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松】尼伯特中心

速度松

群内命题——台风眼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

身为个大陆人从来没有经历过台风,也根本没去过台风眼,所以描述错误还请见谅。

 

-----

 

 

松野轻松记得,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曾经遇上过一次台风。

一开始自己并没有多少察觉,只觉着风似乎比平时大了许多,夹杂着从遥远海边肆虐过来的腥味,夸张地晃动着树木的枝丫,广告牌都被掀起来,然后被风携带着玩耍到远方。这比他刚踏出家门的时候夸张多了,下意识地觉得有些不妙,飓风推攘着他的双腿,尽心的动摇重力对他的影响。轻松死死地抓住路边的电线杆,看着这天地之间都被这台风给搅了个混乱。如果这是个怪兽搞的鬼,那它一定就是在那云层的上端放肆地挥动着那只大过头的手臂,然后看着舞起来的风所造成的混乱得意洋洋地放肆大笑,那肆虐的风声中便参杂了它那狂妄的宣言。啊真是的,奥特曼这个时候去哪里了,明明台风有着像怪兽一样的名字,却把之认为是自然灾害,不管不问了吗。

哼,真是愚蠢的大人。台风不过是骗你们的幌子而已,它的真身一定就藏在那最中心的位置。只要能把它找出来然后击败它,我就能成为拯救日本的英雄!

“轻松,你在干什么呢。”

“小松,我有一个计划。”

 

 

时隔多年,轻松再度回想起来的时候,仍然想要把当时的那个自己给掐死。什么潜藏在台风眼的怪物,自己居然还想着去把它抓出来后打败。虽然这确实是很符合那个中二期小鬼的设定,但现在对他来说无疑是黑历史。

他会突然想到这件事,还是因为电视上放送了台风来袭的消息。现在的松野轻松已经不是那个听见台风来了还会跑出去的小屁孩,他老老实实地扮演着老妈子的角色,叮嘱着十四松明天不要出去打棒球,一松也不要因为担心猫咪而偷偷跑出去。这是自那次之后很久没有的大台风,威力比起前几年的小打小闹强的可不是一点两点。

轻松收拾好阳台上的东西下楼梯时,正好碰上小松回到家里,他正乐呵呵地指着电视,和兄弟们不知道说些什么。叹口气就要离开的轻松听着电视上再次念叨了那个名字,迈开的步子差点停下,但还是迈开去了。

 

 

【尼伯特】

 

 

“尼伯特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有怪兽的感觉吧!!”

“感觉就是个很——大——只的,皮特别硬,拿刀都砍不动的那种怪物。”

“电视上说是为了纪念那个什么岛上的伟大战士而取的名字呢。”

“哼,真是命运的捉弄。本来勇猛的伟大战士在死后,因为对战争的留念而化作了台风怪兽,一直以来都寻求着能够打败自己的勇士出现!!没错,一定就是这样的!!”

“哦哦!!轻松,我们去让尼伯特的灵魂安息吧!!”

“这是当然的。松野家三号机,出动!!”

“松野家一号机,出动!!”

 

 

出动你个大头鬼啊!没有高达就算了,也别捏他eva啊!

就算是醒过来了也尽职尽责地对梦进行着吐槽的松野轻松觉得有些口渴,迷迷糊糊地爬起来,被窝里倒是已经少了两个身影。轻松没怎么在意,走到客厅接水的时候,那个站在窗边的人就正好转过头来。应该被他关严实了的窗子大开着,背景是白茫茫的一片,小松的脸上带着轻笑。明明没有风,却让人觉得他的姿态就如风一般轻佻,总是难以捉摸地存在于那里。

“醒了啊,撸松。”

“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还有十四松呢?”

小松坏坏地笑了起来,轻松看到这个笑容就觉得没什么好事。果不其然,小松侧过头,正好露出后脑勺睡得乱糟糟的发型,然后伸出了一只懒洋洋的手指向了窗外。

“刚才、出去了哦。”

“哈?!不是说了今天有台风让他不要出去吗!你个混账长男为什么不阻止他啊!”

冲到窗子边的轻松连那个黄色棒球服的影子都没看见,只得大大咧咧地朝着小松发着火。随即小松手指更改了方向,轻松看见对方的眼睛里闪出一丝星光,就像很久之前的什么东西看到了希望而复燃。

“你看,这不是没风吗。”

 

 

台风眼的地方,是不会有风的。

当然也不会有云,那都被离心力撕扯到这之外的地方去了。天空是最为干净的蓝,就像外国婴儿那天真无邪的瞳色,单是这么看着就会得到安慰,陷入一种极静的心旷神怡中。没有风的世界就像没有了声音,世界都沉浸在朦胧的魔力里,像是死了,却又像是在等待。空气中的味道可并不好闻,尽管是完全相反,但仍让轻松联想到战争开始前的一触即发时。这是硝烟,是警觉,他从未感受过这般的恐惧,却又意外地不惊慌。这个沙漠中的绿洲并不会长久,但它现在向他们伸出了手。

“轻松——不要走那么急啊。”

“给我快点!我们得快去把十四松找回来!”

“十四松的练习场地又不远,慢慢走过去也可以啊——”

“你又不知道台风眼什么时候会过去!”

没错,绿洲里的水并不是解渴的甘露,那是蛊惑旅人的毒药,过多的停留只会让他们被沙尘暴淹没。虽说这边的情况是台风,但那掀起来的海浪绝不是开玩笑的。台风眼只会是暂时安全,他们需要一个干脆利落的开始。

“轻松,你还记得尼伯特吗?”

