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松】爱的剧本(中)

爱的剧本(中)

 

 

色松

医生ichi与演员kara

ichi视角

架空世界

*虽然标题和某首歌名重复,但是和那首歌完全无关,请注意

------

【4】

 

后来,这个担心变成了多余。

 

就像是诅咒一样的,向空松说出喜欢的人都失踪了。

 

最开始谁都没有注意到。在空松的第一场主角戏成功之后,我和空松的交集越来越少,我们已经不是同路人了。我也没打算改变这种趋势,毕竟我可不会讨巧地跑到他面前去说一些好听又空洞的话语,哪怕我内心里的厌恶不断地上涨,溢出到一个恶心不已的程度。因为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我把每一个对空松说出喜欢的人都记下来了。

 

没错。那些娇柔的姿态,甜蜜的声调,好看的容颜,刺鼻的香水,玫瑰的数量,信封的字体。我就这么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到了空松的身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把所有东西都记下来了。一边对自己这跟踪狂一样的行为觉得恶心,一边不由自主地继续着。明明我非常清楚这样的行为不会给自己带来快乐,反而让我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多么地优秀,他们每一个人都比我更适合空松,他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得到空松更多的爱。

 

只是我依旧没能停下,因为我舍不得放手关于空松的任何一条消息——尽管都是我自己道听途说的,但至少这样还是能缓解我见不到空松的酸楚,让我觉得我还没有彻底远离这个人,他也没有完全脱离我的世界。

 

开心过后陷入自责,厌恶后又迎来欣喜。就是这么个不断循环的过程,而且我这个抖M已经开始逐渐乐在其中。毕竟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就是这样变态的我,在某一次戏剧后发现在凑上前去的人群里,少了一个女孩子。

 

是一个把浅棕色头发梳成双麻花辫的,非常懂得打扮自己的女孩,她是我特别不擅长应对的那种类型。有次开场前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她在愤怒地打电话,面容之丑恶、语言之恶毒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比我还要黑暗。可是几分钟之后,我就见到她一脸开心地坐在了观众席上,全神贯注地看着空松的表演。散场之后还最先冲上舞台,装作被其他人撞倒的样子直接扑进了空松的怀里。

 

在那之后她还得到了空松的手机号,两人还在推特上聊得非常火热。每次空松的自拍下都会有她的身影,欲擒故纵的方法把空松这个脑袋空空的家伙耍得团团转。我自然是一直冷漠地旁观着,虽然恨得想用手术刀割下她的手指,但却连点下赞的勇气都没有。

 

就是这么个用清纯的外表来掩饰自己野心的女孩,很难想象她会因为什么事情缺席,也并没有得知她最近和空松吵架的消息。大多数人都没有怎么在意区区一个人的缺席,就连空松也只是胡乱地张望了下,露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在诊所里的小电视上看到关于她的失踪报道。

 

【5】

 

单单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还没有什么,但是随着时间过去,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逐渐产生了。

 

全都是直接向空松说出过喜欢的人。

 

对此我没有什么看法,陌生人的存在本身对于我来说就是可有可无,更何况看见空松身边少了那么多人后我还挺乐呵的,顺眼多了嘛。

 

只是很明显空松不会像我这样,在让我治疗的时候他的眉头一直紧锁,蓝瞳里尽是消不去的忧愁。我们两个人之间维持着一种尴尬的沉默,谁都没有先开口的心思。当然我是不会去安慰他什么的,说到底这又不是他的过错。

 

反过来说我还挺不理解他的,不过就是少了几个观众而已吗?这滥情的家伙还真的每个人都会去关心吗?真是自大又狂妄,圣母过头了。

 

不过我也没想到,警察也发现到了这一点。虽然仔细想过后,我就反过来开始调侃这群警察办事效率也太低了点,失踪的那些人的共同点除了是母的外就只剩下是空松的粉丝了。这群人却在上一个人失踪了快两个星期后才来到这个剧院,匆匆地中止了戏剧。

 

