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猫魂

我关于写作的一生都在探索可能性

【少前】战火冰霜

少女前线同人

M16A1xHK416

群里命题作文之冰川理论

流水账文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大量私设有

(官方剧情没补全那我就自己瞎猜咯

 

 

01

 

【“自我”就像一座冰山,我们只能看到表面很少的一部分,而更大一部分的内在世界却藏在更深层次,不为人所见。这就像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巨大冰山,能够被外界看到的行为表现或应对方式,只是露在水面上很小的一部分,大约只有八分之一露出水面,另外的八分之七藏在水底。】

 

这是HK416在一次任务中寻找目标时,随意翻出来的一本旧书上所记载的东西。她是不太懂这些的,也不感兴趣。作为一个人形,她的AI并不需要去了解人类的心理学家是怎么分析他们自我的,她只需要听从命令就足够了。

 

“还真是翻出了有趣的东西呢~”

 

灰暗的安全屋里还有另一个人,她本该是拿着她的枪为416做着警戒的,却完全没有恪守本职的打算。UMP45拿起了被416扔在一边的书,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HK416不知道这样的书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她向来不明白45的想法,也不勉强自己去演算。她只是没好气地说。

 

“与其看那种书还不如来帮我找目标,45。”

 

“嗯哼~寻找目标可是我给你下的命令呢,请快点完成任务哦~”

 

45的心情好像特别好的样子,连威胁她的话都上扬了尾音,从来就没有消失过的笑容也似乎灿烂了些。416挺讨厌看到她这样的,因为那通常都并不意味着好事的发生。不过不管怎么说,45暂时还不会杀了她,所以现在还是快点找到目标的好。于是416接着翻找了起来,然后嘴上随意地问着。

 

“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研究人类的心理会有助于分析人类的行为,这对我应对他们有利。当然,对人形也是同理,毕竟人形是以人类作为模板的呢~”45的眼睑微微一低,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转瞬即逝。416并没有注意到,安全屋里的光线实在是对她们不算友好。不过45很快就又变回了笑呵呵的样子,玩味地提问着,“比如说,416,你了解自己吗?”

 

“如果你是指我的性能以及战斗数据......”

 

“不是哦。”

 

UMP45的视线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像紧盯猎物的狮子,她伸出手,点在了416的额头上,然后滑过了她的肌肤,最后停在了那鲜明的红色泪痣。416觉得有些不好,像是自己有什么被45给看破,表面的伪装不过是漂浮在海洋上的冰川,而她直指入了那之下的冰山,毫不留情地说着冷冰冰的话语。

 

“我指的是,那些被限制起来的、连你无法完全了解的东西。”

 

 

02

 

HK416不了解自己,一点也不。

 

就如同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偏偏对M16A1那么执着一般。两个人最开始的相识是在国家安全局里,是她才被制造没有多久,接受了HKM4的名字之后就被送到了这里。无知、彷徨的岁月里,她遇见了自己当时的上司,以及他身边的那个看起来有些男孩子气的战斗人形。简短的自我介绍过去,M16A1听见她的名字之后笑了起来,走到她面前的样子帅气又开朗。

 

“HKM4?听上去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呢。”

 

乌黑的头发绑成了大大的麻花辫,右边有着黄红色的挑染。白皙的脸上,银灰色的瞳倒映出自己懵懂的脸。身材高挑,漆黑的枪身很帅气——HKM4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踌躇着怎么回答。她是有听闻过对方的。M16A1,当时的指挥官下第一梯队的队长,总是微笑着,行事说话中都带着一股自信,让人觉得非常可靠。那个时候M4A1还没有来到这里,M16或许早就听闻了她有一个名字带着M4的妹妹,所以才会这样跟着她套近乎吧。

 

“才,才没有那回事。”

 

她有一些难堪,因为她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个人形并不是出于同一个公司。可她无法反抗给自己命名的人,而且这个名字,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第一样东西。她该是心高气傲的,因为她的设计要比M16先进很多,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却可耻地退步了。

 

M16A1依旧是笑着,对她的退却倒也是不恼,直接伸出了右手,在她的脑袋上缓慢地抚摸着。HKM4短时间内都没能反应过来,这对于她太过陌生。也许这是一个很温暖的动作,尽管她不能理解,不过她并不讨厌被这样对待。

