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抑郁少女

*秘封组

  最近她的睡眠时间呈现令人欣慰的正比函数上升,且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的嗜睡。第十五次在终点站被乘务员叫起来之后她扭着脖子走向地铁的对面,动作夸张得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章鱼。面对周围人慢慢的避开,她也懒得解释自己只是试图不让颈椎那么快出毛病,毕竟她不想这么快再去医院一次。
  每到这个时间点,想死的心和断掉药物的想法就在脑海里冲刺,争斗激烈得她宣布过哪一方赢了就去履行似的。怎么可能,症状之一的拖延症她可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的。
  面对比起无微不至更像是审问的医生时,她总是下意识地低下头,思绪也随着这个动作从脚底溜了出去,自翻起来一小截的袜子开始,到最后强制被医生唤回的怀疑这个世界是否真实的想法。宇佐见莲子的个性从未如此突出过,这在她包里一瓶又一瓶的药物上得到了体现。
  可她还是无法拒绝这个动作,无法抵抗思维发散的诱惑。她想她毫无疑问的上瘾了,对这假想出来的一切世界投入了过多的精力和爱。听闻过去的小孩会有做蚁箱来观察的课后作业,此刻的她和沉迷培养蚂蚁的幼童已经别无二致。
  药物带来的更多作用是镇定,使她不会突然做出从月台上跳下自寻死路的事情。抗抑郁,说的真好听,如果她的病症真的只能用“抑郁症”来定义就好了。那个医生什么都不懂,所以她才不喜欢告诉他关于自己的所有。
  拿起白色的小药瓶,慢慢地拧开,哗啦一下倒出过多,又得仔细地慢慢地移回去。她倒不觉得不耐烦了,这是自然,除了人类、除了会说会跳的生物以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喜。宇佐见莲子讨厌和别人交流,厌恶与人类接触,排斥融入这不合情理的社会。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正常人了。当不正常的人变成了大多数,他们也就变成了正常人。明明他们已经没剩下什么了。宇佐见莲子很想拿着锯子划开他们的大脑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心脏,灵魂不存在这个地方,她无法抓住那飘渺虚幻的东西。她只想确认它的真实,她想明白究竟还有什么东西留在这副空荡荡的壳里。
  忽视精神文明发展的人类迎来了长达一个世纪的禁欲时期,等到这压在每个人头上的乌云被一个领袖捅散时,如同文艺复兴一样的人类之花才会再度绽放。不过宇佐见莲子活不到那个时候了,她一点儿都不希望自己延年益寿。
  吞下苦涩的药物,没有水只好硬生生地干嚼,牙齿锁住椭圆形的药片蓄力将其咬个粉碎,其中的化学分子便在宇佐见莲子的口腔里炸开了。调节她大脑激素的同时也无法避免地增加了她的体重,这可以说是所有副作用里她最讨厌的一个。变得圆滚滚起来的宇佐见莲子比起女主角更像是吉祥物了,她甚至能想象出来一只不讨喜的胖兔子被抓住耳朵提起来扔进屠宰场的场景。如果是那样倒也不坏,起码不用纠结自己的死法。
  宇佐见莲子看着镜子里湿淋淋的人,说是从什么阴湿的井里爬出来的女鬼也不会有人奇怪吧。伸手抓住及腰的头发扯,对面的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让她生出了不少安心感。只是这样的头发也确实烦人,不去在乎便会自己吸取主人为数不多的营养长的飞快,简直和寄生虫无异。
  如果可以真不想以这副姿态迎接梅莉归来。有心而力不足,幻想做不到的事情也是病患的日常。宇佐见莲子什么都没做,连把很久以前喜爱的蝴蝶结打在头发上都嫌麻烦地离开了浴室。本来她是想扔掉的,但连这个多余的动作她也从去年拖到了今天。
