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废都】昨日夜空(中)

*废都物语同人

*颜二班

*我已经放弃cp向了就当这是正剧吧

-----------------------------------------

  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
  是绝对不正常的。
  帕里斯对于班的重要性,虽然平时里根本看不出来,但希冯仍能从两人之间偶然的互动中,班的那份不同于平时的温柔眼神里求证到那份亲情。这曾经让他羡慕不已,甚至还隐隐有些嫉妒。希冯自己不是没有兄弟,但都是些比陌生人还要恶劣的关系,有不如无。他在遇见班和帕里斯之前从来不知道兄弟还可以这样相处,但仔细想想他连亲人朋友正常相处的样子都无从得知。
  三个人相依为命的过去早已经被他了解,偶尔戏谑妹控也毫无意义,那是血浓于水的更深的羁绊,若非被动绝不放手,就算扯开也会伸手抓回。这全都是基于那一个多月时间相处的理解,希冯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出了错误。可这样一来他就更加问不出口了,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会害怕知道什么东西。
  班和帕里斯虽然是名义上的兄弟,但两个人完全没有血缘关系,性格也是相差甚远。希冯明确地记得老是和自己斗嘴的就是帕里斯,哪怕两人都伤痕累累绑着纱布整张脸都没露出多少了,他们仍然会骂着对方是那个找不到路的傻逼,完全忘了选路的是在他们中间的笑得一脸无害压根没受伤的班。硬要从他们中选一个的话,希冯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会偏向哪一方——他谁都不想看到不幸。这本来就不是能凭他的心意能改变的,既然如此,他就放心地、任性地去选择他们都还好好的那个幻想。
  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怯弱,但他知道自己不敢主动去问,除非现实直接摆在他面前让他无法逃脱。希冯抬眼看了看在自己两步距离之前的班,白色的头发随着步子轻微颤动,夜晚的背景渲染上了青蓝色,仿佛他整个人即将被深邃的夜空吞噬。希冯顺着他的背影往上空望去,熟悉的星星闪耀着陌生的轨迹。
  其实他正在去接近真相。希冯很自然地知道。他没有拒绝班的邀请就注定会再被卷进对方的命运中,而那通常没有什么太大的好事。可他没有拒绝,他不会拒绝,希冯是如此悲哀地发现自己想要知道真相,却又像害怕别人告诉故事结局的孩子一样谨慎地翻着页。
  他似乎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到了。”

  班的头转过来,右手抬起来扣了扣房屋的门,表示了目的地的到达。希冯点头,再对上对方的脸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从半途开始就专心思考不再和班对话,而班完全没有生气,也没有追究,他只是微笑着,嘴的弧度浅的不见任何喜悦。班是爱笑的,通常都是痞笑,坏坏的看上去就很流氓,甚至以前他们俩还互相指着对方“嘿嘿嘿”地贼笑了老半天,腹黑的想法心照不宣。
  但他现在做不到了。希冯看不懂班的这个笑容,不包含善意也没得一点恶意。看上去班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希冯不喜欢这个发现,他从班的身边走过推开了门,大大咧咧地仿佛以前。只是他知道,他们都变了。
  他顺势猛吸了一口气,像要发泄什么不满。秋冬季节的深夜空气相当冰冷,被拽进鼻腔也不甘地乱撞,将寒意迅速贯穿整副身躯。希冯有点被呛住,捂着脸弓着背往旁边跳了好几步,班则从他后面踱上来,亲切地送过来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这家伙还是见鬼去吧。希冯擤了擤鼻子,略恼羞成怒地摆了摆手。说实话他在班面前出丑过好多次,这种事情……不,绝对不能习惯,习惯了就完蛋了。他这两年里还是有成长的,绝对要向班证明这一点。

  “咳咳……那书呢?”

