 当前理智(68)→52成功 减1→67

樱下琴:“按理来说贫道经常接触鬼神不应该这么脆弱啊。”

道雪真:“我来急救一下?”

道雪真 急救(80)→99 大失败

樱下琴 HP减1→9

道雪真:“对不起……可能是被吓到手抖了。我们还是乖乖地进最里面的房间吧。”

樱下琴:“好……”(虚弱)

道雪真:“其实看久了之后,还会觉得挺艺术的。”

高梨弥彦:“越后面不是boss越强吗?”(绝望)

道雪真:“你们要再看看吗?”

樱下琴:“算了,看吧。”

高梨弥彦:“还有几扇门?”

道雪真:“三。左边两个,右边两个,目前我们在左一。”

高梨弥彦:“我看,你们先别看?”

道雪真:“你小心一点。”

高梨弥彦:“好,那就左二。”

樱下琴:“你可能会是被选中的男人。”

道雪真:“我照顾樱下。”

樱下琴:“这样啊,那我也去吧?”

道雪真:“……那我去右一好了。”

高梨弥彦:“如果你跟着我,还不如那么一人去一个???然后就都看完了。”

道雪真:“樱下毕竟是女孩子,你也不怕她被吓傻。”

高梨弥彦:“那我先看,看完安全就告诉你……?”

樱下琴:“可能我已经被吓傻了。”(恍惚)

道雪真:“我们看完都出来说一声吧。”

高梨弥彦:(我觉得医生可以缓缓,疯了怎么办……)

道雪真:“我觉得自己还行。要不樱下在外面吧,你去左二看看,看完告诉她。我一个人去右一,就这样。”

高梨弥彦:“好啊。”

樱下琴:“好的吧。”

 

右一的房间里面坐着一位蓄着灰暗的长胡须、发丝灰白的老绅士,在他膝上趴着的猫毛色十分美丽。

 

道雪真:“您好?”

老人:“啊呀,那位的心血来潮居然到了如此地步…你们还真是有点可怜啊。嘛,加油吧。”

道雪真:“谢谢。请问您是?”

诺登斯:“吼吼,吾之名为诺登斯。”

道雪真:“啊,那请问您口中的那位是谁呢?”

诺登斯:“啊呀,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那位的任性也让人很头疼啊,是不是?”

道雪真:“还行,还挺有趣的。您有什么建议吗?”

诺登斯:“吾之意见嘛,建议你的同伴可以去一下右边的第二个房间。”

老人点了点头,似乎是要送客了。

道雪真:“谢谢您,那么打扰了”

道雪慢慢关上门。

 

左二的房间当中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喝着红茶。她注意到高梨后,锐利的目光中一瞬间显露出怒意,然后她朝高梨搭话了。

 

少女:“这回恭喜你们几位了!真是让人羡慕呢!”

高梨弥彦:“啊……您好。”

少女:“哼……”

少女扭过头去喝着红茶,嘟哝了一句什么,不理会高梨了。

高梨弥彦 聆听(75)→69 成功

高梨听见了“我用了几百年也没能做到的事情…!”这样的自言自语。

高梨弥彦:“打扰了,很抱歉……我这就出去了……”

高梨默默地关上门。

 

道雪真:“我那里是一个叫诺登斯的老人在里面,还有只猫。”

高梨弥彦:“里面是个美少女……”

樱下琴:“居然真的有人诶……”

道雪真:“我问了他那位的名字,他不肯告诉我。不过他告诉我,建议让你们去右二的房间,樱下要去看看吗。”

高梨弥彦:“还要……进去打扰吗,感觉,是高傲的人。”

樱下琴:“既然他都说了,去看看吧。”

高梨弥彦:“那就去吧。”

道雪真:“走吧。”

 

右二的房间中央有一个人影盘坐着。然而,这个形似「人影」的东西脸的部分是大象的样子,又有着大象无法与之相比的邪恶感。

那一对巨大的蹼状耳多生长著触手,大象一般的长鼻末端有一张一英尺宽,喇叭状的吸盘……前臂僵硬地于肘部弯曲著,它的手——一双人类的手——半张著,手心朝上平放于腿上。它的肩膀矮且宽,袒胸露脐,向前伸出巨大臃肿的腹部,上方歇著那长蛇般的鼻子。

见到了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神明身姿,所有人san check。

 

道雪真 当前理智(73)→40 成功 减1d4=3→70

樱下琴 当前理智(64)→53 成功 减1d4=2→62

高梨弥彦 当前理智(67)→1 成功 减1d4=3→64

道雪真:“这是什么,好恶心的感觉。”

人影:“何其无礼!”

