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文学少女的忧郁

*废都物语同人

*看完就会懂的paro

*轻微希菲倾向

*bgm是《文学少年的忧郁》

------

她在一片迷茫中上了那列电车。

 

到底是什么唆使了她做出这样不明不白的行动的,她也记不太清楚了。之前的记忆停留在哪里,是从书架上拿下现在怀中的书籍,还是在橘发少年对自己恶语相向之后?回过神来已经身处在只有自己在的电车,不知道终点是何方。

 

不,其实电车是有人在的。

 

只是只有少女一个人抱着书籍站在车厢之间,摇摇晃晃。座位旁边的乘客不知为何重重咂嘴,远方丢了钱包的女孩在低声哭泣。夏季的闷热气息被不爽点燃,像要穿过透明的玻璃裹上自己,用干燥的双手抚摸脸颊,推进一片无处可逃的烦躁之中。

 

忽然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起来。

 

不如就这样干脆到哪个远远的地方,一个人独自旅行什么的听上去也不坏吧?学校也好,朋友也好,打工也好。全部都干脆利落地抛下,做一点不符合自己平时形象的事情也未尝不可。想想平常的生活,老老实实地和青梅竹马一起去学校,去往图书馆借自己喜爱的小说,回到家中做着两个人的饭菜,她并没有嫌弃过这样的生活,只是。

 

她轻轻抿嘴,没有来由的地感到了悲伤。

 

“你也喜欢这个小说家吗?”

“不,我只是碰巧对这本书感兴趣。”

“我很喜欢呢,虽然他很早之前就自杀了。”

“呐,你,会不会太阴暗了?”

 

虽然只是嗤笑的话语,却再也没办法把这几句话赶出脑袋。不过是喜欢文学的少女而已,没有人能倾听她的话语吗,谁能呼唤她的名姓吗?

 

倘若电车自轨道飞跃而出,飞往天空之上,去那片星空之中有多好?就像少女时常做的那个梦一样,有着奇怪外星生物陪伴自己一起的宇宙冒险,月球上的白兔和有点脱线的漂亮女神,为了荷包蛋上加什么酱而争吵的奇怪生物,不允许逃走而自太阳中飞出的炽热星龙,各处壮观绮丽的神秘景象,还有那个感觉分外熟悉的守护者,以及最后——

那音乐的余音仿佛在她的耳里轻轻地飘。

 

泪水大滴大滴地夺眶而出,打在了自己的手上,引出一丝丝呜咽。透过车窗能看见小小的银发红瞳的少女,抱着书籍泣不成声。宇宙的彼端是全知全能的乐瑶,她每每在梦中听过,梦醒之时便会忘记。无法弥补的遗憾让她抬起头四处张望,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电车空无一人,窗外的时间推迟到了夜晚的,少女一概不知。

 

如果说这是她一团乱的想象之中,是否该尽情地游戏?

 

谁来倾听那声音?不切实际的异世界幻想,伟大又悲戚的冒险故事。到底谁能够理解?

 

穿着水手服的,打着蓝色蝴蝶结的少女,抱着书往下节车厢踏出一步,像孩童行走的小心翼翼很快就被丢下,短发都被跑动的风带的飘扬起来,丝带也跟着摇动。皮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分外清脆,却盖不住那诱惑的歌谣的任何一个音符。与淑女、胆小、冷静任何一词都相反的状态,少女跨进了最后一节的车厢。

 

“......?”

 

没有形象地喘着粗气,她盯着车厢中的银白色长发的少女,对上了同样血红的一双眼睛。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的疑问还没有发出,并不是熟人的直觉便扯回了这个想法。戛然而止的歌声让她稍微有些焦躁,比她高上一个头的少女则笑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欸?”

 

被抢答还反问的手足无措让她摇着头往后退步,少女则漫不经心地踏上来,白色的长裙非常的好看。

 

“这本书的缘故吗?你呀,果然还是逃不出吗。”

少女的语气像是在惋惜,动作却根本没有停下的伸手抽走了她怀中的书。明明是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明明是想向那个人证明的,明明这个时候应该拒绝的。她却什么都没做的任由对方拿走了那本出现在梦境中重要的书籍,盯着对方的眼睛,另样的熟悉感自身体里升起,仿佛她和这个人,在更久更久之前,就已经相熟相知。

 

“你的名字是?”

 

少女摇摇头对自己温柔的笑着,眼神里透着与欣慰等同的落寞。她看见对方伸出了手,比自己苍白病态的多的手指指向了电车的车门,就像在催促她,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就算想要再说点什么也找不到措辞,再多的疑问似乎都被扼杀在沉默之中,她的泪水刚才已经被风吹干,现在竟有点再冒出来的趋势。

 

等到她乖乖站在车门前的时候,一句比任何声音都要有力的呼喊划破了整个梦境。

 

“菲!————————————”

 

到底是先注意到自己哭出来还是先发现自己面前的车门打开已经不那么重要,放在肩膀上的手原来是那么有力,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推进那一片深邃的夜空之中,毫不留情地开始坠落,伸出手也无法回去,电车,还是星幽界都只是越来越远。

 

她只能任由泪水从自己眼睛飞出,去往那不真实的地方。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泪水在脸上流淌着,抱着自己的少年仍然着急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菲恍惚地望了望四周,仍然是在电车站,却恍如隔年。想要收紧手抱住什么,却是一场空,那本在图书馆禁地发现的书确确实实地不在了。希冯,你有看见我的书吗。这样的问题也只是被对方大大咧咧地骂回来,之后再很小声很含蓄地道着歉。

 

菲知道,她再也回不到那节电车了。

 

因为有人把她留下来了。


END

 

想了想还是加上了最后一句话,本来是打算隐喻的,但感觉不太明显啊还是别装逼了乖乖添上(

昨晚写的太晚了就直接发了,现在就重新唠叨一下。

很久之前听见这首歌就想写菲了,现代paro,总觉得菲和阿贝里昂都是文学系的,看书种草闷闷的,各方面来说都很合适。

然后最近,绝赞五月病(你,嘛课也很多,天天都忙成狗啦,睡觉都来不及,无力更新。而且也没多少合适的脑洞,所以变成了咸鱼。

就酱。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