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寻找梅莉

*秘封组

*流水账剧情x

——

  按下自动铅笔,摊开一张大大的A4纸,煞有其事地开始勾勒出少女的脸庞。不在意左右不对称,继续为“她”添加上头发,画波浪线一样任性地添笔,妄图表现出那金灿灿的柔软卷发。哦,别忘了她头顶上的白色洋帽,说来这个帽子是叫什么呢,自己身边鲜少有人会戴这样的帽子,所以也算是一个有帮助的标志。
  接着画出白色的衣领和紫色的长裙——虽然灰色的铅笔无法为这身装扮添加上颜色,但在我的眼里“她”就是这样的颜色。尽管我记不太清到底是什么样式的裙子了……随意地画出随风飘扬的裙摆,这样的线条流畅得让人舒适。就是看上去有点简陋。“她”应该适合更漂亮华丽的衣服的,如一个高贵的洋娃娃。

  “宇佐见,你在做什么?”
  “发呆——”
  “什么发呆啊,这不是在画画吗?恩,这是谁呀?”
  “唔……昨晚出现在梦里的一个女孩子,因为很闲就画下来了。”
  “诶~”

  不知道姓氏是不是坂本的男同学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两眼,又好好地打量了我笔下的那个“她”。我知道我的绘画水平很糟糕,自幼儿园来就让美术老师屡屡放弃教导我,自然也无法描绘出这位女孩真正的模样。
  不过这本来就不是最初的目的。我夹住笔,熟练地转了两个圈。坂本似乎憋不出表扬我的话语,打着哈哈开始问我打算进什么社团。我想起操场上那如同抓壮丁却用蔷薇色掩盖的青春活动,冷不丁地说了个让人怀疑根本不存在这个学校的名。

  “秘封俱乐部……什么的吧,神秘学有关的。你不会感兴趣的。”

  在把天聊死这个技能上我可能天赋异禀。不用看都能猜到坂本同学脸色变得多么难看,声音顿了又顿才像死鸭子一样发出一句难听的道别。想必很快,活泼开朗的大一学生宇佐见莲子真面目其实是戾气十足、热爱猎奇的不良少女的传言就能传遍整个统一物理学专业了。
  说是我有意为之也无可厚非。拿起那份涂鸦,小心地折好后放进裙子口袋里,我站起身离开了教室。中途路过了好一些散发着活力参加社团活动的大学生们,在那灿烂的音容对比下我就像一个颓废抑郁的蛰居一族。
  明明我也是参加了社团的人呢,现在去古书店淘书也绝不是出于私人感情的行为,而是为了补充秘封俱乐部的书架才出发的社团活动!这么一想好像真的就能将这飘扬而下的樱花花瓣塞进心里了,哪怕只是自欺欺人。
  最开始的我并不是这样的人——最近,时不时会这么觉得。缩进口袋里捏了捏那张纸,仿佛这样能感受到一些能量的传导……当然是假的。说到底,只是有点难以接受自己并非普通人这个事实而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只要夜晚看着那星空和明月便能准确地报上时间和地址,还曾为这样的超能力沾沾自喜。
  但说白了也是很普通的能力。我是介于超能力者和人类之间的异类,人类这边虽还能好好相处,超能力者也还未遇见,但这样继续伪装下去的生活终究叫人生厌。在漫长的空白岁月里,我开始想要寻找这份能力的由来,并且不想承认这微不足道的基因变异只有我才拥有。
  这里唯一的线索就是昨晚梦中的女孩。虽然她就像一个短暂停留的过客,并未注意到我的存在就匆匆消失,如爱丽丝梦游仙境里拿着钟表的兔子。可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异变。我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我去找到她,明明除了刚才我画下的东西以外我什么都不知晓,却还是有了不可靠的悸动。如果要拿我平淡无奇的人生经验举例,那也只有是奇迹。
  东想西想中便已经来到了目的地。京都和我的老家不同,所以我还有兴致一个人来闲逛,并早就做好了计划准备当做社团活动的报表。虽然孑然一身进行这种行为有点可怜,不过我可不会放在心上,更何况我还有大把时间!为了应付学生会的那堆麻烦的家伙,我还得费心费力一些,才能保证他们不把秘封俱乐部的招牌给收了回去。
  这是个氛围十足的古书店,我很喜欢。老板是个戴眼镜的青年,对我笑眯眯地问好之后便任由我行动。将这种店为何还没有倒闭的话塞进嘴里,我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搜索。现在已经很少有书籍没有电子版本,会收藏、保养这种纸制品的大多都是闲来无事的爱好者。我这种滥竽充数的家伙更多时候都是只看不买,想买也囊中羞涩。
  “梦……”
  和梦相关的书籍自然数不胜数,就我能背的出来第一本就是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只是这家店更有日本民俗的风味,倒也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通常只有看到这些东西才会意识到自己站在这样一片有悠久文化的大陆上,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还会去在意了。本该刻在血液里的民族信仰早就被过滤干净,此刻的我也绝对毫无那种情怀。
  我的目的是更加纯粹的东西啊……无奈地空手推开了书店的门,老板毫不介意地继续看着报纸,看似早就习惯。苦闷地走在大街上,想着随便找个酒吧喝点新型酒就回去算了,尽管不会喝醉,但这样的行为本身就足以排解忧愁。
  或许从梦这个点出发还是太难了,范围太广反而难以下手。那么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呢,那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这个世界的少女?先不说在现实寻找的困难,如果最后发现确实查无此人……难道要让我开发出穿越梦中世界的机器吗!“成为时空穿越飞船的创造者吧伟大的宇佐见教授!”什么的,听起来太过雄心壮志,不到最后一步我绝对不会把这个作为毕业论文题目的。
  淡紫色的长裙——啊,在大街上放眼望去,会选择这种服饰的几乎是肉眼可见的没有,除了那个钻进了小巷子的金发女孩……
  等等!?