道雪真:“噫,对不起。”

人影:“呵,是你们啊…哼……虽然看来也就是那样了…喂,你们,吾在有余兴节目前都无聊得很,就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吗?吾喜欢听冒险故事。”

高梨弥彦:“抱歉,但是是隔壁房间的老先生叫我们到这里来的……”

道雪真:“是的,诺登斯老人说让我们来的”

人影:“哼,如果有有意思的冒险故事就讲出来吧,其他免谈。”

道雪真:“好吧……我倒是之前听说过一个梅洛蒂大人的传说,九个学生作为媒介什么的,老师被附体。”

高梨弥彦:(观看表演中)

道雪真:“那些学生好像之前都失踪了,最后却全部一下子出现在天台上了。似乎是学生会的人解决了这件事,我朋友的儿子参加了的,听他说最后是把书烧了什么的。”

樱下琴:“我也听过一个,传说是某个废校的屋顶上有能诅咒别人的雕像,然后几个冒险者就去学校探险。探险的时候如果做了一定数量有恶意的事情,可能就会狗带。不过最后他们还是安全的到达了屋顶,并把雕像摧毁了。”

高梨弥彦:“我曾经看到过这个传说,是关于困在梦中的,入了梦的人,需要写不幸的信件,牺牲他人,替换自己,才能摆脱轮回的梦境,回到现实。”

人影:“勉勉强强算不错的消遣,可以退下了。”

樱下琴:“多谢,打扰了。”

高梨弥彦:“那么,打扰了。”(走人)

道雪真:“请问,你有什么有趣的冒险故事可以告诉我们吗?”

人影:“无礼!速速退下!”

道雪真:“……那我们去最里面的房间吧。”

高梨弥彦:“哦……”

 

当三人差不多来到走廊的深处时。

 

执事:“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主人在等你们。”

执事装扮的男人这么催促着,让三人尽快进入更深处的房间里。

道雪真:“进去吧。”

 

那里面有一个被执事和女仆们称为主人的人。不论是外貌还是体型都是最符合你们审美的模样。

他有着修长、纤细的身形和英俊的面庞,他的肤色偏黑,有着仿佛黑暗神祇抑或堕落天使长的迷人魅力,由反复无常的幽默而生的厌倦火花潜藏在他眼眸的周遭。

(高梨弥彦的场合:被称为主人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女,有着迷人的红宝石般的眼瞳和银色的长发,穿着一件红色的褶裙,长发上缀满了蝴蝶结,但最美妙的是她洋装般的白色衬衫下那荷包蛋般的小小隆起……)

 

高梨弥彦:(妹红碳!!!!)

道雪真:“……怎么可能。”

高梨弥彦:“噫,这一定是个梦!!”

樱下琴:“诶……”

高梨弥彦:“啊……蘑菇汤。”

道雪真:“我刚刚竟然觉得嫁了也不错,我一定是疯了。”

 

三人都产生了“这个人完全符合我的喜好”这样的认知。

现在所有人,要和这位主人进行一次意志对抗。道雪的成功率是25%,樱下和高梨是20%。

 

道雪真 意志对抗(25)→47 失败

樱下琴 意志对抗(20)→97 大失败

高梨弥彦 意志对抗(20)→43 失败

 

三人都感觉到被面前这个人深深吸引了。

被称为主人的这个人开口说道:

「终于见到你们了呢。我总是从兄长他们那里听闻你们的活跃,我被勇敢的你们深深地吸引了。说实话,我本来希望能和这里的所有人合为一体……但是那些亲戚们实在是太烦人了,所以决定只和你们之中的一个人结婚!」

「虽然现在就选出一个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们懂的吧?」

主人亮出左手。

 

道雪真 知识(95)→95 成功

樱下琴 知识(75)→89 失败

高梨弥彦 知识(90)→71 成功

 

高梨和道雪察觉到没有戒指,樱下则觉得莫名其妙。

 

主人看向三人,微微一笑。

主人:“为了我和那个人,请你们去寻找它吧。”

道雪真:“好。”

樱下琴:“哦。”

主人:“我想要见识一下你们擅长的事情,所以请去各自的房间里面寻找吧。”

 

不知什么时候房间里就多出了几扇门,门上都有一块金属板。

金属板上分别写着【战斗之间】【探索之间】【行动之间】【交涉之间】【知识之间】。

每个房间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在里面挑战失败的话可以换一个房间再次进行挑战。

 

道雪真:“我去知识吧。”

高梨弥彦:“那你去吧,我去探索。”

樱下琴:“我选交涉好了。”

 

【知识之间】——道雪真

进入房间后,来时的门消失不见。

里面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一个正在东跑西窜的人撞上了道雪。

 

路人:“你!对对对,就是你!我现在忙得都快疯了!总而言之,请你务必来帮帮忙!”

