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昨日夜空(下)

*废都物语同人

*颜二班

*你相信我他们是友情向这篇文是正剧向吗

————

  他扯了扯嘴角,发觉自己的眼睛尴尬地眯了起来,就像是警惕着房间里的什么,但一切安静得可怕,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他下意识地想赞同对方的理论,却又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嘴张张合合好几次,什么话语都吐露不出。希冯看着班继续喝着他杯子里的酒,动作娴熟得让人轻易就想到他一个人在屋子里喝闷酒的形象。
  为什么要这么孤独呢?这不应该,这所有都是不应该的。希冯憎恶自己的想象。那明明就是合乎情理的可能性,他却发自内心地想把它狠狠地撕裂、砸烂。他捏了捏自己的法杖,头一次觉得不合手。再捏紧,猛地,就往身后砸去。
  不出所料的巨大声音回响在这个房间里,他不回头看都知道那紫水晶肯定完好无损,坚硬的触感直接地通过法杖回馈给他。班靠着门梁,用嘴呡着酒杯的边缘,抬眼不言地看着他。希冯有点想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拿着法杖再在紫水晶上敲了好几次,“嗙嗙”的声音并不好听。他向班伸出手。

  “这一点都不好玩,班。”

  “我也没说好玩。”

  这当然不好玩,谁都这么认为。事到如今还在期盼对方说出一句“这都是恶作剧”之类的玩笑话吗?幼稚也得有个限度。内心把自己再次狠狠辱骂之后,希冯瞥见班仍然盯着他。他敢肯定班没有笑。那双红瞳里只充满了寒意,方才的回话迅速地像是反驳,有点像踩到了尾巴炸毛的猫。
  班可不是猫,他更像是蛇。这比喻不合适,但希冯已经很理解班现在心情并不好的事实。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他从来没有和班吵过架,更别说打了。但或许那样都好很多。该死。那样比现在用话语来不维持尴尬的沉默要好的多得多!