  “你觉得会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么,过来。”
  
  班直接地就把屋子的一个房间走去,趁这个空当希冯往屋子里瞥了一眼。记得班以前的家是在一个阁楼,三个人都挤在那么一个小小的空间,站在房间一角看过去,整个家就一览无余,没一点多余的宛转。尽管比起他这个居无定所的人来说好很多,可他好歹还是能有旅馆住的,享受的空间比他们大了不知多少。
  希冯还记得,最开始去的时候那个屋子虽然小,但也格外干净,仿佛有人一直都在努力维持着它的整洁,只为回来的人看见能有个好心情。然而之后再去的时候,就明显没有那么细致,角落里都看的见灰。
  两个大男人的生活哪里会多么在乎房间的干净?就算班比帕里斯勤快点,也终究没有那么细心。现在这个屋子就和那时候的一样,虽然不是那么寒酸,但也同样冷冷清清,到处都看得到主人过于忙碌而只能匆匆打扫的痕迹。
  这时候他看见,应该说是只可能是班的房间门上,并不是多正式地挂了把锁。就像盗贼明明不怎么相信这东西的实用性,却还是装模作样地安了上去。这过于刻意反而让希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甚至怀疑班开那把锁的时候从来没用过钥匙,防贼的锁成了练手的玩具,简直是闲得慌。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他便不再乱看,乖乖跟着班进了最里面的房间。
  没有窗口,看不见月光,入口处摆放着的熟悉的瓶子提供了全部的照明。并不特别大的房间被各种杂物堆的满满当当,只有角落还算过得去的放了个装满书的书架。毫无疑问这里是库房,想必是堆放班从各种地方偷来的东西的。希冯甚至看见了一些老相识,曾经用过的好几把魔杖就静静地靠在墙角。

  “书的话都在书架上。当然你看上其他东西了我也很欢迎你买走~”

  “大爷我才没那么多闲钱。”

  希冯跨过乱七八糟的东西,径直来到书架前。班还算贴心,提着水晶瓶跟着过来,靠在一边。眼睛匆匆扫过一圈,伸手随意拿下好几本,略显着急地翻起来。要说这世上能让他永远感到兴奋的东西,果然还是魔法。那就像毒品,早就在幼时侵蚀了他的大脑,只有不断地获取、增强,才能弥补须臾的空虚。
  让他惊讶的是,这些书无一例外全是好东西,仿佛早就被班过滤了一遍,不入眼的劣品已经被处理得干净。如果可以的话希冯甚至想要全部买下来,但新的问题出现了。
  班依然在旁边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看在眼里,包括他是怎么感叹不已和爱不释手。虽然有些不爽,希冯试着偷偷瞥过去,果不其然对上了一张“一切都在计划中”的脸。那个瞬间希冯很想有骨气地把书糊他一脸,却还是咬牙切齿地忍住了。
  “你,你从哪里搞的这么多好玩意儿!”

  “别说我,你这两年偷的也差不多这么多吧,只是你学会了就扔了,我留下来了而已。”

  好有道理无法反驳。希冯抿着嘴把视线从班那欠扁的脸收回来,重新放回在书架上。如果他刚刚估量得没有错的话,抛开这些书都还不错的话题,关键就是它们或多或少都是暗系魔法从属,好巧不巧地对上了他的胃口。这有些说不通,再怎么筛选也不会做到这个地步,除非……

  “……你看得懂?”

  “自学是个好习惯。”

  “靠,当年我说要教是谁嫌弃来着!”

  刚才有种自己的专属地位被抢走什么的绝对是错觉。希冯深刻地记得当时自己被啥书都拿来给他看看烦的不得了,提议要给两损友教授古代语言的时候毫不意外地被嫌麻烦拒绝掉了,班当时还很直接地一边说着“你会看不就够了”一边扔过来好几本《神帝记》让他念给他们听。
  希冯从没想到班会为了做生意而发奋图强到这种地步,古代语言自学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更何况是班这种没多少天分的人。希冯不想去想班是怎么刻苦努力学习的,对方的变化远远超过他的想象,接下来再冒出来什么他都不该感到奇怪了。
  “咯噔”一声,班把水晶瓶放在了架子上,挺悠闲地伸了个懒腰,再打了个哈欠。希冯这才有了一点时间观念,现在想必已经接近凌晨,就算他再着迷这些书也没有到一定要熬夜的地步。反正班也会允许他多看一会儿,明早起来再看也是可以的。
  “你今晚就睡这吧,我去给你搬点东西来。”