道雪真:“怎么了?”

路人:“得快点把考试的题目给制定下来!!帮帮忙吧!”

 

路人递过来一张纸。

道雪可以选择使用【一个】【知识系技能】,骰出6次成功;或是使用【一个以上】的【知识系技能】,骰出3次成功。

 

道雪真 医学(70)、心理学(70)→10,39,39 成功

 

作为帮忙出卷的礼物,那个人送给道雪一对【知识的戒指】。

道雪的眼前出现了出口。

 

【交涉之间】——樱下琴

进入房间后,来时的门消失不见。

里面看上去像是某个小镇的一角。在略微昏暗的小巷中,人们在做着买卖。

 

樱下琴:“欸,这是打算做什么……”

 

拥有【任意语言类技能(优先外语)】,就可以用这个技能和巷子里的人搭话。

 

樱下琴 汉语(31)→93 失败

樱下琴 母语(75)→32 成功

 

有一个人注意到樱下的搭话。

「你是外乡人吧?这个地方还是很不错的,祝你玩得开心啊。」

他指点着,原来这里是一个集市,这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商品。其中,一个邋邋遢遢的老头正在卖的一对戒指,价格最为昂贵。

 

樱下琴:“老爷子,你这对戒指好美啊。”

老头抬头看了樱下一眼,语气不善。

老头:“我这里没有能卖给外乡人的东西!”

 

【信用】【劝说】【话术】【议价】(议价的作用是把价格抬到他肯卖为止)四个技能中,任意成功两次,就能从他手里买到一对【交涉的戒指】

 

樱下琴:“老爷子,我虽然是外乡人,但是懂得规矩的。而且我逛遍了这一片,确实唯独钟意这对戒指,您就让我买下吧。买卖公平,你我都能获益不是吗?”

樱下琴 说服(80)→52、41 成功

 

樱下成功买到了一对【交涉的戒指】。

樱下的眼前出现了出口。

 

【探索之间】——高梨弥彦

进入房间后,来时的门消失不见。

里面是一条街道。

 

高梨弥彦 观察(85)→58 成功

 

高梨发现小巷里面有一个受伤的人。

受伤的那个人很痛苦地说:「那个男人…抢走了重要的戒指…快把它夺回来……」

说完,向你递了一张某个男人的照片。

 

高梨弥彦 急救(60)→38 成功

 

受伤的人晕了过去,但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高梨看了看照片,了解到那个男人的样子。要进一步检视照片的话需要摄影技能。

为了在街道上找到那个男人,需要使用【追踪】或是【观察】。

 

高梨弥彦 摄影(10)→44 失败

高梨弥彦 观察(85)→92 失败

高梨弥彦 追踪(10)→94 失败

 

高梨被迫离开了探索之间。

 

道雪真:“我拿到戒指了”

樱下琴:“我也拿到了。”

高梨弥彦:“啊,你们好快啊。我没找到,跟丢了。”

樱下琴:“我那儿是在一个长者那儿买戒指。”

道雪真:“我那房间是出卷子。”

高梨弥彦:“那我也去看看?”

道雪真:“去吧,祝你好运。”

樱下琴:“加油!”

高梨犹豫了一下,最终进入了行动之间。

 

【行动之间】——高梨弥彦

进入房间后,来时的门消失不见。

门后是像赛车场一样的地方,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车,自行车,喷气式飞机,直升机,战车,船】。你被技师打扮的工作人员带到维修站里。

 

高梨弥彦:“啊呃诶……”

工作人员:“来吧,这是让你的未婚妻见识你长处的好机会!你要用哪种交通工具呢?你如果擅长游泳的话,用游的也可以!”

高梨弥彦:“修东西?其实……我觉得我不太擅长这个的。”

 

如果探索者没有任何【驾驶】技能,就得拜托工作人员把比赛内容改成赛跑。不用【手艺】或是【艺术】做出点什么东西来讨他们欢心可不行。

 

高梨弥彦:“这下尴尬了。我只会修复古书。”

工作人员:“那走吧,去换个房间再试试吧!记得选自己擅长的啊!”