  并不是运动系的宇佐见莲子,也就是我,使出了这辈子都难能再现的跑步速度,过程中还差点把心爱的爵士帽弄飞。喘着气跑进那条黑漆漆的小巷,左顾右盼却看不到少女的身影。前进,继续奔跑,在现代社会根本不应该会有的小巷里凭借直感横冲直撞,每一个拐角仿佛都是相同的场景,不去担心迷路这种事的我刹那间有了异世界通道的想法,也随之来了个急刹车,发出鞋子摩擦地面的尖锐声,我差点就能来个漂亮的侧摔,也因此看见了反向的通道里,梦中情人般的少女坚定地踏出了步伐。
  “喂——!”
  这样非常不礼貌的称呼实在是无奈之举,可是效果仍然明显,她回过了头,我也得以看清了她的面容。是非常娇好可爱的一张脸,却露出了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像是哭不出来的小孩,也像被勾走了魂魄一样麻木前进的木偶。是的,她仍然没有停止前进,我看着她因为肢体不协调失去重心向前摔去,心中惊呼不妙的同时我爬起来准备冲过去。
  尽管我知道来不及,但从未想过她就这样掉进了一个无形的世界缺口——先从手开始逐渐地隔断,再接着是脸、腿、身体,如同有人拿着橡皮擦把她从我的世界一点点地抹除干净。我瞪大眼睛,不敢眨眼不敢呼吸不敢心跳,就算这样她还是毫无疑问地消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回过神后我的心脏在以杂乱无章的速度跳动,心律不齐的痛楚让我忍不住抓紧衣服,死死地摁住胸口,下意识地开始深呼吸。我好像在笑,我听见了奇怪的笑声,可我看不见自己的表情,我只是迈开发软的腿朝着她的方向前进。站在她之前的地方,本该犹豫的、却还是伸出了手。

  没有消失。

  怀着觉悟跳下海洋,却无情地被浪潮拍上海岸,原来太宰治跳海自杀失败后的心情是这样的吗?我呆呆地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然后模仿着她摔倒的样子往后扭了起来,却格外符合物理学地跌了个狗啃屎。
  疼痛使我清醒了几分。我爬了起来,不知所措地坐在原地,眼神失焦地看着周围,面对搅成一团的思绪不知如何解开。视野里一件方方正正的小东西则逐渐清晰,是上帝用门夹了我脑袋后大发慈悲开的窗。
  我连忙捡起来,裙子在满是灰尘的地上扫过去,染灰的手指发抖地打开印着“学生证”的小本子,映入眼帘的正是刚才那张美丽的脸。而在其下印刷体书写的过长的姓名,我摸了摸,磕磕绊绊地念了出来。

  “玛艾露……贝莉……赫恩?”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