  “你这对待客人的态度真是好啊。”

  “至少没让你直接睡地上,我家床只有一张。”

  班说完就直接出去了,留下希冯在原地发呆。刚刚那句话的信息量似乎有点大,他不信帕里斯在的话不会再买一张床。这下可真没什么理由还能辩解,帕里斯毫无疑问是和班分开了,可能是因为起了什么争执……尽管希冯并不相信那两个人会吵架,毕竟他可从来没见过。
  他该去看看,亲眼看看。就算不问,那就用眼睛去见证真相好了。希冯几乎是失态地放下了魔法书,跌跌撞撞地往房间外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不用这么慌张,是个人都会吵架,亲人也不等于要一直绑在一起,人生总会是有离别的,就像他和很多人的那样。可希冯总觉得有什么在抓着自己的胸口,心脏反抗着嘭咚乱跳,过于快速反而让血管膨胀得痛,呼吸仿佛都要为之加速到骤停。他来到了班的房间门口,已没看见那把锁的存在,半掩的房门就像是恶魔的邀请,明知前方是地狱也要踏出脚步,比起刚才多上了好几倍的欲望邪笑着催促着他推开了门。

  他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那仍然是停留在记忆里的东西,曾经他还觉得它带着魔法独有的美感,是普通人完全无法理解的。可他现在笑不出来了,紫色水晶里沉睡不醒的人极度破坏了这份美感,让他想直接举起法杖把这东西砸烂。帕里斯,那个从一见面就跟他过不去的青年,穿着还是那几件寒碜的衣服,被锁在一大块紫罗兰色水晶里,放在房间的正中央,犹如两年前他的妹妹一样,肯定也是不管亲人怎么呼喊都不会回应的吧。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希冯下意识地伸出手贴上去,触感依旧是令人厌恶的冰凉,还带来了完全陌生的绝望。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个被选中的人。他自己曾经偷偷单独触碰过水晶,却并没有到那遥远的过去。可他还是这么做了,怀抱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微小希望,渴望着能到达一个梦之国度再见到谁。
  只要这次救回来就好了啊。上一次没有做到的事,这次就更不应该失败!帕里斯的脸看不清表情,不会是做着和妹妹在一起幸福的梦吧这个该死的臭妹控。可这一切都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他明明亲眼看见了阿格迪乌的陨落,还是他和帕里斯班妮露共同造成的。希冯刹那间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前布下的线索仿佛都连在了一起,交织成一个人妄图救赎的故事。
  希冯回过头,班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个杯子,轻轻晃了晃,表情漫不经心,似乎早就催眠自己不要在意。他喝了一口,才对希冯张了张嘴,语气里沾染上了酒的干哑苦涩。

  “额……嗯,嗯……他在里面,挺破坏美感的对吧?”

  

未完待续

----------------------------

被图催更后几乎是鲤鱼打挺的跳起来码字了((虽然还是日更一千不能更多的状态,怀念以前那个一天七千的自己x

感觉自己每次更新废都后就很快会出现新的粮食把自己淹下去,非常开心啊,这样下去大家互相喂粮食就可以制造永动机了(你

不过没想到啊,本来我以为两篇就能写完,结果想完剧情发现是那种“一步太娘炮,两步扯着蛋”的尴尬分段,就只好发挥自己的话痨本质来强行两篇了。

不出意外的下一篇就完结了(虽然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感觉这次更新仿佛用尽自己的勤快细胞......

总之还是谢谢都待在废都坑的各位!有人看就是我的动力了!大家都这么喜欢他们真的是太好了!

评论 ( 9 )
热度 ( 13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