高梨弥彦:“抱歉呢,再见。”

 

高梨离开了行动之间。

 

高梨又出来了。

道雪真:“怎么样?”

高梨弥彦:“里面是竞速空间吧,我,不太会,交通工具……”

高梨经过考虑,最终进了知识之间。

 

【知识之间】——高梨弥彦

进入房间后,来时的门消失不见。

里面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一个正在东跑西窜的人撞上了高梨。

 

路人:“你!对对对,就是你!我现在忙得都快疯了!总而言之,请你务必来帮帮忙!”

高梨弥彦:“好啊。”

路人:“得快点把考试的题目给制定下来!!帮帮忙吧!”

路人递给高梨一沓纸。

 

探索者可以选择使用【一个】【知识系技能】,骰出6次成功;或是使用【一个以上】的【知识系技能】,骰出3次成功。

 

高梨弥彦 历史(80)→61、59、73、41、76、60 成功

 

作为帮忙出卷的礼物,那个人送给高梨一对【知识的戒指】。

高梨的眼前出现了出口。

 

高梨弥彦:“我回来了……”

道雪真:“又失败了?”

高梨弥彦:“不,成功了。”

道雪真:“哦,我就说吧。”

樱下琴:“太好了。这下我们都拿到戒指了呢。”

 

三人都拿到了各自的戒指,回到主人的房间时,主人对他们说:

「大家都太厉害了,好难决定啊……而且只靠我们这边来下结论,或许会有失偏颇…对了!你们自己来聊聊看今天都做了些什么吧!」

 

谁都可以做出自己做得有多好的报告。但你们不知道哪里是有必要报告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报告是否有价值。

另外,在做出报告之前,请全员骰观察的一半(四舍五入)。

 

道雪真 观察×½(25)→7 成功

樱下琴 观察×½(13)→34 失败

高梨弥彦 观察×½(43)→52 失败

 

道雪发现邀请函掉在了离自己很近的地方。

 

道雪真:(我捡)

道雪捡起了邀请函。

 

然后像刚才说的,请互相做出评价报告。

 

道雪真:

“啊我的话,首先是第一个开始在房间里搜索的?图书馆找到了《死灵之书》,很厉害的样子,进第一个房间也挺淡定的,然后一个人去了诺登斯的房间,第一个给右二房间的人讲故事的,也是第一个找到戒指的,我的就这样吧。

“高梨的话,虽然是个死宅,但是电话是他接的。整体来说虽然让人觉得这货挺懒,但还是很靠得住的。

“樱下的话,可能因为是妹子吧,不太能这么快接受这种刺激。我说完了。”

 

樱下琴:

“啊我的话,其实跟他们差不多啦,我比较胆小运气也不太好,勉勉强强才走到这里。

“真君虽然看起来疏淡,然而其实是个热心的人,努力在帮我疗伤。后来也很大胆地独自去了那么危险的房间,真的很佩服他的勇气”。

“高梨君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但是无意中也帮助了大家很多。他能在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积极地帮我们出谋划策,在失败了许多次的情况下仍然不气馁,最后拿到了戒指,真是很努力的一个人呢。

“总之,今天确实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辣。”

 

高梨弥彦:

“嗯……我是接了电话的人……然后在图书馆找到了《混沌之魂》。只看了书签的一页,学习了一个魔法【创造异界之门】,感觉好……神奇?去了左边第一个房间,看见了……有点吓一跳的画面,还好忍住了……

然后去了左边第二个房间,里面是个漂亮的少女在喝红茶,她说恭喜我们,还小声的嘀咕了下,这是她花费几百年都没能做到的事情……来着。

(主人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然后大家都进去了右二的房间,有点吓到了……还好忍住了。然后要我们说一个奇妙的历险故事,于是我就说了关于梦境和解脱梦境的一个诅咒的故事,这样……最后去各种房间找钥匙……行动之间我失败了,没有创造力的手艺技能。去探索之间跟丢了人,不过稍微急救了下受伤的人,最后还是改去知识之间拿到的戒指这样了。

“道雪君感觉是个很可靠的人,非常有行动力而且很考虑妹子的感受啊!医生就是很暖啊!