看见空松被警察指名叫去谈话的时候我的心抽了一下,我看了看周围,发现观众们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本来之前他们就在窃窃私语,用他们那小容量的大脑猜测着中止戏剧的原因。而此刻这些话语都被警察叫走空松所引爆,流传在他们之间不堪的话语敏锐地流进我的耳朵里,全都是些妄自菲薄的猜测。我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人们喜欢把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带向大家都喜闻乐见的方向。但在真实面对这一切后,还是会被人性的丑恶给震慑。我知道有一天这些话迟早会被空松听见,可是现在站在有空松的房间外的我,连延迟那一天都做不到。

 

我的喜欢是多么的卑微,低贱又不堪。

 

虽然很早前就明白自己这异样的感情只能用这个黏糊糊的词语形容,但我果然完全配不上这样高尚的话语。无论是在空松被其他人追求的时候,还是在空松被外人流言蜚语的时候,我都什么都没有去做。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因为我认为自己不管做什么都是不堪的,因为我明白我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因为我这个人本身就不配喜欢空松。

 

我想,一定,会有比我更优秀的家伙去帮助他的。因为空松他那么受欢迎啊。

 

【6】

 

可是后来的结局是:空松被疏远了,他的身边再没有了围着他转的女孩。

 

警察并没有怀疑到空松的头上,而认为是某个执着于空松的粉丝做出了这样疯狂的行为。但是这根本阻止不了空松的人气流失,空松自己的戏剧越来越冷清不说,连来剧院的人越来越少,就像连着这整个剧院都成为了瘟神一样的存在。剧院没有办法,只得将空松的主角戏下台,转而推起一些其他的演员,希望能够挽回一部分他们的人气。

 

听闻这个消息时我的内心里尽是不屑。也是,有多少人敢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说出喜欢呢?如果真的有那样的人,那肯定是被一些不切实际的言情小说给洗脑了,妄想着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只要有爱情就无所不能了啊什么的。真是太过愚蠢的想法,屈服于现实的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所以空松这样的结局是为必然。只是还好剧院还算有良心,并没有把他辞退,而是付着能让他维持生计的工资。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去,案情并没有进展。等到又一个雨天,阴蒙蒙的天空不断地洒下雨滴,我就这么看着窗子上的雨珠流来流去,一个人在冷清的诊所发着呆。这时候我听见了开门所撞击的铃铛声,百无聊赖地转过头去,看见的正是空松那满是泥泞的脸。

 

“......雨天路滑,摔倒了。”

 

或许是我眼神里的嘲讽意味太过浓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划破了的手臂,对我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他笑了,却在这个雨天里突然看到他这湿漉漉的笑容。虽然不灿烂,还落汤鸡一般的落魄。但或许就是这么垃圾的地方轻轻地拨动了我内心的某根弦,让我一瞬间竟然很想哭,因为我发现,我还是这么喜欢他。

 

“......坐下,我来给你包扎。”

 

在酒精沾上他的伤口的瞬间,我听到他倒吸了一口气,在我露出嘲笑前他先一步对我上扬了嘴角,像雨一样绵延、潮湿,却又毫不冰冷。我看见温柔的星河倒映出我呆滞的脸,好看的嘴唇上下启合,低沉的语音轻轻地诉说。

 

“一松,谢谢。”

 

“......别以为这样说了我会给你打折。”

 

空松继续笑着不接我的话,直到我给他包扎好后他迟迟没有离开,我有些奇怪地看着在凳子上发呆的他。手就这么耷拉着,蓝色的眼睛没有焦点,放散着看向这整个房间。整个人看上去潦倒又憔悴,我对这样的他无可奈何,只想着不去打扰他好了。他却突然像回了神,抬起眼睛看着我说。

 

“你愿意看我表演吗?”

 

我没想拒绝,就算是我也不忍心拒绝他那像小动物一样可怜的表情。我心里清楚他已经很久没有登上过舞台,也很久没有在人前表演过。这样低声下气的请求像是回到了他出名之前,甚至让我有些怀念。只是直接答应显得我好像很期待一样,所以我没好气地,嘲讽的话语直接略过了大脑。

 

“跟我靠这么近,就不担心我会被你的变态粉丝杀掉吗?”

 

“没关系的,因为一松不喜欢我嘛,所以一松不会被杀死的。”

 

轻飘飘的带着笑的话语,就这么将我的嘴封死,什么都表达不出了。

—————

TBC

明天就考试了我到底在干嘛

评论 ( 15 )
热度 ( 62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