  今天也努力活下去了呢,宇佐见莲子。她一步一步,扑倒在柔软的床铺上,拿过床头的iPad,屏幕亮起来便是昨晚未能看完的书籍。或许她今年都看不完这本书了,倒不是因为其有多么生涩难懂,只是宇佐见莲子实际上并不需要这样东西。
  消遣。因为她有很多将要做的事情延迟之后得来的时间,尽管每次想起她就会感到脑袋一阵的刺痛,仿佛一瞬间有人将几百根银针扎进她后脑。紧接着是心跳难以避免的加速, 契合起来的齿轮带来尽职尽责的焦虑,却又被她安排下来的药物大军给挡了下来。
  脑内不知不觉又开始了一次战争的幻想,随着这样的行为她也慢慢放松了下来。身体和精神剥离先不厚道地提出了倦意,上演到精彩部分的大脑则执拗地回绝了要求,还指挥反射神经来了个翻身。
  如果人类哪天能够开发出一键睡眠的机制就好了,明明已经进化这么多年了却还不能好好掌控自己的身体,宇佐见莲子替大自然界为人类觉得丢脸。侧身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偶尔会因为车辆经过带来些许光芒。她没有设置屏蔽掉这些光,因为只有这一些来自社会的一丁点动静还能证明她还活着。
  不过很快,困扰她半年之久的失眠问题就被药物解决的轻轻松松。宇佐见莲子坠入了梦境,就像掉进了爱丽丝漫游仙境里的那个洞,洞壁宛如电影屏幕一样播放着各式各样的情景。只有一双眼睛根本看不过来,她索性盯着身下那黑漆漆的洞底,渴求何时才是尽头。
  不知道何时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为何睁开眼就是新的场所,宛如偷工减料的动画片。她转过身,看见了在那抱着厚厚的书籍阅读的少女,书名正是她在阅读软件上唯一收藏的那一本。
  “你还在这里。”
  “是的,欢迎光临,莲子。”
  “那本书真的有这么好看吗?”
  “有哦,不过莲子可能会觉得无聊吧。”
  “是的……我已经中途睡过去好几次了,对不起。”
  窗户反射出她的样貌,仍然是三年前刚刚来到京都大学的宇佐见莲子,洁白衬衫打着鲜红领结,黑色长裙正好遮住腿,头上顶着黑爵士帽,帽子上和自己鬓发处同样有一个白色蝴蝶结。这是她认为最安心的姿态,所以在这里她永远都是这副模样,伪装着时间从未流逝过。
  “这不是值得道歉的事情,很有莲子的风格哦。”
  “……梅莉,你还需要多久才能看完那本书?”
  “你想要结束了吗,莲子。”
  金发少女合上了书籍,突兀的声音吓得宇佐见莲子觳觫,瞪大眼睛甩着脑袋也无法阻止对方在瞳里的逐步放大。她的手被轻易地抬起来,如同信徒一样无力地被指挥着扼住少女的喉咙。
  “杀了我就能结束了。”
  那是击溃宇佐见莲子的一句话。沉睡在她身体里所有因子都被激活,积攒了三年的气球被戳破,一切被压抑起来的情绪透过那样一个小口迸发而出,炎炙、冰寒交加产生了最激烈的爱与恨。大颗大颗的眼泪坠落,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少女的脖颈如此纤细脆弱,难以置信这就是承载她灵魂的宿体,不,不应该的,梅莉应该更强大的……!
  宇佐见莲子拧开手,指甲刮开了少女的喉咙,鲜艳的血缓缓滴下。她坐倒在地上,呼吸不稳得快要休克,视野却仍然清晰地见少女漫不经心地抹去那小小的伤口,舌尖灵巧地舔了舔手指上的血,嘴角泛滥起笑意。
  “你果然不愿意结束啊,莲子。”
  
  睁开眼仍然不确定回到了现实,多梦也是药物的副作用之一。这是宇佐见莲子特意诱导医生为自己开的药物,所以一切效果都再清楚不过。她用手擦拭着身上忘记关掉闸门的汗液,另一只手摸索着唤醒自己的、现在仍在不断振动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是三年都没再亮起过的来电显示,对象是——梅莉。

我又发病了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