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Waiting for the goddess

*秘封组

*是《时间悖论》的莲子视角

——

  -我相信着,梅莉会来救我。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着她的能力。
  
  
  只是这份信心是对梅莉的压力,是我自身的傲慢。最开始擅自把她留下的是我。那个话都说不明白的匆匆道别,比脑子里成千上万次的排练都要糟糕透顶。真实的理由无法说出口,不管是因为羞耻心还是因为不自信,迷茫的我最终放开了梅莉的手,独自徘徊在梦境里构造的千年之前。
  
  【千年之前?那是什么?】
  
  是我们偶然间发现的一个世界。随着秘封冒险的推进,梅莉控制梦境的能力也在逐渐增长,总有一天能够知晓这一切的构造原理并熟悉掌握的。我此举也是帮助她能力进步的一个小测验。是的,哪怕不会是那个答案,我内心也无比清楚,梅莉终有一天会找到我。
  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在任何书本上都没有记载的地方。其的广阔无垠,单凭我一双腿怕是三天三夜都走不完。倘若能够在这里展开旅行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情吧!未知与神秘向来是冒险的代名词。当时的梅莉正是如此拉住了我的衣袖,叫我不要继续前行,她不明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无法彻底控制这里。
  那一瞬间我就明白这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地方。
  
  【你是想说,我是自己选择留在这里的吗?抛弃了现实世界的一切,和个疯子一样地停留在这里无所事事?】
  
  在等待梅莉找到我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能够思考很多事情,关于这里,关于梦境,关于现实,关于彼此。
  你看这个自然到不科学的世界。既不是人工合成,也不是光学投影,那些花草树木是真实存在的,是从最古老的时代一点点进化到如今的地步,来恰到好处地适应这里的生态环境。
  真是奇妙。我能够回想起一些关于栽种花草的知识——这种冷门的书籍还是我偶尔淘到的呢。毕竟现在这已经是富贵人家的消遣活动了,哪怕我有钱我也消受不起。这个过程太过复杂、太过需求耐心和细心,且我认为这和人际交往有着难以忽视的相似性。只是我需求的果实还在成长的期间,也不知道我施于的肥料是否足够。毕竟是第一次嘛,犯错在所难免。
  可是真正的大自然就能做到。尽管理解其的生态系统已经不算的上难事,正常的大学生都应能回答的出。但是要类比着构建出一个同样规模的结构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
  
  【你的想法过于跳跃及难以理解,我无法承认。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么做的?】
  
  因为我的疑问还有很多很多——现实的我是否还存在呢?这里是否是真实的千年之前呢?梅莉会有心来寻找我还是无意的偶遇呢?杂乱无章的思绪促使我摘下了禁忌的果实,被流放到了世界的角落,成为了蛇都不会同情的夏娃。
  梅莉肯定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是如此地相信着我,如同我是如此地相信着她的能力。我们的信任建立在不可靠的冰川之上,明明不清楚海平面下是什么模样,就开始亲切地呼唤友人。我讨厌这个称呼吗?我喜欢这个称呼吗?这是比讨厌和喜欢都还要更加讳莫如深的感情,是能够自私地做出大胆举动的起源。
  但这一切都会在梅莉到来之后迎刃而解。梅莉是解开这些谜团的核心钥匙,我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命题人和狂傲的赌徒。只要胶着的现状能够有一丝丝的进展,那便是我卑微的胜利。
  
  【你是不是有点太依赖她了?把这一切都交给她来处理,你觉得这样对我会有好处吗?】
  
  我相信梅莉能够给出我所有疑问的答案。说来惭愧,在这一切的谜题之下,我也保有我的不成熟的标准答案。我害怕着、期望着,梅莉究竟与我所幻想的未来有多少差别。
  这是非常自相矛盾的事情,又相辅相成。我不禁想起初次见到梅莉的样子,她清冷的眼藏在长长的睫毛下,让人想要靠近,无法移开眼神。本来只是在大学教室里的一次偶遇,却没想到能在活动室再见到那紫丁香的身影。
  我是那个时候开始相信命运的。这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词汇永远充满了它独特的魅力。我的人生里注定会出现梅莉,如果没有,那一定不是宇佐见莲子,而是随便别的什么家伙。或者说,我正因为与梅莉相遇我才会是莲子,才不会是其他的任何人。
  
  【你在试图颠倒黑白。就算你想要升华她的价值,这也缺乏了最基本的证据。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梅莉的能力是梦,比起我的那个推理时间的小伎俩,这才能算是真正的超能力。倘若她只是在说谎在妄想都还好,可是我现在正处于她的梦中。没有人能够拒绝这份诱惑,我幸运地成为了第一名参观者。自然地,我会想要寻求和确认更多,你知道现实中的人类最为缺乏的东西是什么吗?
  答案是好奇心。这明明是最能督促人类进步的心理却在一个科学系统走到尽头的时间里同时开始消亡。以前的我也是如此无趣的人,对已知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但是梅莉向我展示了新的世界,比起任何东西都还要刺激我的好奇心的她的秘密。做个比喻的话,梅莉就是我的女神,也是能够在现实里带来新的人类进步、文艺复兴的神明。
  目前只有我明白这份价值,所以也必须是我来促进她的能力、放大她的光芒。在梅莉的身边我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以前的宇佐见莲子已经死去,我是一个全新的我。在饱满爱意和嫉妒的同时,怀揣着最大意义上的敬仰。
  我爱她,我已经能够承认这个事实了。
 
  【你的想法太荒谬了。别把我也扯进这种事情来!宇佐见!】
  
  我在等待的是梅莉带来的一切新的复苏。我要做的,就是与以前的一切告别。说来这也很好笑,理论上本该是更未来的世界却是千年之前的垫脚石,相信任何人都不会愿意在历史书上落下这么一笔。不过我不介意,因为我并不害怕失败,那个成本实在太低了,却能换来这么伟大的机会。
  你不应该为你的牺牲感到自豪吗?
  
  【不……你这个疯子!我想要的不是这种生活,放我回去!我才是宇佐见莲子,你这个冒牌货!我不承认这样的未来!你没有权利决定我的人生!】
  
  我并没有在请求你的同意。我已经在尽职尽责地回答你所有的问题了,过去的、普通人的、已经死去了的宇佐见莲子啊。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有梅莉能够救回这个世界,以及,我。不过不用担心,你会如你所愿地死在那个平淡无奇的未来世界的。
  在那之前,就让我们等待我们的女神吧。
  

  

END

犯病使我快乐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