 

“反正你也是才来的新人,也就是我的后辈,叫一句妹妹也是可以的吧。”

 

......那就同意了吧。

 

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HKM4这样想着。贪食着陌生的温暖,在未知的地方犯下了天真的错误。她点了点头,就这样默认了。

 

 

03

 

M16A1很强,她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很清楚使用技巧来弥补自己性能上的不足,从而将自己的战斗力发挥到极致。就算不甘心,但是HKM4从来没有赢过她,一次都没有。

 

但是每当她恼火起来的时候,M16A1就会笑着过来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刚才哪些地方应该怎样做更好。这是一个很负责任的前辈,HKM4想着。尽管她这样做应该只是为了提升整个小队的战斗效能,以便能更好地完成任务。但不得不说,这样做实在是太容易博得他人的好感。不仅是HKM4,很多人都很喜欢M16A1。

 

HKM4想这样也不坏,自己就这样逐渐进步着,总有一天会超过对方的吧。到了两个人是同一个水平线的时候,她就不会为自己别扭的名字感到羞耻,也能挺直腰板站在M16A1的身边,一起并肩战斗。

 

好想尽快得到对方的承认啊。

 

但她忘了,她只是一个人形。不管内心有多么殷切的希望,都抵不上人类一句轻飘飘的命令。

 

得到前去404小队命令的时候,她站在原地愣了很久。与此伴随的是AI里不断分析的,那些过于多余的情感。不舍,还不想在没能超过对方的时候就离开。怀念,她喜欢和对方一起战斗,那样连战场都无所畏惧,因为M16一定会带她们回来。不甘,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依照自己的想法过活呢。迷茫,我的名字......

 

“你要去那个小队吗,那我们就要分开啦,多多加油哦,HKM4!”

 

M16A1知道这个消息并不算晚,前来送别的时候她大大咧咧地笑着,也不知道是否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对方比自己成熟太多,倒是自己想得贪婪,她有什么资格要求对方把她和其他的人形看的不一样呢?自我?那是什么。

 

她抬手拍开了对方准备抚摸自己头的手。

 

“我不叫HKM4了,我的名字......是HK416。”

 

“是吗?这样啊......”

 

M16A1该是没有料想到她的反应,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泰然自若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理所应当。HKM4死死地盯着对方的脸,想着似乎就没有事情能够使她大惊失色,和她相比,一个劲纠结的自己就像个白痴。

 

“我不是你的妹妹,也不是什么后辈。我总有一天会超过你的,一定!”

 

“我还挺喜欢你的,哪怕你不是我的妹妹也是一样。所以,我等着你。”

 

04

 

战场,废弃安全屋。

 

无可奈何的再次相会。HK416的脸上已经刻上了那颗红色的泪痣,M16A1的右眼上多了一个黑色的眼罩。双方都被这乱世所留下了特殊的印记,代表了无法选择的成长。并没有多少好久不见之类的寒暄,也没有询问彼此近来的生活,她们只是拿着枪僵持着,警惕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M16A1先转过头去,粗糙地看了看背后那个人形的伤势,再转过头来,脸上没有带着笑容。银灰色的眼睛就算只剩下一只,但也同样凌厉。而HK416也自然是回馈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冷漠在两个人的心里同时蔓延,然后席卷了这整个安全屋,一触即发。

 

“HK......416,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是我的任务目标,很遗憾,她会被我诛杀在这个地方。”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突然有点庆幸只有自己在,如果UMP姐妹在的话,肯定会嘲笑自己这般装腔作势。换做是以前的任务,HK416或许就已经直接开火了,但她没有——尽管她知道这无法避免——可她并不想让M16A1知道自己在做的事。对方和自己不一样,肯定会认为杀害同伴是一件无法饶恕的事情。但是自己,已经不会了。

 

“......那种事情,你以为我会允许吗?”