“樱下小姐很可爱,感觉,是姑娘的确应该多照顾一点,我觉得我也还是忍了半天才没失态爆发的,其实我也蛮慌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那么——

主人问道:「你们认为谁最适合做我的新娘呢?」

 

道雪真:“新娘的话,不该是樱下吗?”

樱下琴:“真君吧,感觉他很适合这个地方呢。而且他无论学识还是人品,都是我们之中最出色的人,应该更配得上您。”

高梨弥彦:“……我果然不知道。”

 

主人听完你们的话,点了点头,露出笑容

「决定了!奈亚拉托提普的新娘就是——」

你们听到主人这句话的同时,眼前一黑。

 

当三人醒来后。

高梨坐在来宾席里,和你们见过的来宾们坐在一起。

道雪则站在奈亚拉托提普身边。

没有看见樱下,高梨一脸凑热闹地鼓着掌,现场一副欢快的气氛,都在为这场婚礼而高兴着。

 

就在这个时候,婚礼蛋糕被女仆推了上来,而樱下就坐在手推车上的蛋糕盘里。樱下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固定在蛋糕盘上,全身动弹不得,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甚至也不会因为失去过多耐久而昏厥,在耐久到0之前都要继续感受这种痛苦。

然而,在高梨眼中,这只是个挤满鲜艳的粉色奶油的华丽多层蛋糕。

 

樱下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高梨弥彦:(妈蛋!这要怎么鼓掌啊?)

高梨毫无所觉地鼓着掌。

 

奈亚拉托提普牵起了道雪的手,和道雪一起把蛋糕切开。

 

奈亚拉托提普:“我们先来第一刀吧~”

蛋糕刀伤害 1d3→1 樱下琴 HP→8

樱下琴 当前理智(62)→44 成功

道雪真 当前理智(70)→53 成功

樱下琴:“好痛啊啊啊啊!!——真、真君??!!这不是真的吧???呐真君,你听得到的吧??”

道雪真:“……”

道雪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对樱下的叫喊毫无反应。

 

蛋糕刀伤害1d3→2 樱下琴 HP→6

樱下琴 当前理智(62)→87 失败 减1d6=4→58

道雪真 当前理智(70)→8 成功

看着道雪不但没有回应自己,还毫不留情地接着砍下了第二刀,樱下的理智开始崩溃。

樱下琴:“不,不要啊!!我不想死啊!!!真君!!求你醒醒啊真君!!”

 

蛋糕刀伤害1d3→2 樱下琴 HP→4

樱下琴 当前理智(58)→85 失败 减1d6=2→56(最多因此损失6点理智)

樱下琴 灵感(65)→70 失败

道雪真 当前理智(70)→64 成功

樱下几乎是绝望地看着道雪砍下第三刀的,但同时她似乎在死亡的边缘里明白了什么。

樱下琴:“真君,真君你是被控制了吗?!!是的吧,真君可是医生啊!!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啊!!”

 

蛋糕刀伤害1d3→1 樱下琴 HP→3

道雪真 当前理智(70)→6 成功

 

蛋糕刀伤害1d3→2 樱下琴 HP→1

道雪真 当前理智(70)→92 失败 减1d3=3→67(最多因此损失3点理智)

可能是因为看到樱下快死去了,道雪医生的本性终于动摇了。

他的眼睛一瞬间恢复了清醒,看到眼前的景象震惊不已,嘴唇不断抖动着,手也颤抖着几乎握不住蛋糕刀。

樱下琴:“真君……你终于还是不忍心了吗……你真的要亲手杀了我…….去嫁给那个恶魔吗……”

道雪真:“……我,我,对,对不起……”

就在这个时候,奈亚拉托提普握住了道雪的手,直接地将最后一刀刺进了樱下的身体里。

蛋糕刀伤害1d3→1 樱下琴 HP→0

血液溅到了道雪的脸上,他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在他面前死去的樱下,她也同样回视着,语调轻得难以听清。

樱下琴:“……真,君,永别了,你们要幸福啊……”

 

婚宴结束了。

对婚宴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的高梨平安地回到地球.

