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分手·糖果·繁星

*主角组

  “我们分手吧。”
  你向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那双金色的、总是散发着温暖的眼睛此时竟然是坚定地、毫不避讳地盯着我。于是我不认输地对了回去,像是要从你的身上找出一点点破绽那般僵持。牵过我的手拧成一块不能亲近的石头,抱过我的身体冥顽不灵地绷直。我装作没有看见发抖的指尖,没能瞧见被牙齿咬出痕迹的下唇,故作轻松地点头,轻飘飘地好似从云尖走过。
  “好啊。”
  你有些惊讶,这是难免的。但你同时也有点失落,这我也明白。可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你居然就这样接受了这个答案,弯下腰对我煞有其事地道别。我还没能从这个闹剧里恢复过来,那黑白便乘着风儿走了,带走了这神社里独有的风采。
  难不成是从芙兰那边学会了什么分手游戏?又或者今天是西洋的愚人节?你总是热爱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为我的生活增加乱七八糟的色彩。所以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魔理沙,毕竟你是我最爱的人呀。
  抱着这个想法入眠于没有你的夜晚,在因为没有你的呼唤而赖床的清晨醒来。我等待着你,希望看到你那总是没心没肺的笑脸,如往常一样深感抱歉地来对我做检讨。提壶里的茶热了又热,门前的樱花花瓣掉了一场又一场,留给你的甜心差点被隙间里的妖怪拿去,我坐在以往我们谈天论地的走廊,仰头望着那明星与月。
  你是适合星空的,藏于黑夜里的点点繁星如同你的眼眸,我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抚摸,只落得一场空。你知道吗,有人将我比喻为包容这个世界的天空,那我想你就是在夜里偷偷溜进来的顽皮星星。我还记得那次的惊喜,我差点就把夜袭的你退治掉,你举着女巫帽叫着投降,我们一起在走廊里笑开了花。
  倘若再来一次,我一定能够在发出弹幕之前认出你。不把庭院搞的鸡飞狗跳,而是注视着你的眼睛莞尔一笑,邀你留下过夜。神社的床铺依旧只有一床,我曾想去香霖堂那买来新的,又因贪恋每晚你近在咫尺的呼吸而作罢。
  现在一个人重新得以宽敞,睡的一点也不安稳。
  第三天我开始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可在听见屋外雨滴打在屋檐的声响后又保留意见。你不喜在雨天出门,所以耽搁了来神社的时间也合情合理。我慢条斯理地做着与平常如出一撤的行程,却还是很快就又落得清闲。我盯着厚厚的雨帘,心里渴望它能快点减弱、停止。
  没有异变发生的日子就是这么平和。我终究还是盯累了,被暴雨蹂躏的绿叶从枝头脱落,狂风拽住它往地上揍,很快便半陷进泥土去了。打着纸伞从经过它,我往森林的方向而去。
  这样的天气不适合飞行。尽管我能在四周做个直径一米的小结界,但还是免去无用的魔力消耗吧。低下头检查篮子,里面有你最喜欢的糕点,比起第一天来已不再那么诱人可口。就算有我的结界保护,放久了的食物还是会坏掉的。
  森林里的路在下雨天总是不好走,为了避免泥泞沾上裙摆,我低空飞行,很快便来到你的家。四格窗没有亮起,门上挂着一把大锁,与这雨天极其相配的无人在屋。轻轻抚摸上门框,我想不到你会在哪里,毕竟就连你会在雨天出门这事我就已经判断失误。
  犹豫不决的时间里雨下的更大了,像是在催促我把糕点留下。盖上一层布以防雨水进了篮子,我扭过头去,看着这雨、这雾,难免想起你的名字。因为你的任性,我从没叫过你的姓氏,所以念起来也自觉十分不顺口。倘若有一天你不再叫我灵梦,生分地唤我博丽,一定也是此刻的心情吧。
  究竟是哪里搞错了呢?我不由得思考,却怎么都得不出准确答案。雨过天晴,蓝天架起彩虹桥,鸟儿欢腾地飞出来,叽叽喳喳地在庭院里嬉戏。如果你在的话,肯定会想牵着手一起飞向那个地方,去看彩虹的中心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那里会藏着什么秘密呢?会不会对魔法研究有帮助呢?你看,我仍然能够猜到你的想法,却解不开最关键的谜题了。
  又是一天过去,差不多该知晓你的行踪。我看着不速之客的金发少女,努力将起床气压了下去。爱丽丝动作不紧不慢,偷偷瞄我的眼神立马暴露了和你有关。我便不绕弯子,直接道出你的名字,意料之中收获了她的手抖。
  “魔理沙她啊,在帕秋莉那待了好长时间了。还被咲夜问了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待在那做什么?”
  “为了完成她的梦想。”爱丽丝放下茶杯,轻轻地推到一侧,蓝色湖泊盈满笑意,“灵梦应该很清楚的吧?”
  “……你可以走了。我还要更衣。”
  虽不擅长,但她还是能够读懂气氛,很快便离开了神社。我收拾好茶水,回到房间打开衣柜,排成一队的巫女服出现在我的眼前。因为神社有足够的空间,我便全部留做纪念,见证自己的成长。魔理沙则都直接扔回给霖之助,说着家里放不下不需要的东西。
  以后就不会出现不需要的东西了呢,魔理沙。
  我当然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也从未怀疑过你会停下追寻它,但是为什么呢?如果这就是标准答案的话,我不知为何有点不能接受。从来没考虑过这件事,也没想站上你心中天平的另一端,可这结果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吗?
  幻想乡的人类减去一名,应该算作我的失职。倘若是移情别恋都比现在的情况好受一点,这下可是情场职场双失意,还没有辩解的借口。毕竟我已经忘了,最初,我是不是因为听见了你的梦想,才把目光在你的身上停留的呢?
  度过一个又一个惶恐不安的日子,情感随着时间逐渐发酵,等我认为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件事、也想好应付紫的理由时,你终于来了。
  看一眼就能明白,你已经成为一名魔法使。和以前的过家家不同,我站起来,一言不发走到神社门口。你拿起八卦炉对向我,那只手已经开始变得陌生。我点头应允这场战斗,与你一起升向天空。
  你变强了,魔法运用得更加灵活,你热衷的火力也扎实地变得更大。擦弹后我低于下方仰望你,华丽绚烂的弹幕就像夜空里的烟花,金平糖洋洋洒洒仿佛流星雨。我无法避免被星光吸引注意力,我甚至想要拥抱住她们,来确认是否与幼童时你塞进我嘴里那般一样的甜。
  “灵梦?!!”
  啊,被击中了……滚落在地面的我听到地砖被砸裂,我的世界天翻地覆,简直就是眼冒金星。张开手,灰扑扑的掌心里什么都没有,那颗糖掉在了看不见的地方。
  “没事。”
  能再看见你担心我的神情也不算坏事。我拍拍身上的灰,告诫自己不能再偷懒下去。毕竟,博丽的巫女永远都不会输。
  十分钟后,我看着掉下去的魔理沙,金色卷发在空中乱飞,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你肯定是故意不想让我看到,所以在我走近后也用帽子挡住脸一言不发。我便席地而坐,将之后的修复工作统统丢之脑后,看着苍蓝天空,轻声询问。
  “糕点,吃了吗?”
  你嗤笑出来,手指抓帽子得更紧,另一只手掏出糖果罐扔了过来。
  “发霉了,我拉了好几天肚子呢!”

我放弃思考取标题了。

第一次写主角组,比较意识流,受了很多同人漫的启发。不过对我而言,这样的两个人可能更戳我,便试着挑战了一下。

所以我文风又变了(x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