  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他听见班脚放到地上的声音,看似无心却更像是暗示。班左手端着酒杯,干脆地转身走了出去,都分不清是生气还是什么。希冯看着那个背影,有些绝望地感到了陌生。这个空间的气氛糟糕得让他反胃,明明已经不能再逃,也无处可逃,他仍然是如逃跑般追了出去。站在客厅里就像被父母抛弃的小孩,慌乱地张望着,寻找那一丝的希望。
  轻轻的“咯嗒”声的传来,班站在窗边,正把盘子放在窗沿上。希冯抿了抿嘴,不喜欢此刻感受到的排斥。他知道自己应该走过去,现在所有的解答都在面前的这个人身上,包括过去、现在和未来。
  盘子里是被腌制的肉干,希冯随便拿起一根就塞进嘴里,是让人有些怀念的味道。当时挖到《妖神调理法》的时候,他毫不客气地当做废书扔给了班,对方倒也意外地没扔,学会了不算好也不算差的料理技能。希冯现在仍然能想起他们围着篝火,他和帕里斯说着什么,班在旁边一边笑一边捣鼓着锅子,没多久三个人的饭就确定下来,大家嘻嘻哈哈一起吃饭。
  那样的生活很简单,简单到太容易达成,简单到现在是难以想象的奢望。
  他看见班伸出手,也拿了根肉干放进嘴里,动作麻木地撕咬着,红瞳里没有一点点评价,仿佛变成了丧失味觉的人偶,只知道基本的营养摄入。希冯有些难受,他们以前吃过再糟糕的东西也不会这般沉默。还记得班第一次做出疯狂浓汤的时候,他和帕里斯还没说什么就看见班干脆地直接把锅整个掀掉,一脸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你们都给我忘掉不然就去死吧的表情。
  那个时候都要好一些。虽然两者是同样的恐怖,但希冯明显乐意选择前者。他往窗外看去,现在应该是凌晨最为黑暗的时刻,月亮被云遮了起来,灰暗的夜色降下笼罩着两人,黑漆漆地如同那死寂的氛围。
  黑暗里要好很多。虽然希冯不愿承认自己犯怂,但现在这样看不清对方确实能减轻些心理压力。他不想看班的脸,他不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表情,可他又知道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去看。所以趁现在,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再用力点便能出血,在成功自残前,他开了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走了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自两个人重逢开始,一个又一个的谜团接二连三地冒出来摆在他的面前,就算想要无视也只是自欺欺人。他从几个小时前一直想要回避,却终于是逃不掉的。人生中有很多事他不得不承认是命中注定,比如遇见班。
  他想自己的脸色肯定不好。他自己都惊讶自己的忍耐力的上升。手掌捏紧再放开,下唇咬住再松开,还有什么能拿来放松的小动作吗?希冯甚至有点想要召唤一个人工精灵,有那样一个东西夹在他们之间说不定气氛都要好些。
  在走神的过程中,黑暗里他听见班似乎在吸气,像是要开口又收回。他们刚才的对话还需要一个后续,可班就这么沉默了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打破。或许——希冯只是脑子中突然闪过这个可能性——班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们三个笨蛋比起说话向来更喜欢以拳交友,现在陷入这么尴尬的情景也是情有可原。
  他突然有点想笑。是的,希冯一瞬间又觉得可以体谅对方了。他在想什么呢,班再怎么变化也还会是那个混小子,不会成为迪多斯那样的背后boss,更何况希冯可是认定大魔王这个位置是他的。班最可能的成长路线也就是当个大盗,顺带发展成奸商,不会对那些空谈的阴谋有一丝兴趣。
  希冯仍然看不见班的脸,所以他可以慢慢想象那是怎样熟悉的面容。肯定不是笑着的,或许会有点冷漠,再加上点点隐忍和悲伤。这样的表情他不是没有见过,两年前在陵墓他没有给出合适的安慰词,现在呢?当时帕里斯是怎么说的来着?希冯他也能办到吗?
  不管班过去发生了什么,他仍然当对方是朋友吗?
  
  “你走之后……也就两周差不多吧。帕里斯半夜突然醒过来,话都不说,就直接从家里跑出去了。”

  班叹了口气,看起来寻找措辞是挺麻烦的事情。希冯感受到对方几番欲言又止,像是不愿意诉说自己痛苦过去的爱逞强的小孩。班和他还有帕里斯都是一样的要强,肯定是发自内心的排斥着暴露自己的伤口。但每个人都会有很累的时候,希冯也曾经在夜晚告诉过班自己的过去,现在立场转换过来了。
  他能做的,就是和当时的班一样。

  “我当然是追出去了……鬼知道他怎么跑那么快,我根本没抓住他……啧。他像个疯子一样冲进了河里——就是我们当时掉进去那条。等我跑到河里的时候,就已经看不见他了。
  我找了他挺久,啧,妮露他们听说了也来帮我找了。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发现帕里斯在镇子外的河边躺着。估计是漂到那里去了。
  ……打也打不醒,药也没用,那破石头也没用。只好先把他搬回家里。然后……第二天……他……”

  班迟疑了很长时间,也咂嘴了很多次。希冯能明确地感受到对方那边传过来的怒气,不用看都知道绝对是露出了一张超级不爽的脸。他反而有些放心下来。毕竟比起刚才手足无措,他至少终于知道怎么办了。
  在差不多十分钟之后,班那里传来一声宛若投降的长长的叹气声。

  “他身上开始长出那些水晶。一点点地,就和当时秋娜一样,最终把他整个人都包了进去。我把手放上去过,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我和泰蕾莎一起把遗迹再次翻了遍,没有。没有新的紫水晶,也没有什么怪物,更没有解决方案。
  泰蕾莎说会不会是帕里斯梦到了什么……他的灵魂不在这里。你也知道,就和当时那些一样的。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阿格迪乌消失了还会发生这种事。她给了我几个推测。
  一个可能是,有人也掌握了那个方法。当时进过那个遗迹的不止我们几个,说不定哪里来的杂鱼也想要尝试那样的魔法。
  所以我出来了。”

