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昨日夜空(上)

*废都物语同人

*颜二班

*大概可能或许似乎是班帕里,但因为根本没写到所以不打tag了

————

  听。
  静心地听。这个房间的采光并不好,只有墙壁的最上方那一个不大的小口能看见月亮的下半截,银白的月光刚好打在架子中的地板上,仔细看能看清空气中的尘埃,却没什么用。除此之外这房间便全是一片黑,但也没什么不好的,在黑暗里静静地等待着的才是宝物。或许需要一盏灯来看清它的方位,但现在不需要,至少此刻不要。
  少年的视力很好,但这不是他不照明的原因。他还不知道这个房间里会有怎样的宝物,他只是从刚才开始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要做个不舒服的比喻的话,那就是自己像被一只蛇给盯上了。在进这个房间的瞬间,那个目光就敏锐地刺过来,一直钉在他的身上。倘若只是被发现了还好,但他只是被盯着,对方没有采取下一步的动作。就像是观察猎物,等待对方露出破绽的蟒蛇。少年脑海里甚至已经出现他一触及那黑暗就会被一条白蛇咬上的场景。
  没人会喜欢这样的事情,少年自然也有些窝火,只是不知来历的刺探根本不至于吓退他。他在鬼门关走了好几遭,从认定自己走这条路的时候便把生死抛到魔法之后,自然不甘心这般撤退,也不乐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差劲。少年是相当不爽的,理由他也有些不清不白的,毕竟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让他感受到威胁了。
  只能说他没以前那么莽撞了,就算不怕死,也是不想死的。少年闯过好多藏书库,无一不是被下了奇怪的陷阱或结界,但他挺乐意面对那些的,至少那说明他来对了地方。这更能说明这次不一样了。是的,他知道,这次要面对的不是死物,甚至都不是僵尸那种半死不活的东西。这有点像几年前他闯进的宫殿里的一个小房间,被缝隙间难以名状的生物盯到发毛,然后匆匆逃离。但还是有点不一样,他就是知道其中的不同。
  会有使魔来守护宝物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少年本身也会召唤他们来协助自己战斗。可就算使魔拥有和人类相同、甚至之上的心智,这种视线也不是他们可以发出的。人类的眼睛里总是会蕴含着很多的情绪,那是最难说谎的地方。少年虽然一直觉得芒刺在背,像浑身赤裸地被人上下打量,却又少了那么几分针对。但不管怎样,他们维持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久了。
  他敢肯定对方是人类,至于是这房子的主人还是和他一样的不速之客就不得而知了。少年自刚才为止就一直等着对方露出气息,可很明显对方的耐心相当地好。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太过客气了。少年抄起自己的魔杖,无声地吟唱。这房间虽说拥挤,但也是足够宽敞。反正他也相信自己能够逃脱,所以放开手大干一场也未尝不可。
  吟唱已经结束了第一场,少年明显地感觉到体内魔力疯狂的涌动,不管多少次这都让他兴奋不已。他正是渴求着力量而活着的,无论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只有强大的实力是永远不会背叛的。少年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在黑暗里都能察觉到他的那份凌厉。抬起手,对方依旧没有作为,他便实实在在地把那一点点的不安给压了下去,挥下了手臂——
  
  “屠戮之魔——哎呀!”

  “收起来吧,希冯。”

  靠,画风转变也不带这么玩的。希冯不爽,非常的不爽,本来还想试试这招式自己进步了多少,却直接被对方飞来一把匕首给打断。从黑暗里慢悠悠地带着坏笑走出来的人就算过了两年模样也没有多大变化,月光打在他的身上衬得头发和皮肤更加惨白,唯有那双眼睛红的像血一样透明。

  “我靠,班?!你这家伙怎么在这?”

  “嘘——你偷书的时候一向都这么大大咧咧的吗?”
  