 

“我没想过得到你的允许。”

 

她的手停在扳机的位置,却迟迟不肯扣下。明明已经不得不和M16A1战斗,而且这还是个证明自己比她更强的机会。但她还有很多话想说,她想告诉对方自己这些时间里的经历,她舍弃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HK416自身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表面的冰川已经不是那个模样,但有些东西似乎从来没有变过。

 

“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家伙了。”

 

M16A1是敏锐的,不用过多言语便明白眼前的人形已经不是当初在国家安全局,跟着她后面那个还显青涩的新人。战场足够残酷,甚至有时候不得不残杀同伴。M16A1很早前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部队存在,但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真的会碰上,而且还是熟人。

 

“……因为我舍弃了多余的感情,M16A1,怜悯在战场上只是累赘。”

 

HK416说的毫无感情,M16A1看着对方脸上那滴血做的印记,理所应当地抬起了枪。

 

“但抛弃同伴绝对不是。HK416,你向我的同伴下手,就是与我为敌。”

 

05

 

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安全屋,身上被M16A1故意击倒的仪器给死死地压住,动弹不得。对方的经验始终要比自己多上一层,才这么占了下风。而她身边一个人正哼着小调,感应到她的动作后笑嘻嘻地凑了过来。

 

“......呀,醒了呢。看样子她还是没有下杀手呢。”

 

“你早就知道了吧,45。”

 

不然也不会刻意安排自己来击杀那个人形,明明UMP9也正是闲着的时候。自己果然,对这种事也不是很擅长,更何况这次还碰上了M16。而UMP45,一如既往地爱作弄她。

 

“听说过你们的渊源,但没想到你真的会输给她呢。”

 

“才没有!可恶......只是个失误而已,我才是更优秀的人形......”

 

战败的耻辱被轻飘飘地提起,悔恨作为代替而先冒了出来。HK416完全没有心情再表现得那么游刃有余,那个人临走前留下的话语和眼神深深地刻在脑子里,只让人生厌。如果还有下一次,她一定要把对方的腿给打断!

 

“这次你的任务就交给9来收尾啦,那孩子漂亮地完成了任务,目标已经被击杀了。”

 

“......那她呢?”

 

“她可不是我们的目标。虽然也可以因为妨碍任务杀掉她,但是我还是不忍心呢~M16A1,留着她会有用的。”

 

“......”

 

UMP45似乎对M16A1很满意的样子,手指轻轻点着脸,棕色眼睛里的想法难以猜测。HK416并不打算过问其中的缘由,了解UMP45的想法对她毫无用途。她只要知道那家伙依旧活着就足够了,这样还能够再见到,还能够再交战,还能够再确认......

 

“她虽然不甘心,但是我们拥有更高的权限,她是不得不服从的。416,你没有搬出权限压制她,果然只是单纯地想和她玩玩吧。”

 

“......闭嘴,45。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不介意再找你发泄发泄。”

 

“嗯哼~如果调整好了就快点起来吧,我们还要回去交任务。”

 

06

 

如果说,悲伤、同情、怜悯这些感情都被限制了的话,那么是否意味着,愤怒、不甘、执着这种情绪反而会作为代替,激发到最大化呢?

 

HK416用手摸上自己左眼下的印记,鲜红得就像是血做的眼泪。那是在加入404小队的时候,她被加上的标记,仿佛就是在祭奠她那再也不会流下的眼泪,这对于404多余的东西只需被鲜血替代。这就是她付出的代价,为了能更好地完成任务,而不得不舍弃的东西。

 

那个人知道吗?

 

【新人】、【后辈】、【妹妹】、【敌人】。

 

在她们相识的这段时间里,M16A1给予她太多名字了。每一个都是代表了不同的看法,甚至会自相矛盾,但都是代表了她曾拥有,或者现在拥有的东西。情感得到限制,记忆仍然存在,M16对于她,就是特殊的。

 

在我那冰川之下,你到底看到了多少呢。

 

HK416放下了手,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似乎不懂得笑,不知道哭的面瘫脸。在404的日子里,她成天被45捉弄,似乎除了发火以外就没有过其他表情。但那就意味着自己就只是这样了吗?

 

她想要知道答案。M16A1,她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看她的。

 

由权限和自我所隐藏起来的巨大冰山,如果是M16的话,一定能将其毫不费力地挖出来,然后漂亮地打在她的脸上。

 

然后那个时刻,HK416就会举起枪,把M16A1给杀死。

 

 

 

 

END

 

 

----

 

因为插flag说过e3就写完它所以我尽力了。

接下来就要去战e4了。

哎呀越发觉得416可爱了。

评论
热度 ( 29 )
 

© 夜猫魂 | Powered by LOFTER