  班在说完这句话后就发出了像解放一样的呼气声,模糊中能看到酒杯再次被拿了起来。之后的目的不用再说,希冯也能全部猜到。不管是偷书还是自学古代语言,一切的理由都是里面的那块大石头。知晓了朋友改变的原因意外地会有种舒爽的解脱感,尽管它是那么的让人痛苦绝望。
  班果然还是个兄控。他想到这点后开始坏坏的笑,越笑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就越想要出来。希冯不明白此时自己的心情该怎么形容,内心像被什么粘糊糊的恶心物塞满,他有些想吐,但什么都吐不出来。肢体里的气力好像都要被中心的器官吸去,让他不得不靠在窗沿上。所有的感情夹杂在一起复杂地分不清,是爱是恨都是他嫌弃的。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呢。让他再次遇见班,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让他怎么做呢。班似乎只是倾诉完毕后就放松下来,啃着肉干不再说话。希冯透过窗子看出去,月亮从云里重新钻了出来,月光从两个人中间穿过去,漂亮地照亮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把中间的盘子照的清晰。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他知道班同样看着他。手指指向夜空里最亮的一颗星,再轻轻划向他熟悉的另外一颗。来这里的路上他就已经观测了星空,故事的走向早就在一开始存在他的心里。
  
  “我也来吧。”

  原来人会对自己的声音感到陌生是真的。他勾起嘴角,努力地营造出一个笑容。在几秒之后他得意洋洋地转过身来,指着班的鼻子,语速快得让人无法反驳。

  “这种事情本大爷怎么能错过呢!就班你个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家伙肯定是不行的,想必是很需要本大爷的力量吧哈哈哈哈哈哈,稍微感谢下本大爷的好心吧!!”

  班的红瞳里照进了月光,明亮得倒映出他的表情。难以言喻的紧张在蔓延的一瞬间,他的手被班一把抓住打下来。那张脸,那张他不怎么直视过的脸,露出了熟悉的恶人颜。
  
  “你以为你在对谁说话呢……哼,不要的书全部归你,是这样的对吧?”

  “嘿嘿嘿。”

  “也太明显了。”

  “有本大爷加入,不管是怎样的混蛋都一定能够漂亮的揍飞!等帕里斯醒过来,可得好好嘲笑他一番呢哈哈哈哈。”

  班拿起一根肉干就不客气地塞进了他的嘴里,成功地阻止了他的笑声。希冯猛地被呛住,弯腰抬起眼睛就看见班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虽然很想揍过去,但很清楚近战法师只是个梦想。班转了转眼珠,改成一个浅笑,似乎心情变好了不少。

  “明天晚上就开始,早点去睡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叫你起床。”

  他看着班一步步走回了房间,轻声关上了门。希冯嚼着刚才的那根肉干,又往回仰过头,天空的尽头已经开始渲染出其他的颜色,新的一天就这么到来了。要说有没有一点后悔,他是说不出的。不过说服自己加入的借口有太多个,他也不想拒绝。金星的光芒依旧闪耀,火星则快要被隐去。希冯永远乐于去观察星空,那是他作为魔法师学会的第一步,也是无聊时的打发。占星术的作用永远超出他的想象,预言未来这种事,他也是第一次做到。

  是啊。

  昨日夜空里的星星指引着的,是新的冒险。

——

总算写完,再次体会到长篇的困难。一旦感觉不对文风就会突变,想要找回又要酝酿好久。

这就是我所想的,我的大纲就是这样的故事。或许会觉得有点坑爹或者烂尾?但我认为这样就挺好。指不定两个人旅行中又遇见拉邦了呢。反正是新的冒险。

最后的结局会怎样呢~这就要看玩家打的怎么样了(喂)

明天可能还会小小修改一下,今天已经累死了不管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14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