  班的样子和以前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了,可他也说不上来具体有什么不同。最后的时候他道别的并不上心,希冯并不喜欢看到别人失落的样子,因为他并不擅长安慰。轻飘飘地甩下一句自己要继续以前的生活,便带点落寞地迅速离开了。希冯是不会说出口的——其实很喜欢和班、帕里斯三个人一起去遗迹里探险,还有想要将之延续下去的愿望。
  或许对方瘦了点?不过班一直挺瘦的,到了希冯都会怀疑他是不是营养不良的地步,绝对不是因为那看上去就很病态的白毛。两个人的身高差距倒是缩短了一截,希冯突然很庆幸两年里自己长高了不少,看样子超过班还是很有希望。时间流逝的很快,不知不觉他们已经阔别了两年,希冯偶尔也还是会回想起一堆人打打闹闹互相贫嘴的时光,可那毫无用途,只是徒增寂寞,只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袭击自己,带来完全陌生又久违了的一些感情。
  “……你怎么离开霍尔姆了?”

  “因为不想待了。”

  “哈,这可真不像你说出来的话。”

  自己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那是对方不说自己就全然不知的。那种怪异感再次萦绕在希冯的身边,伸出手想要抓住它也找不到方位。他有些尴尬,他好像从来都不知道和阔别已久的友人再次见面要寒暄什么,只是难得相遇,难道就这么打个招呼然后各自拜拜?如果是以前的他倒确实做的出来,但现在他已经十六岁了,果然还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那个班——”

  “啧!”

  出乎预料地吃了一发咂嘴,哑然的下一刻就被对方抓住了手腕,与之同时发生的是库房的门被同时间地打开,看上去就很弱很欠扁很傻逼的大叔们走了进来。希冯反应倒也不慢,直接扔了几个失之咒过去,班也毫不客气地掏出几个球体甩在了地上。烟雾弥漫起来的同时,两个人野蛮地撞开来人跑了出去。没有多想地放弃了自己来时的道路,希冯跟着班拐了好几个弯,再从窗口处滑绳子逃离了出去。
  万幸他们之间的默契还在。总算到安全的地方时班先笑了出声,捧着肚子笑得好是欢乐。希冯眨了眨眼,再慢慢柔和了表情,接着拿起了他的法杖。
  “为什么要逃啊?那种鶸完全打的过的吧!!”

  “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偷书的自觉啊。”

  “打砸抢这点你都在我面前给我演示好多次了好么。该死,本大爷还没拿到书呢,看都没看一眼!”

  班压低了眼睑,像有些预料之中地笑着从他的挎包里抽出了什么直接扔了过来,希冯一开始还有点懵,拿到手的时候就明白了。这毫无疑问就是那库房里私藏的魔法书,或许他该感谢班还是很识货的。希冯二话不说直接翻了起来,越看表情越是满意。班倒也不打扰他,静静地蹲在路灯下的台子上等他看完。
  “啊——哼哼哼,没想到那个地方竟然藏着这种书呢~这可真是大收获。”

  “送给你了,就当是重逢礼物吧,希冯。”

  没错,他们重逢了。在这个时刻从书里抬起头的希冯往自己的左手边看去,班低着脑袋,能看到他的嘴角带笑,却看不清在阴影里的眼睛。这个表情是不完整的,所以他自然地会觉得怪异。以前总是他先开口要的,甚至还会为之专门准备好交换的东西。希冯不喜欢欠人情,但送上来的好东西当然不会放过。他把手上的书收起来,开始一本正经地提问。
  “你怎么会偷书了,你以前不是只对那些破古董感兴趣的吗。”

  “嘛,自从出来后发现魔法书也挺值钱的后就开始干了——怎么,要不要去我家?还有很多哦~当然,要付钱。不过会给你打折的!”

  这才是他认识的脑子里只有妹妹和金钱的班啊!希冯不禁如此感叹道。果然刚刚送书也只是那啥,交易前的人情策略?这家伙越来越会做生意了,成为一代奸商指日可待。突然感到轻松了的希冯自然是答应了对方,两个人便一同走起来,路上有的没的聊着。
  班是为了赚钱出来的——大概可以这么概括,但或许还有其他的因素也说不一定。希冯也不是想不到对方离开的理由,便不再过多追问。他们互相交流着这两年的见闻,然后一齐感叹对方果然还是当初的那个流氓。这实在是让人开心不少的事情,只是有一个违和的地方,希冯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但还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班一个字都没提到帕里斯。
  
  

未完待续

————

自从开学之后我感觉我天天都在犯困,一犯困我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争取这个星期写完它!

评论 ( 8 )
热度 ( 1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