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东方】戒断症

*秘封组

  不开心。
  生出这种情绪实属无奈。我捏着金属叉子一点一点蹂躏那块早不成模样的蛋糕,快搅成稀泥的形状就宛若我乱糟糟的心。再用夹子往咖啡杯里加上几块方糖,仿佛这般就能安抚我浮躁不安的心情。喝下去甜滋滋的,如老板开的过低的冷气,叫人的身心麻醉,该对一切感知钝化上几层。
  我往窗外看去,依旧是看烂了的风景——抱歉我用了这么粗鄙的描述。其实没什么不好,一切修饰得都过于完美和都市化,只是我对连续一个月都独自面对它而心生不满。宽大的屏幕上寥寥几行的标志亘古不变,坚定不移地拒绝使用3D投影来干扰视线的做法是让我成为可靠的可口可乐厨的原因之一。尽管此刻我只是在喝甜到发腻的咖啡,没有一丁点打嗝冒气的爽快。
  一切都是这样,才叫人无所适从。我摊开终端,点开金发少女的联络短信。“无”,依旧是“无”。我早该知道,却又忍不住频频确认,甚至好几次都将反射的太阳光误以为是消息来临的通知。落空了一次次的我已经跌到了谷底,连思考出一个恰好的话题都没有开头。
  有时候认为只有我才这样的心情会像病毒一样扩散整幅身体,拽住本该正常的宇佐见莲子拉向抑郁、暴躁、焦虑,最后泡在负能量的沼泽里咕噜咕噜,求救和抱怨都变成气泡,一下子炸裂,变成无关紧要的空气。
  玛艾露贝莉·赫恩,被人常以为总和宇佐见莲子待在一起形影不离,也遭过不少人暗中怀疑是一对情侣。可是事实呢?我们是因为俱乐部活动而相逢的友人,是志同道合的伙伴。除开我和梅莉的能力、我们不可思议的遭遇以外,我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少女。
  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梅莉在暑期回自己的老家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总不可能我还厚着脸皮跟回去,正儿八经地向梅莉的父母土下座请求:“请把您的女儿嫁给我!”——肯定会被当做奇怪的家伙扫地出门的。
  更何况我们本身就不是那样的关系。尽管我时时刻刻把对梅莉的喜爱挂在嘴边,她也同样如此回复着我,可我们从未真正地讨论过这件事。这是一种很狡猾的行为,意味着占有又不负责任。但无奈的是,现在这种模式还让我们觉得挺舒服的,所以没能伸出手去轻易触碰它。
  毕竟喜爱也不是非恋人不可。如果真的要定义的话,我认为我和梅莉是魂之友的关系。毫无疑问她对我而言已经是最重要的存在,没有她在身边的生活都变得黯淡无光——也就是现在的我。我和梅莉在很多事情上已经磨合得足够默契,甚至可能一辈子这样相处下去都不会有任何问题。说出去这或许是令人羡慕的一件事,但总归让我有点难以满足。
  其实我想过跨过那道线,不止一次。
  也假想过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一旦想到可以和梅莉每天都待在一起如胶似漆,能够如热恋情侣那样卿卿我我,每个夜晚都相拥而眠,我就忍不住脸红耳赤,加上一点小兴奋。然后很快,梅莉的声音就会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不想谈恋爱,莲子。”她盯着星空,宛如那是芸芸众生,她是依偎在我身边的小小的一分子,“恋人是不可靠的,总有一天会褪色、变质。”
  我试图反驳,脑子里又找不到好的说辞能避开她眼睛里那一点点敏感脆弱。柏拉图、弗洛伊德等名字闪过去后,我突然有点害怕对她说“爱”了,仿佛那般她就会舍弃我、离开我。所以我只好点点头,问她能够在星空里看见什么来转移话题。
  但我无法避开自己的心。
  我是喜欢梅莉的吗?
  ——是的。
  有多么喜欢呢?
  ——没有她就会死掉。
  那么那是爱吗?
  ——我不知道。
  梅莉是喜欢我的吗?
  ——她说过喜欢我。
  可那不是爱情。
  我敲下定罪的法锤,认清自己单相思的事实。根据现状分析出来的结果就是走到了这堵巨墙前,绕不开也跳不过去。不然为何我又点开她的头像,盯着前几天的聊天记录沉默不语呢?她绝对不如我这般依赖我,不然怎么能够忍受这种煎熬。
  “我只有莲子一个朋友。”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我的内心简直感动得痛哭流涕,对梅莉好感度加了不止一点两点。诚然,我并非没有其他的好友,平时也会在路上打个招呼、网上聊聊最近的情况。相比梅莉我就宛如一朵灿烂的现充之花,根本就不该感到寂寞空虚。
  可她不明白她有多么特殊。没有梅莉的宇佐见莲子什么都做不了,秘封俱乐部的活动只能停留在理论阶段,无法身体力行。因为我没有开启那个世界的能力,我只有梅莉这一把独一无二的钥匙,我贪恋上她给予我的美妙的一切。比起过去自己无头苍蝇一样的乱撞,有梅莉在的活动才能算得上秘封。
  即使我明白有些活动对她来讲算是负担,也实在抑制不住这份诱惑,想让她带我体验更多光怪陆离的时光。只是我从来没有说出口,我将这份期待与我的爱意一同搅进粘糊蛋糕里去,咽下喉咙封印在体内。我好像很早之前就精神依赖上了梅莉,已经习惯有她在身边所能享受的世界。梅莉的温柔,梅莉的可爱,梅莉的能力,梅莉的喜欢……我享有别人得不到的这一切,却还在怀疑她是否真的爱我。
  人类终究是贪心的生物,我也不能例外。
  这就好像戒断症。回归普通日常的宇佐见莲子根本无法适应这样的生活,只想她能给我任何一点救赎的蜂蜜,我就能够重新振作再坚持一段时间。
  梅莉,我会不会太爱撒娇了?可没有你在真的好难过。我想暂时抛弃掉我们共有的一切来看着你,问你是否也是这样爱我,是否没有我也能一切正常生活。可我总是说不出口,作为你唯一的友人,我不忍心再给你莫名其妙的压力,所以只有这一会儿,不作为秘封俱乐部的部长,只是宇佐见莲子向你渴求一点甘甜的蜜露。
  敲打屏幕,兔子耳朵发出今日的第一句问候:
  “我想你了。”

偶尔也想写写平常生活的秘封组,毕竟日子总是平淡无奇的,她们也会面对这些,也会有作为普通的人类少女的时候。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