 

高梨弥彦 当前理智(67)回复2d10=19→86

高梨弥彦 克苏鲁神话(1)+1d10+5=8→9

高梨弥彦 智力×3(45)→94 失败

 

高梨得到了知识的戒指作为奖励。

和这个戒指相关的知识类技能+10%(加上后不超过95%)。但是,一旦使用技能失败,就要骰一次【幸运】,幸运失败时,奈亚拉托提普会出现在这名探索者面前,san check【1d10/1d100】。

这枚戒指只要不戴上就不会有效果。奈亚拉托提普只有戴着戒指的人能看见。

 

婚宴结束后,奈亚拉托提普对道雪说:「为了合二为一,我先去做个准备,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奈亚拉托提普和宾客们都离开了宴会厅,这时道雪感觉邀请函上传来一股力量。

被控制的道雪突然恢复了一些神智,发现自己放在衣服里的邀请函碎成了一片片。

 

道雪真 灵感(85)→35 成功

 

道雪意识到邀请函起了像护身符一样的作用。

道雪正在慌张,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执事突然迎了过来。

「我对您将要和主人合为一体这件事感到非常不快。万幸的是,主人的能力似乎对您没有效果……您若是想逃的话,就趁现在。只要到塔顶上创造门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道雪真:“创造门?”

执事:“创造门的方法在图书馆里能查到,快去吧。”

道雪真:“是我拿走的那本书吗?”

执事:“不是,快去找吧,要来不及了。”

 

必须要在6回合内到达塔顶并创造出异界之门。移动不消耗回合。

【图书馆利用】1回合;【是否习得咒文】1回合;【创造异界之门】1回合。

除此之外,如果要进行其他动作,骰一次骰子相当于用掉1回合。

 

(暗骰)回合数1d4+2→6

道雪真 图书馆(65)→61 成功

道雪真 智力×3(51)→19 成功

道雪真习得咒文【创造异界之门】。

道雪真:(万幸我曾经还是个学霸)

 

道雪真用最快的速度跑上塔顶,准备施放咒文。

成功率为30%,消耗1点意志+1点MP,每失败一次成功率+10%。

 

道雪真 意志(15)、MP(15)减1→14

道雪真 创造异界之门(30)→98 大失败

 

道雪因为大失败而损失了1回合宝贵的时间。还有最后两回合。

 

道雪真:“你你你你你……”

道雪真 意志(14)、MP(14)减1→13

道雪真 创造异界之门(40)→62 失败

道雪真:“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吗……”(绝望)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道雪真:“我求你了!!!”(快哭出来的脸)

道雪真 意志(13)、MP(13)减1→12

道雪真 创造异界之门(50)→54 失败

 

道雪因为没能成功施放法术,被发现新娘不在出来寻找的女仆发现了。

 

女仆:“主人正在找您,请您不要违抗主人。”

 

女仆将道雪带回房间,道雪被迫和奈亚拉托提普在新婚之夜进行了分子级的融合。

「这样的话无论是疾病还是贫穷我们都会永远在一起了呢…」

道雪最后听到的是这样的声音。

 

但是,次日,道雪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

原来,因为他一开始没有丢掉邀请函,被它残存下来的力量保护,幸运地活了下来。

 

道雪真 克苏鲁神话(2)+1d6+3=8→10

道雪真 当前理智(67)回复3d6=11→78

道雪真 智力×1(17)→78 失败

 

道雪找到机会再次偷偷溜上了塔顶。咒文的成功率延续之前的,这次是60%。

 

道雪真 意志(12)、MP(12)减1→11

道雪真 创造异界之门(60)→91 失败

道雪真 意志(11)、MP(11)减1→10

道雪真 创造异界之门(70)→14 成功

 

在穿过异界之门时,道雪作为一个普通人,精神难以承受瞬移时的空间变换,san check。

 

道雪真 当前理智(78)→72 成功 当前理智减1d6=3→75

 

道雪终于成功逃出生天,和他先前在藏书阁拿到的死灵之书一起。

他和高梨抱着魔道书和其他随身物品好好地在自己的房间里醒来。

先前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梦呢,还是……?



END


事后谈:

模组本身要求的是曾经见过奈亚的pc,模组中也有好几处可以使用【克苏鲁神话】技能的地方,只是鉴于我们群里见过奈亚的、还活下来的pc着实不多,便统一使用新卡跑团了。

kp和pc都是女的,虽然最后虐妹那里超级像fff现场但其实我们都是女的啊?!我们所有pc在那里集体被吓傻,rp都忘了。所以请不要骂我们,我们看到虐妹也很心痛。

其实樱下是可以存活的,模组要求是只要留着邀请函了的都能存活,但是......

本模组撕卡率是比较高的,活下来基本是骰子女神的青睐。

以上,完毕。






评论 ( 10 )
热度 ( 16 )
  1. 申君夜猫魂 转载了此文字
    虐妹大法好(bushiby全程大失败的非洲琴x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