小松停了下来,声音听不出是什么感情地,问了他。

 

 

轻松仿佛做了一次时光旅行。

他突然觉得这样的世界并不陌生,在小时候的探险失败后,他自行查过很多有关于台风的资料。尼伯特,是由一个叫密克罗尼西亚的国家起名的,名字含义是赛埃岛上著名的战士。他们当初还天真地想要解放这位战士的亡魂,但尼伯特来了一次又一次,名字的号数变了好几班,他们都没能成功。

直到这次。

但是他们已经长大了。

那个幼小的抱着中二梦想的小孩,轻飘飘地随着上一次尼伯特擦过日本岛而去了。台风的形成是可以用物理知识来解释的,就算轻松理科并不算优秀,也不会幼稚地念叨着这是敌人的魔术。长大真的是一件特别无聊的事情,可轻松并不能忤逆这个过程,他反而排斥着迟迟不肯踏步的小松。如同自己的半身的小松,看见他,就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轻松只会想要拿出黑色的马克笔在他的脸上打一个大叉,然后......

然后在陌生的世界里开始独自后悔。

这样苍白的场景在轻松的梦里出现过很多次,就像预示了这样的未来。他想要逃避这个现实,不管是过去还是小松,但是台风已经要来了。

 

 

“我记得。”

轻松依旧皱着眉头,但他停了下来与小松对视。两人之间的默契告诉了他,如果不把这件事趁现在说清楚,小松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那都是小孩子的妄想而已,台风眼没有怪兽也没有不死战士。小松,我们必须快点找到十四松,台风眼所在的地方之后会遭受更强的台风。”

“那个,不就是它存在过这里的证明吗?”

“......哈?你听人说话!!”

小松突然凑上来,赤红色的眼睛盯得他发慌,莫名的压迫力让他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转移的视线瞥到了小松的红色T恤,让他想起这还是个夏天。没有蝉鸣、没有知了,视线的聚焦拉远又凑近,小松的鼻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看起来还挺热。湿热的空气停滞在原地,笼罩下来形成高温,悬而不决地代表了世间大多数事情。

“轻松,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台风?社会?还是说——”

轻松就这么看着手指停留在他的眼前。

“是你自己?”

在那个话音刚落下的时候,轻松感受到了风。

“你想要回到过去,但是你也想要前进。不管哪一样你都做不好,所以你害怕。”

小松是这么一个能说会道的家伙来着吗?轻松不记得了,因为他现在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人会害怕自己吗?这个问题找不到答案,也会因人而异。成为普通人融入社会——明明他知道这是个不能任性的选择,但为什么反而会得到别人的指责?轻松讨厌着太过坦诚的小松,也讨厌着不能坦诚的自己。而也害怕着,终于在这个混沌的状态里做出了选择的自己。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变成怎样。小松你也是明白的吧,我们不可能一辈子neet下去的!”

“啊啊,那你想好让它变成什么样了吗?”

“......没有,不,我不想知道。”

“轻松,”小松突然抓住了他的手,汗液传递过来有点粘稠的恶心,紧接着小松笑了,这次微风拂过了他的脸,就像动画里得到救赎的场景一样。这不是个好征兆,但是轻松突然也很想笑,就像意识到了对方接下来的话。

“我们去找尼伯特吧,跟着台风眼前行。”

 

 

嫌味的车被容易地拿来,轻松甚至怀疑小松会不会在犯罪上格外有天分,但他没顾上问这个问题,而是问了最要紧的。

“你知道要去哪里吗!”

“池袋?东京?总之往那个方向开吧!”

“你只是随口说的地名吧!”

“广播会一直为我们报道的啦。”

说完后小松就流利地打开了汽车上的电台,果不其然,有些急促的女主播正在赶紧催促着还在台风眼的人做好措施。这时轻松突然想起了十四松,但很快就被小松给嘲笑了回去。

“他当时在厕所里大号呢,我随口骗你的你还真信了。”

轻松选择直接给了对方一拳。

他们在宽敞的大道上前行,因为根本没有人会与他们争抢。小松切换了电台,有些慵懒的男声唱着听不懂的歌,就像是从极北之地吹来的歌谣。心依旧在迷茫,什么都没有得到解决,轻松却感受到了一种怪异的安心感。在硬币的正和反之间,还有着立起来的选项,或许这算是狡猾的说辞,但这般逃走,为何会有着不同的味道呢。

风自车窗外袭进,撩起了他们的头发。轻松趴在车窗上,想象着如何台风出现在身后,会不会是美国大片样的场景。真是可惜了他们没有好酒,而不懂情调的小松只是在那里瞎哼哼,然后突然开口。

“轻松,我们的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的。”

“啊——是吗——”

“但不管怎样,我的未来里一定是有你的,你也必须是这样。”

“说什么呢你这白痴长男!!”

轻松一下子就羞红了脸,这类似告白的话是怎样啊!他说这种话倒是不会害羞吗!

小松左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声音盖过了音乐。轻松虽然想要揍他,却又碍于对方驾驶不好动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不知是什么情绪。这真的是最糟糕的选项了啊,为什么松野轻松就不得不和松野小松绑在一起呢。难道说就是因为两个人小时候是搭档,约定好一起去讨伐怪兽吗!

所以他们现在——

才会身处尼伯特中心。

 

 

 

不算坏呐。

轻松想道。

 

END

开学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4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